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 引領西方百年流風
Ukiyo-e’s Eastern Wave in Western World


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女裝,將浮世繪元素巧妙融入西方服裝剪裁。

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女裝,將浮世繪元素巧妙融入西方服裝剪裁。

»»日本勢力崛起,不論是在經濟、人文、藝術方面,都讓人忽視不得。對趨勢極度敏感的時尚圈自然不會錯過,不論是直接將時裝秀搬到東京、大阪等大城,亦或是將日本元素轉化,融入設計,都是對這強勢文化的回應。當設計師以東洋印象為靈感來源,除了和服的特殊輪廓與剪裁,日本最重要的文化遺產「浮世繪」便旋即浮現腦海,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女裝就是最好的佐證,設計師訴說本季靈感取材自中國、韓國、與日本的想像,而浮世繪的採用正說明了日本元素與浮世繪孟不離焦的現況。

浮世繪 七情六慾全都錄
「浮世」一詞原是佛家用語,意指人的生死輪迴與人世的虛無縹緲。1682年,井原西鶴所撰的<好色一代男>中,出現了浮世繪一詞,代表的意義除了是最早出現浮世繪一詞的文獻,也讓浮世繪的內容與人世情慾交纏至今。

葛飾北齋畫作,為江戶時代藝妓生活的寫照。

葛飾北齋畫作,為江戶時代藝妓生活的寫照。

1603年3月24日德川家康被委任為征夷大將軍,在江戶(現在的東京)開設幕府,為江戶時代(德川時代)揭開序幕,成就了經濟的高度成長,進而促成了藝妓、歌舞伎劇場與相撲運動的興盛,連帶左右了騷人墨客在藝術上的發展,以日常生活、風景、戲劇為題的浮世繪應運而生。一開始,藝術家以「肉筆畫」(紙或絹本的彩繪原作)作為創作媒介,而當時對藝妓與歌舞伎演員的偶像崇拜,讓「伎者繪」(如同現在的明星照)的需求大增,能多次複印的木刻浮世繪版畫的出現成了解決辦法,短時間內蓬勃發展。

菱川師宣畫作(1670~1680),屏風與牆面繪畫對照畫作主角的主、副體不分,營造浮生若夢之感。

菱川師宣畫作(1670~1680),屏風與牆面繪畫對照畫作主角的主、副體不分,營造浮生若夢之感。

浮世繪的內容以描繪日常為主,自然而然會迎合民眾的喜好,如同現下八卦小報對新聞點的定義,明星藝人、寫實風景、鬼怪神話與私密情慾都成為浮世繪最主要的發揮主題。浮世繪發展初期以手繪的肉筆畫與墨色單色木版畫為主,菱川師宣(1618~1694)在當時繪製的繪本與浮世草子(日本文學形式)大受歡迎,後世尊稱他為浮世繪之祖。之後人才輩出,首創多色印刷版畫而揭開浮世繪黃金年代的鈴木春信(1724~1770);專精美人繪的鳥居清長(1752~1815)與喜多川歌磨(1753~1806);戲劇繪見長的東洲齋寫樂(不詳);精工筆、擅寫意的葛飾北齋(1760~1849),加上將風景繪技巧推向巔峰的歌川廣重(1797~1858)並列浮世繪六大家。

浮世繪展現了江戶時代的民眾百態。(由左至右:喜多川哥磨「四季遊花之色香」1798年、東洲齋寫樂「歌舞伎演員」1794年、歌川廣重「富士36景之一」1859年)

浮世繪展現了江戶時代的民眾百態。(由左至右:喜多川哥磨「女子像」1798年、東洲齋寫樂「歌舞伎演員」1794年、歌川廣重「富士36景之一」1859年)

與印象派交流 寫實題材興盛
1853年,美國海軍準將馬修培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率領艦隊進入江戶灣(今東京灣)要求日本開國通商,讓日本進入資本主義的全面西化與現代化改革運動(明治維新),不只造成日本國內政經制度的大變動,也讓浮世繪漸漸式微於這場動盪。

幸運的是,西方列強積極突圍長期經營鎖國政策的日本,讓日本的美術作品反向傳入西方世界(主要為英國和法國等文化領導國家),掀起了近30年的和風崇拜。除了繪畫與文學,日本家紋風格的過海,影響了Louis Vuitton經典Monogram的誕生。同時,透過由日本進口,茶葉包裝上的浮世繪裝飾,讓西方畫家注意到這外來的藝術型態,1865年法國畫家布拉克蒙(Félix Bracquemond)將陶器外包裝上繪的<北齋漫畫>介紹給印象派友人,引起迴響。馬奈、竇加、莫內等印象派畫家也都收藏了不少東洋畫作,讓印象派與浮世繪開始了盤根錯節的影響。

梵谷畫作「盛開的梅樹,1887」(右)臨摹了歌川廣重的「龜戶梅園,1856」(左)

梵谷畫作「盛開的梅樹,1887」(右)臨摹了歌川廣重的「龜戶梅園,1856」(左)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