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羊毛回春 北國針織躍進時尚
Knits from the Edge of the World


Gudrun & Gudrun 2012秋冬系列。

Gudrun & Gudrun 2012秋冬系列。

»»記得過去,羊絨、毛海、羊駝毛等柔順纖維尚未抬頭時,冬裝不外乎是一件粗針毛衣或羊毛外套,由於毛料不甚纖細,除了外型不免臃腫外,皮膚也常被刺得陣陣搔癢甚至發紅。隨著紡織技術進步,毛糙面料已逐漸淡出,不只人造材質、珍稀纖維輪番上場搶鋒頭,越來越細的精紡面料,雖然服貼滑順,卻也沒了過去樸實可靠的手感。憑著防風、防水,自體清潔等實用特質,粗針羊毛近年大有回籠之勢,而其中又以北國小島羊群,因與世隔絕的惡劣環境,天然演化出的禦寒絨毛,與傳統織造技術的結合最受矚目。

Gudrun & Gudrun品牌創辦人Gudrun Ludvig(左)和Gudrun Rógvadóttir(右)。

Gudrun & Gudrun品牌創辦人Gudrun Ludvig(左)和Gudrun Rógvadóttir(右)。

來自挪威與蘇格蘭之間,僅有2萬名居民的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卻有超過7萬隻的羊群。由兩位當地居民Gudrun Ludvig 與Gudrun Rógvadóttir於2002年創立Gudrun & Gudrun,從6名員工起家,使用島上豐富羊毛,結合數百年來的編織傳統,走出自己的小眾市場。如今品牌不僅聘用超過30名當地婦女貢獻手工,市場更遍及義大利與日本;日前在紐約Scandinavia House展出,也為進軍美國打響前哨站。

位於挪威外海的法羅群島,羊群數量是人口的3倍半。

位於挪威外海的法羅群島,羊群數量是人口的3倍半。

與許多居民一樣,創始人Gudrun Ludvig年輕時也曾想過放棄寂寥的海島生活,前往歐洲尋找機會,但在丹麥攻讀設計數年後,她仍無法割捨對故鄉的眷戀,於是在2002年決定回到海島生活,並在此時結識了任職於海外慈善機構的Gudrun Rógvadóttir。「在回來時,我驚覺島上的人們對於羊毛已沒有以往的崇敬!」Gudrun Ludvig表示,兩人在目睹羊毛因手工業衰微而淪為肉品副產物,慘遭焚化處理後,便決意復興島上的編織傳統。

羊毛在Gudrun & Gudrun棒針下有了更加豐富的表情。

羊毛在Gudrun & Gudrun棒針下有了更加豐富的表情。

「法羅群島上的羊毛有著獨特的油脂,因此可以防水,還帶有淡淡的香味。」Gudrun Ludvig對當地的北歐短尾羊顯然情有獨鍾。由維京人在超過1000年前引進,當地羊群在與世隔絕的環境,演化出從粗糙到細膩的飽滿毛質,及從黑、棕、米色到純白等多種毛色。Gudrun & Gudrun的兩位設計師,從不對羊毛進行漂白、染色等多餘的處理,僅靠棒針就能使服裝質地有著薄如蟬翼到厚如毛毯的變化。而當地傳統的編織花紋,也是兩位設計師的靈感來源,如去年在英國大紅的丹麥影集「The Killing」中,由女偵探Sarah Lund穿著,引來搶購熱潮的星形花紋毛衣,靈感就來自Gudrun Ludvig父親的舊毛衣,「那些花紋都非常美麗,但交織得太複雜了,於是我挑選出我最中意的幾種,讓它們更加錯落有致。」她表示。

「The Killing」中女偵探Sarah Lund的毛衣,一年有數千件的銷量。

「The Killing」中女偵探Sarah Lund的毛衣,一年有數千件的銷量。

在支持本地羊毛工藝的同時,Gudrun & Gudrun也為就業市場冷清的當地帶來榮景。「這是最完美的工作,」一位Gudrun & Gudrun員工表示,「在荷包賺得飽飽的同時,還能自己決定工作時間,也不需要出門工作,可以兼顧家庭。」雖然經營模式顯得相當傳統,Gudrun & Gudrun的兩位設計師也不乏冒險精神。在2008年,品牌出資將數百名時尚記者與編輯空運至法羅群島參加時裝秀,為品牌打響了知名度,「那場秀幾乎把我們的錢花光,後來幾年都沒有財力再辦類似活動,但我相信這是值得的,現在從紐約到東京,時尚人多少對Gudrun & Gudrun有了印象。」Gudrun Rógvadóttir表示。

Gudrun & Gudrun 2008年時裝秀(左),與2012秋冬針織洋裝。

Gudrun & Gudrun 2008年時裝秀(左),與2012秋冬針織洋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