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爭議封面 問題五花八門
Exotic Magazine Covers


充斥性意涵的雜誌封面,經常引發爭議。(由左至右:2012年9月號<Dazed & Confused>、<Dossier Magazine>2011年年刊、2010年11月號的<W>)

充斥性意涵的雜誌封面,經常引發爭議。(由左至右:2012年9月號<Dazed & Confused>、<Dossier Magazine>2011年年刊、2010年11月號的<W>)

»»還記得今年英國時尚雜誌<Dazed & Confused>極具爭議性的9月號封面嗎?美國饒舌歌手Azealia Banks在照片中手拿一只桃紅色保險套模擬吸菸模樣,概念前衛,卻招致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杜拜、瑞士與馬爾他6國禁賣的命運。但爭議封面歷來可不只這一樁,而且理由千奇百怪,除了讓人驚訝於雜誌無所不用其極,是開風氣還是挑戰道德極限?加上電腦修圖技術已達出神入化,封面爭議性更顯氾濫。

提到雜誌封面的設計核心概念,無非就是要夠吸睛,進而才能吸金。撩撥情慾的裸露畫面,自然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應對。如2010年11月號<W>就徹底落實此想法,讓以性愛錄影帶成名的Kim Kardashian全裸登上封面,只用標語遮住重要部位,既滿足了Kim Kardashian的裸露癖好,同時也激起民眾的購買慾。隔年11月號,結合藝術與時尚內容的<Flaunt>則啟用雙封面,一張是好萊塢演員James Franco酷酷坐在學童教室椅的帥氣模樣,另一張則聚焦在他渾圓的屁股上,引起爭議這回事,我想已無庸置疑。但美國時尚雜誌<Dossier>的遭遇似乎就偏向無妄之災,其2011年年刊找來以雌雄同體形象走紅的話題男模Andrej Pejic裸上身入鏡,卻引發爭議,認為審查雜誌的單位應以審查裸女雜誌的嚴格標準對待,因為消費者可能會誤以為照片中的Andrej Pejic是女性。

2011年11月號<Flaunt>推雙封面。

2011年11月號<Flaunt>推雙封面。

而1991年8月號的<Vanity Fair>雖也是全裸入封面,還找來好萊塢紅星Demi Moore,但眾人的話題焦點卻放在她的大腹便便,讓人不得不直視她懷有7個月身孕的美麗身影,倡導做母親的偉大同時,還開了孕婦全裸上封面的風氣。延續媽媽議題,美國拉斯維加斯一名26歲母親Jamie Lynne Grumet成為今年美國<Time>雜誌5月號主角。為了探討拉長哺乳時間的好壞,她在封面中大方秀出哺乳過程,擔綱吸奶角色的,則是他的3歲兒子,藉此表達她對於拉長哺乳時間的提倡。

左:1991年8月號美版<Vanity Fair>;右:2012年5月號美版<Time>。

左:1991年8月號美版<Vanity Fair>;右:2012年5月號美版<Time>。

同樣是裸露吸睛,2011年6月號的義大利版<Vogue>還觸動了人們對於胖瘦的探討,封面找來3位豐腴賽楊貴妃的女模,在一桌酒水與食物的環繞下,身著性感內衣的自信模樣,打破了由纖瘦模特兒主導封面的慣例。2012年<Sports Illustrated>的泳裝特刊,找來前一年獲選雜誌「年度新秀獎」(Rookie of the Year)的美國模特兒Kate Upton上封面,同樣充滿爭議的,不是她遊走曝光邊緣的比基尼扮相,而是她以豐腴身材走紅的過程,可以看出「大尺碼」模特兒要在時尚圈安身立命,還有一段歹路要走。

大尺碼模特兒議題,成為時尚圈討論重點之一。(左:2011年6月號義大利版<Vogue>;右:2012年<Sports Illustrated>泳裝特刊)

大尺碼模特兒議題,成為時尚圈討論重點之一。(左:2011年6月號義大利版<Vogue>;右:2012年<Sports Illustrated>泳裝特刊)

2008年4月號美版<Vogue>封面,則碰觸到了美國敏感的種族神經。照片中是NBA球星LeBron James與巴西名模Gisele Bündchen的合影,本是一次突破性的跨界合作,卻因LeBron James咆哮的表情像是在模仿黑猩猩金剛,Gisele Bündchen的穿著則像個窮苦潦倒女子,被解讀為帶有種族偏見。而以「好萊塢新生代」為題的2010年3月號<Vanity Fair>,找來當時皆有作品上映的Kris Stewart、Blake Lively、Emma Roberts與Amanda Seyfried擔綱封面女郎,詮釋新生代演員的清新與活力。卻被質疑難道沒有其他膚色的演員能一同入鏡嗎?而2011年9月號 <V>為了向西班牙著名導演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 )的作品「綁住妳,綁住我」(Tie Me Up! Tie Me Down!)致敬,找來Naomi Campbell演繹被綑綁的女人,卻被人認為污辱了這位黑人超模,同時美化了性暴力。

種族議題經常成為西方國家的討論焦點。(左:2010年3月號<Vanity Fair>;右:2008年4月號美版<Vogue>)

種族議題經常成為西方國家的討論焦點。(左:2010年3月號<Vanity Fair>;右:2008年4月號美版<Vogue>)

同樣讓神經敏感的還有青少年話題,音樂聖典<Rolling Stone>1999年4月號封面找來17歲的Britney Spears身穿小可愛、手抱天線寶寶,呼應她少女天后同時也是性感象徵的身分,但很多人卻認為性感形象對於一位未成年的少女來說過於成熟。同樣案例在今年2月號的美版<Cosmopolitan>上演,找來童星出身,17歲的Dakota Fanning拍攝封面,深V的禮服扮相配上充滿色情意味的標題,惹火了不少民眾。<Teen Vogue>2010年11月號則涉及青少年懷孕議題,找來青春無敵的黑人名模Jourdan Dunn與Chanel Iman上封,卻在拍攝完成後發現當時19歲的Jourdan Dunn已懷孕的消息,但雜誌並未作出取消或更換封面的打算,讓保守人士認為該雜誌傳遞出令人擔憂的訊息。

青少年議題總是容易牽動民眾敏感神經。(由左至右:2012年2月號美版<Cosmopolitan>、2010年11月號<Teen Vogue>、1999年4月號<Rolling Stone>)

青少年議題總是容易牽動民眾敏感神經。(由左至右:2012年2月號美版<Cosmopolitan>、2010年11月號<Teen Vogue>、1999年4月號<Rolling Ston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