時尚評論家 誰說了算?
Because They Said So


能評論時尚的人為數眾多,但稱的上權威的卻屈指可數。(由左至右:Sarah Mower、Cathy Horyn、Suzy Menkes)

能評論時尚的人為數眾多,但稱的上權威的卻屈指可數。(由左至右:Sarah Mower、Cathy Horyn、Suzy Menkes)

»»所有創作者為了能精益求精,都極度需要批評與回饋。街頭藝人倚靠周圍觀眾的反應,大廚仰賴美食家的批評,至於服裝設計師則需要時尚評論家來做評斷了。而進入人人都能是評論家的部落客年代,時尚評論家一時之間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甚至連未成年的Tavi Gevinson都能成為時裝秀前排坐上賓。但什麼時尚評論應該相信?什麼又該嗤之以鼻?最終還是關係著評論者的權威性。而飽腹時尚知識的Suzy Menkes、Cathy Horyn與Sarah Mower,正是穩坐權威龍頭寶座的女性時尚評論家。

<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於今年列出了25位時尚界權威人物,名單中聚集了設計師、攝影師、造型師、記者等時尚菁英,Suzy Menkes也名列其中。每年的時裝週期間,總是能輕易的看見Suzy Menkes頂著髮捲狀劉海坐在前排,以虎視眈眈的神情審視設計師作品,預備隨時於隨身的筆電鍵下鞭辟入裡的評論。她曾對Miu Miu 2009年春夏女裝,不對稱的繫帶裙飾設計,下了「廚房裡的圍裙」註解。評論Dior 2010春夏高級訂製服不夠創新,如同「電影正慢慢褪色或者童話故事快要結束的感覺」。或曾直接對Kanye West說不會再去看他下一場服裝發表,因為他首次發表的女裝系列,好比 「心情欠佳的某一天為Kim Kardashian所做的設計。」讓品牌期待Suzy Menkes到來的同時,卻也惶恐著她會寫出怎樣的文章。

於Suzy Menkes筆下,Miu Miu 2009春夏的裙子設計成了廚房圍裙(左、中);Kanye West 2012女裝則心情欠佳的設計成果(右)。

於Suzy Menkes筆下,Miu Miu 2009春夏的裙子設計成了廚房圍裙(左、中);Kanye West 2012女裝則心情欠佳的設計成果(右)。

Suzy Menkes自小就有成為作家的慾望,5歲便自己動手做了第一份報紙。青少年時期前往巴黎學習女裝設計,同時參加了人生首次的時裝秀:Nica Ricci高級訂製服。於英國劍橋大學修習歷史與英國文學期間,同時擔任了<劍橋校報>的編輯。畢業之後受<國際先驅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錄用,開始了她時尚評論生涯。坦白、無畏是Suzy Menkes一直以來的評論原則。為了不受商業利益限制,她總是將品牌送上門的禮物捐出,或直接寄回原單位,並附上紙條:「我自幼被教導除了花與巧克力,女人不該隨意收下任何東西。」委婉的迴避,讓她不至於落入「拿人手軟」的窘境。

Suzy Menkes儘管筆鋒犀利,在時尚圈依舊維持好人緣。(由左至右:Carine Roitfeld、Claudia Schiffer、Suzy Menkes)

Suzy Menkes儘管筆鋒犀利,在時尚圈依舊維持好人緣。(由左至右:Carine Roitfeld、Claudia Schiffer、Suzy Menkes)

對時尚圈多年的貢獻,讓Suzy Menkes獲頒「法國榮譽軍團勳章」(Legion of Honour)以及「英國官佐勳章」(Officer of Order,OBE)。而2008年時尚要角齊聚巴黎Galliera博物館,Carine Roitfeld、Frida Giannini、Donatella Versace、Jean Paul Gaultier皆戎裝現身,沒能到場Marc Jacobs、Karl Lagerfeld、Anna Wintour還刻意用視訊連線,全都只為慶祝Suzy Menkes執筆20周年。儘管權威地位已定,也已為人祖母,Suzy Menkes依舊維持一貫作風,從女裝到男裝、從珠寶到藝術,無一不寫。2012秋冬高訂下場也能見其忙碌身影。「我不是Valentino,我不會退休。」看來設計師們受Suzy Menkes督促的日子,還有好一陣子要過了。

眾多設計師皆出席Suzy Menkes執筆20週年慶祝派對。(由左至右:Suzy Menkes、Vivenne Westwood、Roberto Cavalli、Miuccia Prada、Donatella Versace)

眾多設計師皆出席Suzy Menkes執筆20週年慶祝派對。(由左至右:Suzy Menkes、Vivenne Westwood、Roberto Cavalli、Miuccia Prada、Donatella Versace)

與Suzy Menkes一樣以辛辣評論著名的還有Cathy Horyn,於俄亥俄州出生的她,也是自幼熱愛寫作,她第一個新聞寫作經歷就是為自己的高中校刊撰稿。在紐約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就讀時,也持續為大學校刊寫作。畢業後便進了西北大學(Northwest University)攻讀新聞碩士,專心朝記者夢想邁進。可新聞行業對工作新人來說並不容易,在碩士學位完成後,Cathy Horyn共向80多個新聞報社與雜誌投出求職申請,但只有2家報社回應,最後獲<維吉尼亞人報導>(Norfolk Virginia Pilot)錄用。經過多年努力,1998年如願進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成了報社唯2的時尚評論家。

Suzy Menkes(左)與Cathy Horyn(中)參予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於2012年5月舉辦的演講座談。

Suzy Menkes(左)與Cathy Horyn(中)參予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於2012年5月舉辦的演講座談。

Cathy Horyn對新聞立場的堅持,儘管讓她於2002年獲得時尚新聞工作者的最高榮譽,美國時裝協會(CFDA)頒發的Eugenia Sheppard Award,但她刻薄的文辭卻成了眾多設計師的夢靨。她曾評論Giorgio Armani的設計:「既不可怕也不是壞品味,只是毫無新意。」對時尚寵兒Alexander Wang與Riccardo Tisci分別評予:「只追求商業的成功而不是設計的創新。」、「擁有太多創意而缺乏重心,我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原創的東西。」2010年6月的Chanel高級訂製服發表,她認為:「Chanel雖然呈現了完美的色調,但是設計卻像快餐店一樣俗氣。」、「不要被秀上金碧輝煌的獅子雕塑矇騙,它可以理解為Karl天才的舞台設計,也可以是迪士尼的廣告。」只要設計上有所差池,僅管是設計大師也會給予無情批評,讓Cathy Horyn在時尚圈與不少品牌交惡。連Lady Gaga也要在雜誌<V>上質疑Cathy Horyn根本不愛時尚藝術,才能如此對設計師作品妄下批評。讓Cathy Horyn成了時尚圈極具爭議的存在。

Chanel 2010秋冬高級訂製服雖有華麗獅子雕塑鎮場,卻被Cathy Horyn評為虛有其表。

Chanel 2010秋冬高級訂製服雖有華麗獅子雕塑鎮場,卻被Cathy Horyn評為虛有其表。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