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普藝術錯視圖騰 設計師愛不釋手
Art of Illusion


Stella McCartney的2011秋冬錯覺洋裝深受女星喜愛。(左:Kate Winslet,右:Kate Moss)

Stella McCartney的2011秋冬錯覺洋裝深受女星喜愛。(左:Kate Winslet,右:Kate Moss)

»»服裝和繪畫都可算是欺騙的藝術,設計師利用剪接線、襯墊、布料堆疊等手法,只為勾勒理想的女體曲線,就像去年秋冬眾多女星一窩蜂穿上Stella McCartney 的錯覺服飾,貼身洋裝透過色塊或鏤空剪裁,更顯婀娜多姿;隨後3.1 Phillip Lin等多位設計師在2012紐約時裝周上大舉跟風,讓服裝上的強制纖細剪影更為流行。而繪畫的透視法,也是運用線條結構,在平面的畫布上打造3D立體空間。科學家自從19世紀開始研究錯覺的種種原理後,荷蘭視覺藝術家艾雪(M.C. Escher)或歐普藝術皆挪用這些原理,連同服裝設計師一起將這些視覺騙術發揚光大。

無限變化的錯覺原理
科學上來說,錯覺(illusion)就是大腦被接收到的訊息誤導,而判斷錯誤,和全然由個人心象所產生的幻覺(hallucination)相反;錯覺是由外在訊息引發,且通常多數人都會有類似經驗,而幻覺則沒有外界觸發下,極度私人的感受;也因此錯覺的種類往往與感官相連結。視覺、嗅覺、觸覺都可能有錯覺,而視覺上的錯視(optical illusion)是最常被討論和應用。

幾何錯視的弗雷澤圖形(左)和生理錯視的赫曼方格 (右)。

幾何錯視的弗雷澤圖形(左)和生理錯視的赫曼方格 (右)。

錯視可分為3大類,第一種是幾何學錯視(literal optical illusion)是因為四周形狀互相干擾下,導致大腦無法正確判斷圖形原貌,像是弗雷澤圖形(Fraser spiral illusion)乍看之下是漩渦,但仔細分析卻是多個同心圓線條。第二類則是生理錯視(physiological illusion),利用視覺疲乏後的補色與殘像,或是視覺暫留,讓人看到不存在的圖像,著名的赫曼方格(Hermann grid illusion)即是利用此原理,讓人看到白線交會處「不存在」的黑點。最後一種則是認知錯視(cognitive illusion),巧妙的利用大腦內建的已知製造混淆,造成視覺上不合理的空間或是多義圖形,圖地反轉(figure-ground)和奈克方塊(Necker Cube)都是此類應用。科學家分類視覺上欺騙大腦的方式總歸也就這3種,但20世紀以降的藝術家和設計師站在他們的的肩膀上,以創意開發了五花八門行騙花招,自此帶領大眾走向錯覺之旅。

艾雪作品中可見圖地反轉(左)和奈克方塊(右)。

艾雪作品中可見圖地反轉(左)和奈克方塊(右)。

艾雪的魔幻世界
達利(Salvador Dali)和杜象(Marcel Duchamp)都曾在畫布上運用錯視手法,但荷蘭視覺藝術家也是版畫大師艾雪(M.C. Escher, 1898-1972)絕對是視覺詐騙界的翹楚,巧妙運用圖地反轉暗藏各種趣味動物,或是大玩似是而非的建築透視,讓觀者自願墜入他既奇幻又理性的影像騙局中。擁有數學知識的觀眾看到艾雪的作品應該會興奮,以為找到知音,因為他讓硬梆梆的拓樸學(Topology)、莫比烏斯帶(Mobius Strip)、平面對稱群(wallpaper groups)等數學元素變成奇幻動物園,重複圖案裡水中游魚變換成天空飛鳥,紅蟻可無止盡的在一條帶子上循環爬動,讓人驚嘆他圖象上無止盡的變化。不過艾雪澄清了這美麗的誤會,數學始終不是他的拿手項目,也因此無法繼承父親的建築事業。但數學的確協助他表達空間上的無限美學想像,他說:「數學家打開了一扇通向無限可能的大門,但他們自身並沒進入其中看看。他們特殊的稟賦專注於打開這扇門的各種方式,但對隱藏其後的花園不感興趣。」

艾雪借用數學原理表達對無限的美感追求。

艾雪借用數學原理表達對無限的美感追求。

除了繁複的無限延伸圖樣外,艾雪建築物的「不可能結構」也是讓人津津樂道。「升降」(Ascending and Descending, 1960)的畫面上,樓頂四方天台是無止盡的階梯,一排士兵循環上爬,另一排則並肩同時下樓梯,無窮無盡。這種符合空間透視卻又無法在真實世界複製的建築物,是艾雪將幾何學的悖論「潘洛斯階梯」(Penrose stairs)故事化,而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夢境中,這無止盡的階梯結構也成為主角們逃離追殺者的迷宮構造。

艾雪的「升降」成為「全面啟動」的經典迷宮場景。

艾雪的「升降」成為「全面啟動」的經典迷宮場景。

艾雪的迷幻圖騰花園自然是時尚界取經對象,Alexander McQueen的2009年秋冬女裝巧妙連結服裝上常見的千鳥格與艾雪的鳥紋,任飛鳥在紅黑禮服上迴旋翱翔,成為艾雪作品跨界時尚的最佳代表。Marni的2012春夏系列以布料鏤空手法轉化他的圖騰,而Alexander McQueen的2010早春系列則挪移艾雪的「相對論」的圖樣在洋裝和絲襪上,以纖細的黑色纖維詮釋石板畫的線條特色。

艾雪的圖案常成為服裝上的印花。(左到右,Marni 2012 SS、Alexander McQueen 2010 Resort、Alexander McQueen 2009 AW)

艾雪的圖案常成為服裝上的印花。(左到右,Marni 2012 SS、Alexander McQueen 2010 Resort、Alexander McQueen 2009 AW)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