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青花瓷 白底藍紋印花成經典
Blue and White China Conquers Fashion


Tim Walker以青花瓷為布景靈感來源,為2010年英版<Vogue>拍攝的「China White」專題。

Tim Walker以青花瓷為布景靈感來源,為2010年英版<Vogue>拍攝的「China White」專題。

»»周杰倫與方文山合作一曲「青花瓷」,將這中國傳統工藝以浪漫愛情包裝,勾引人無限的嚮往。青花瓷瓷身白中透青的色澤,被五代後周柴世宗這麼形容:「雨過天青雲破處」意指陶瓷中最上等的顏色為雨過天青色。而其上繪製的「青花」,相傳是元代時一位名為廖青花的女子,犧牲了性命換得,才能有此青翠欲滴的藍色裝飾問世,而瓷器上的藍色花紋便以其名「青花」稱之,更為青花瓷染上傳奇色彩,讓人不禁好奇此歷史遺產的來向與歸處。

元朝的青花瓷作品「鬼谷子下山」在2005年倫敦佳士得拍出10.1億台幣的天價。

元朝的青花瓷作品「鬼谷子下山」在2005年倫敦佳士得拍出10.1億台幣的天價。

一般來說,只要用的是含氧化鈷的鈷礦為原料,並在陶瓷坯體上描繪紋飾,再塗上層透明釉,經高溫燒成的,都可稱之為青花瓷。而關於青花瓷的起源,其實眾說紛紜。如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來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古陶瓷藝術家認定始於宋朝的「宋代說」;之後因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的館藏中,有件瓷器作品被部分專家鑑識為「中國唐代青花瓷」,而有所謂「唐代說」;到了21世紀,各路瓷器專家又有了全新定論,一致認為是從元朝開始燒製青花瓷,而有了「元代說」。但若從出土文物為依據,則可歸納出現存最早的青花瓷源於唐代,經歷了五代和宋朝,到了元代景德鎮的湖田窯開始大量生產,從此開了青花瓷的新局,製作技巧也越趨成熟,如2005年在倫敦佳士得拍出約10.1億台幣的「鬼谷子下山」,便是元朝時期的作品。

左:青花蟠龍天球瓶,明朝永樂;右:西洋人物奏樂圓盤,清朝康熙。

左:青花蟠龍天球瓶,明朝永樂;右:西洋人物奏樂圓盤,清朝康熙。

到了明代以後,青花成為瓷器主流,青花瓷的用色也越來越精巧。如著名的蘇麻離青(Smalt),名稱來自波斯語的譯音,意為產於波斯(今日的敘利亞至伊拉克一代)的深藍色、鈷藍色粉末顏料,帶有特殊的金屬光澤。平等青、石子青則產於江西,前者成色淡雅;後者雖產量較多,但容易發黑。還有來自西域、新疆、雲南一帶的回青,墨色藍中泛紫,搭配上取材自國畫的花色與各式瓶身設計,成就了青花瓷的豐富樣貌。

葡萄牙自青花瓷得到靈感,以大量白底藍紋磁磚畫妝飾建築。

葡萄牙自青花瓷得到靈感,以大量白底藍紋磁磚畫妝飾建築。

到了清朝時期,青花瓷面臨了東西方不同的發展。在中國,青花瓷可說如過山頭一樣,在康熙年間,因創造了特殊的五彩青花瓷,而達到鼎盛後,卻在乾隆年間,因大量發展彩色瓷器,讓青花瓷的官窯與民窯都減產,導致最終走向衰敗。儘管在光緒年間,曾因朝廷的倡導而讓青花瓷一度中興,但最後還是欲振乏力。反觀西方,雖缺少了中國源遠的歷史與製作技藝,卻因通商而讓青花瓷在各地落地生根,如葡萄牙便將青花瓷轉化為磁磚畫,內容則從中式花卉、山水、祥獸,改而訴說聖人和天使的故事,裝飾在教堂、私人住宅,甚至是公園裡的長凳上,成為葡萄牙至今依舊美麗的風景。

洛可可代表畫家布雪的畫作:「中國市集」。

洛可可代表畫家布雪的畫作:「中國市集」。

在法國,則在上層社會興起了以蒐集中國瓷器為時尚的風潮,進而在18世紀興起了洛可可(Rococo)藝術風格。在洛可可時期重要畫家布雪(François Boucher,1703-1770)的畫作中,就經常可見中國文物對當時西方的影響。而其畫作「中國市集」(The Chinese Garden,1742),則是布雪對中國市集幻想的投影,其中清晰可見的青花瓷,證實了在當時的法國人眼中,中國與青花瓷的密不可分。儘管之後歐洲各國並未延續對青花瓷的高度推崇,但青花瓷的基因卻已流淌於西方的血液中,從各式瓷器、壁紙、家具,乃至於服裝配飾,都可見青花明亮典雅色澤的蹤影。

設計師Frida Giannini為Gucci設計的早春作品,常見青花瓷色澤躍上服裝。(由左至右:Gucci 2007早春、Gucci 2007早春、Gucci 2010早春)

設計師Frida Giannini為Gucci設計的早春作品,常見青花瓷色澤躍上服裝。(由左至右:Gucci 2007早春、Gucci 2007早春、Gucci 2010早春)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