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準的荒謬 艾雪的矛盾美學
M.C. Escher’s Precise Absurdity


樂高玩家重現詮釋荷蘭藝術家艾雪的版畫「相對論」。

樂高玩家重現詮釋荷蘭藝術家艾雪的版畫「相對論」。

»»近期,當各式各樣的科技印花於伸展台競艷,成為強勢流行元素的時刻,許多設計師紛紛將目光集中在荷蘭藝術家艾雪(M.C. Escher)獨樹一格的版畫作品,讓他玩弄視覺、充滿悖論(paradox),以及將「潘洛斯階梯」(Penrose stairs)、莫比烏斯帶(Mobius Strip)等數學概念具象化的畫面構成,轉化成服裝上最搶眼的印花設計,豐富服裝給予人們的視覺感官享受。也讓人對這些「因荒謬而招致吸引力」的作品,以及藝術家本身,充滿了濃濃好奇心。

荷蘭藝術家艾雪(M.C. Escher ,1898-1972)。

荷蘭藝術家艾雪(M.C. Escher ,1898-1972)。

1898年於荷蘭北部Leeuwarden出生的艾雪,是土木工程師的父親與第二任妻子所生。自小體弱多病的他,國小與國中階段的學業成績皆十分糟糕,但卻在音樂與繪畫方面展露長才。1919年艾雪進入了以建築與裝飾設計聞名的哈倫學校(Haarlem School)就讀,受到美術老師Samuel Jessurun de Mesquita的鼓勵,開始對裝飾設計藝術,尤其是木刻版畫起了濃厚興趣,成為其藝術之路的開端。

對於義大利鄉村風光十分著迷,讓艾雪完成了許多風景版畫。(圖為版畫作品「Castrovalva,1930」)

對於義大利鄉村風光十分著迷,讓艾雪完成了許多風景版畫。(圖為版畫作品「Castrovalva,1930」)

畢業之後,艾雪開始了他的藝術之旅,對義大利鄉村風光,以及展現14世紀摩爾人建築風格,與馬賽克鑲嵌技術的西班牙Alhambra城堡印象深刻,並將所見所聞,以寫實主義風格刻畫於木板上,大大影響其日後作品的內容。而在義大利的期間,艾雪遇上了一生的摯愛Jetta Umiker,兩人在1924年結婚,並定居於羅馬,這時候他的版畫技巧已臻於成熟。可惜法西斯政權崛起後,艾雪厭倦羅馬這個城市的暴戾之氣,決定攜家搬往瑞士,2年之後又遷移比利時。到了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一家人又被迫搬回故土荷蘭,艾雪這才定居下來,直到過世。

1930年代末,寫實主義風格逐漸從艾雪的版畫作品中消失。(左:「靜物和街道」(Still Life and Street,1937)、右:「畫手」(Drawing Hands,1948))

1930年代末,寫實主義風格逐漸從艾雪的版畫作品中消失。(左:「靜物和街道」(Still Life and Street,1937)、右:「畫手」(Drawing Hands,1948))

而在他受環境因素而四處搬家的同時,寫實主義也逐漸於艾雪的刻刀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賴以成名的「視覺把戲」。如他首個透露「不可能的現實」的作品「靜物和街道」(Still Life and Street,1937),便巧妙的將街景與書桌的概念結合。1935年創作的「手與反射的球體」(Hand with Reflecting Sphere,1935),則刻劃出一隻手托著反映出倒影的光滑球體,強調了視角的概念。而其代表作之一的「畫手」(Drawing Hands,1948),則勾勒出兩隻手互繪的畫面,分不清是左手畫右手抑或相反,展現出天馬行空的創意同時,也留給人無限疑惑。

左:「晝與夜」(Night and Day,1938)、右:「手與反射的球體」(Hand with Reflecting Sphere,1935)

左:「晝與夜」(Night and Day,1938)、右:「手與反射的球體」(Hand with Reflecting Sphere,1935)

而受到摩爾人建築上的裝飾圖案所吸引, 艾雪也開始繪製如「天與水I」(Sky and Water I)、「晝與夜」(Night and Day)與「變形系列」(Metamorphosis)等作品,運用規律的幾何形以及魚、鳥、爬行動物等元素,在規律排列且互為背景的情況下,玩弄二維與三維空間的交互變化。1943年所創作的「爬行動物」(Reptiles,1943),則將寫實構圖與二、三維空間轉換的概念結合,同時給予觀者輪迴式的視覺動向,畫中的小鱷魚彷彿潛進畫本後爬出,接續繞行,周而復始,賦予平面版畫動態感。

左:「爬行動物」(Reptiles,1943)、右:「相對論」(Relativity,1953)。

左:「爬行動物」(Reptiles,1943)、右:「相對論」(Relativity,1953)。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