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曉凡:用攝影機當筆 用照片說故事
Photographer of the week : Quentin Shih


在為中國版<Vogue>拍攝的專題中,麥當勞成了西方文化入侵中國最強而有力的符碼

在為中國版<Vogue>拍攝的專題中,麥當勞成了西方文化入侵中國最強而有力的符碼

»»在文化大革命(1966-1976)的尾聲出生,接者又遇上改革開放,整體環境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動,讓中國的6年級生總是有滿腔的疑惑與無奈。有人選擇大放厥詞,有人選擇鬱鬱寡歡,而數百萬人中之一的時曉凡(Quentin Shih),則選擇攝影來抒發滿腔情懷,驚艷於照片能不用一字卻道盡千言萬語的神奇魔力,漸漸的在攝影圈中扎了根。

中國攝影師時曉凡。

中國攝影師時曉凡。

時曉凡投入攝影工作可說是無心插柳,大學時期修習工程相關課程的他,本是個彈吉他、搞樂團的音樂青年。在一次朋友的介紹下,買了台傳統的Nikon底片相機。本來只想打發無聊的大學時光,卻對影像紀錄於底片,最終顯影於相紙的過程感到著迷,就開始幫朋友的樂隊拍照,當時的底片至今還存留在家中,成為他永恆的記憶。而1998年大學畢業後,時曉凡便前往北京,成為他影像生涯的啟航階段。後來,在任職廣告公司的朋友介紹下,開始接觸商業攝影案子,時尚雜誌的專題邀約也接踵而至,一步一步在攝影圈中打響名號。

綜覽時曉凡的作品,文革對他的影響清晰可見。(2010年中國版<Vogue>專題)

綜覽時曉凡的作品,文革對他的影響清晰可見。(2010年中國版<Vogue>專題)

時曉凡是個處理光線的高手,運用電影拍攝層級的布景配置與打光,來成就平面影像的敘事內涵。無論是在室內或戶外,時曉凡經常將被攝者以高明度的方式呈現,近似於拍立得照片還未完全顯影時的狀態。搭配上粉彩畫般的畫面營造,讓他的作品巧妙融合了超現實與復古感。「攝影的侷限我覺得是它太忠於現實了,不夠主觀。」對於影像中常見超現實成分,時曉凡解釋:「有時候我判斷一個好的作品往往是作品多大程度上創造了一個現實,這種現實完全是藝術家加工過的個人經驗中虛擬的現實,Cindy Sherman、Jeff Wall、Gregory Crewdson,他們的作品中都有再造的現實。」

時曉凡攝影作品「告別年輕」系列。

時曉凡攝影作品「告別年輕」系列。

「電影、文學一直對我有影響,我個人認為電影是最好的『講故事』媒介,我也希望用攝影作品講故事。」而為了讓腦海的故事濃縮成單張或系列靜態影像,如電影般的預備流程就成了必要,也經常請電影製作團隊共同完成拍攝工作。同時,為了避免偶然性在照片中發生,每場拍攝都有具體的腳本,從演員、服裝、光線、場景,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以劉雯為主角,2007年為中國版<Esquire>拍攝的影像專題。

以劉雯為主角,2007年為中國版<Esquire>拍攝的影像專題。

2008年參與「Dior與中國藝術家」展覽,可說是時曉凡聞名全球的重大轉捩點。此展覽是Dior為慶祝60周年,特別邀請中國藝術家合作,讓中國當代藝術與西方時尚能有一次深入對談。在藝術家張曉剛、劉韡和張洹等人環伺下時曉凡的影像作品「玻璃箱裡的陌生人」(The Stranger In The Glass Box)卻異軍突起,搶得眾人目光。系列影像作品將身穿Dior華服的模特兒困於玻璃箱中,又將玻璃箱置放於復古味濃厚的中國場景,從車站、公路到球場,周圍身著文革時代服裝的人們則投以打量目光,衝突性滿溢同時富含故事想像。系列照片雖看似為Dior量身訂製,但卻大受西方藝術圈青睞,讓他獲得2009年「The Hasselblad Masters Award」藝術類年度最佳攝影師大獎,自此踏上國際舞台。

「玻璃箱裡的陌生人」系列作品,讓時曉凡聞名國際。

「玻璃箱裡的陌生人」系列作品,讓時曉凡聞名國際。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