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風開枝散葉 消費符號登主流
Long Live the Pop Fashion


Andy Warhol所創作的Yves Saint Laurent肖像。

Andy Warhol所創作的Yves Saint Laurent肖像。

»»一個世代藝術運動的興起是為了反映當下政經文化脈動而存在,是反諷揶揄,也能贊揚支持當今文化意識。普普藝術(Pop Art)的覺醒,則是對20年代以降包浩斯和現代抽象主義的過於理性訴求,提出靜默抗議;藝術家們發揮創意利用當下短暫的流行消費符號,經由重組、反複拼貼動作,形塑各種藝術形式出口,尤其60年代Andy Warhol大力作為,更讓普普藝術躍升主流,甚至和時尚界產生密不可分的關係,舉凡已逝的Gianni Versace、Yves Saint Laurent、Moschino都充分運用普普精神增添時尚新衣,直至現在,Dolce & Gabbana、Louis Vuttion等仍舊在普普藝術中覓得新創意,而普普藝術也秉著包羅萬象的本質,持續和新領域結合,創造新普普藝術,延續新的設計力。

Roy Lichtenstein的漫畫表現(左)成了現今設計師創作泉源。(中:3.1 Phillip Lim 2012早春;右:Lucas Magalhaes 2012春夏)

Roy Lichtenstein的漫畫表現(左)成了現今設計師創作泉源。(中:3.1 Phillip Lim 2012早春;右:Lucas Magalhaes 2012春夏)

普普源流 對當代消費流行文化的反諷
最早的普普發源,起自英國的Independent Group,原本是對當時用過即可丟棄、短暫自由的消費文化作出政治性嘲諷反應。有人認為是出自義裔蘇格蘭Eduardo Paolozzi於1948年的作品「Meet the People」,漫畫式筆法將卡通人物、流行偶像、日常生活小物以繽紛色彩混搭拼組而成,表現出當下50年代流行文化氛圍,遂有Pop Art名詞產生,亦有另一派人士(大多數人認為)表示Richard Hamilton的1956年「是什麼使得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具有吸引力?」畫中的男模手持著狀似網球拍棒棒糖刻印著POP字眼,空間周圍滿是民生必需用品,以及流行漫畫符號,展露社會充斥著一股鼓勵消費心態,為後繼而起的普普藝術名詞作一開端。

Eduardo Paolozzi於1948年的作品「Meet the People」(左)和Richard Hamilton 1956年「是什麼使得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具有吸引力?」(右)被認為最能代表普普藝術精神。

Eduardo Paolozzi於1948年的作品「Meet the People」(左)和Richard Hamilton 1956年「是什麼使得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具有吸引力?」(右)被認為最能代表普普藝術精神。

Richard Hamilton也藉此提出可以是「廉價的」、「有趣詼諧的」、「年輕化」、「惡搞」、「短暫流行可被快速遺忘」、「大量生產」等判別基準點,來為普普藝術作簡單判別註解;不過普普藝術真正的開花結果,並非在英倫當地,而是跨越大西洋,在美國發揚光大。60年代初期,Jasper Johns 與Robert Rauschenberg率先為在美的普普藝術發聲,舉辦展覽,但在當時仍以抽象主義興盛的美國藝文圈來說,普普藝術早期發展是有些受到阻礙,不過也因為普普藝術講究容易創作,從大眾文化取材,讓本來就是流行文化聖地的美國民眾更加快速接受這群藝術家的作品,加上媒體大肆渲染,逐漸普及興盛。 其中的Roy Lichtenstein,將四格漫畫轉印放大成網點效果,成為畫作icon登上藝術殿堂,至今令人津津樂道;而Andy Warhol的大力一推,更是讓普普藝術位居高峰。

Andy Warhol 於1972年作品,其絹印手法複製毛澤東人像(左與中)和Roy Lichtenstein漫畫手法如1963年的Drowning Girl,至今讓不少設計師摹臨複製。

Andy Warhol 於1972年作品,其絹印手法複製毛澤東人像(左與中)和Roy Lichtenstein漫畫手法如1963年的Drowning Girl,至今讓不少設計師摹臨複製。

消費符碼登主流時尚 Andy Warhol大放異彩
堪稱是美國普普藝術創始者之一的Andy Warhol,在60年代初期舉辦的一場展覽,將康寶濃湯罐頭、可樂瓶罐、金錢鈔票與名人肖像等消費符號,紛紛成為創作元素,製作成畫作展出,引起轟動,讓人驚見普普魅力。隨後Andy Warhol在紐約工作室「工廠」(The Factory)廣邀名人、雅痞和藝術家群聚,透過傳播力量,讓普普風更加所向披靡;舉凡瑪麗蓮夢露的絹印肖像、毛澤東畫像、香蕉等南轅北轍的用品,全是Andy Warhol創作來源。Andy Warhol效應也引起時尚界人士推崇,已逝的Franco Moschino在80年代中至90年初期,亦將自己的肖像仿照Andy Warhol的絹印作法,複製於西裝外套上;Gianni Versace則於1991春夏高級訂製服中,以大量的瑪麗蓮夢露和伊莉莎白泰勒的各色大頭照拼組成套裝圖騰,蔚為經典。

Gianni Versace於1991春夏高級訂製服向Andy Warhol致敬。

Gianni Versace於1991春夏高級訂製服向Andy Warhol致敬。

另外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也是大膽把玩流行文化符碼的高手之一,與普普藝術也頗有淵源,曾經Andy Warhol的康寶濃湯罐頭直接套在模特兒身上;無論是80年代早期作品或2009秋冬,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運用亮片釘縫鈔票圖騰的連身裙,將Michael Jackson大頭貼轉作洋裝印花還不希奇,乾脆將Andy Warhol黑白轉印放入系列之中。Miuccia Prada為2009春夏的MiuMiu,亦摻入捐印渲染的印花效果,宛如藝術家塗鴉作畫般,為女裝設計增添話題。甚至是Blumarine 2009秋冬發表還將Andy Warhol的花俏畫風轉作伸展台造景。可見Andy Warhol在時尚界頗有影響力。

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 2009秋冬(左與中)大秀肖像戲法,MiuMiu的2009春夏(右)則用渲染塗鴉藝術鋪陳女裝風貌。

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 2009秋冬(左與中)大秀肖像戲法,MiuMiu的2009春夏(右)則用渲染塗鴉藝術鋪陳女裝風貌。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