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皇后 洛可可時尚Icon
The Golden Era of Rococo


瑪麗皇后的假髮造型是時尚雜誌取經對象。

瑪麗皇后的假髮造型是時尚雜誌取經對象。

»»法國是時尚發展重地,影響深遠的皇宮貴族首推路易十四(Louis XIV)、瑪麗皇后(Marie Antoinette)與尤金妮皇后(Eugénie de Montijo)。路易十四熱中於文藝,保留並推廣了藝術創作,尤金妮皇后領導了法蘭西第二帝國(拿破崙執政時代)的時尚潮流,興起高級訂製,至於瑪麗皇后,則因為對時裝、珠寶的熱情,大力延續了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時期的洛可可風華,對時尚有著一定貢獻。而她的高聳髮髻、雍容華緞造型深深被時尚攝影所獨鍾,更讓不少設計師為之瘋狂。

洛可可源自室內裝飾風格
藝術風格的興起常取決於教廷宗教與王室貴族兩大關鍵,興盛於16、17世紀的巴洛克便是服膺於宗教信仰,而源自室內裝飾風格的洛可可風則是因宮廷而生。整體來說,路易十四末期巴洛克的建築設計慢慢加入自然元素,一些花葉紋理、狀似火焰的捲曲線條與貝殼扇形等,配合著S型、C型與螺旋花紋等曲線變化,沖淡了原本巴洛克講究的厚重磅礡氣勢,整體空間裝飾氛圍顯得細膩且輕快許多,造就了洛可可風的興起。

洛可可風尚起源自室內裝飾風格。

洛可可風尚起源自室內裝飾風格。

而洛可可發生的時機點,大約是法國路易十四末期、路易十五初期,當時路易十四愛用宮廷的繁文縟節來欺壓苛刻貴族,讓不少貴族心生嫌隙,隨著沙龍文化崛起,貴族們從中找到解放,那時的建築風格也伴隨巴洛克傳統樣式逐漸變形,取而代之的是輕快自然又不失精緻細節的雕琢手法,當時的沙龍空間或貴族宅邸皆採用該風格打造,融合Rocaille和coquilles名詞得來的洛可可(Rococo)便因應而生,於1730年代逐漸鼎盛,從法國擴至歐洲各地,這段期間洛可可也和東方中國文化接軌,更多了不對稱的組合型態,在瓷器、建築空間多所著墨。而從建築延伸而來的藝術風格,也間接渲染了當時的服裝設計。在路易十五時代,民間風氣崇尚自由愜意,不少上流貴族藉著遠遊度假,展現愜意生活,此時的畫風也隨之變革。因為過去的畫作焦點放在張揚人物氣勢,成為傳遞信仰的重要符號,國王、騎士、宗教等是常見題材,但在當下,王公貴族成了畫中人物,鮮明用色細膩表現出空間、人物表情,遊山玩水的寫意圖象多過於傳教濃厚的教廷畫作。Jean Antoine Watteau所描繪的貴族生活,恰好道盡當時服裝特色與社經背景,婦女一律穿著胸衣塑型,裙撐成前後扁平左右對稱型態,外頭再罩上襯裙,服裝細部也出現不少修飾造型。另外像是François Boucher畫作,也是多以人物生活細節為主,清晰見識到那時候的起源地法國在空間處理、人物穿著手法。

畫家Jean Antoine Watteau筆下,將當時18世紀初的婦女穿著特色刻畫細膩。(The Teaches of Gersaint, 1720)

畫家Jean Antoine Watteau筆下,將當時18世紀初的婦女穿著特色刻畫細膩。(The Teaches of Gersaint, 1720)

龐巴度夫人與瑪麗皇后的前後推崇
洛可可文化中,路易十五的情婦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功不可沒,由於她致力於為學者爭取言論空間,在自己的莊園開設沙龍,吸引學者暢談言論,伏爾泰、盧梭等都在其庇護下發表創作,除此,龐巴度夫人對瓷器、裝飾藝術與建築情有獨鍾,跟在路易十五身邊期間,無不大力鼓吹種種藝文舉動,使得法國精緻工藝得以延續,洛可可風尚因其興盛。一說她常囑咐畫家一定要畫得年輕,好得國王青睞,不管是否年輕些,從畫家François Boucher為她做畫,可發現當時路易十五時期的華麗家具,講究細緻雕工,龐巴度夫人身上服裝細節出現不少蕾絲、緞帶蝴蝶結等繞褶處理,從肘間向外擴散的荷葉袖等,這些正是洛可可風元素之一,影響著後世設計。

左為François Boucher替龐巴度夫人所畫的畫像(1756年)。右為François Drouais所著(1763 - 1764年)。

左為François Boucher替龐巴度夫人所畫的畫像(1756年)。右為François Drouais所著(1763 - 1764年)。

雖然龐巴度夫人對藝術工藝付出不少心血,但不是所有的法國人都推崇她,她的離世似乎為洛可可風格能否延續埋下不確定因子,不過自奧地利嫁給路易十六的瑪麗皇后(Marie Antoinette)倒是延續了洛可可精神,笙歌華舞過著驕縱的生活,雖然她最後的下場悽慘,被人嫌棄成敗金女,但不可否認瑪麗精神為後世帶來的影響,即便法國大革命後,洛可可式微。

瑪麗皇后的服裝刻畫繁複,用料奢華,有過之無不及。(左為瑪麗13歲的畫像,Martin van Meytens 1767年作品;右為皇后時期,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 1779年作品)

瑪麗皇后的服裝刻畫繁複,用料奢華,有過之無不及。(左為瑪麗13歲的畫像,Martin van Meytens 1767年作品;右為皇后時期,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 1779年作品)

有人認為瑪麗生不逢時,自小被受雙親呵護,嬌嬌女一枚,被父母授命的政治婚姻並未對她招來幸福,瑪麗背負著政治使命,藉由子嗣提高女方地位,同時拉攏路易十六,但法國宮廷內部仍有人對其展開政治角力,間接促使自負甚高的瑪麗展開另一場時尚戰場,投入全心全力於藝術時尚領域,將娘家奧地利的style帶入法國社會,她還利用花卉製造成髮粉,在當時引起轟動。期間認識了服裝師Rose Bertin,Rose Bertin為瑪麗締造的時裝風潮,演變成舉國上下風靡的瑪麗熱。

Rose Bertin和瑪麗皇后的髮型師Leonard合作設計高聳誇張假髮頭飾。

Rose Bertin和瑪麗皇后的髮型師Leonard合作設計高聳誇張假髮頭飾。

Rose Bertin,原本在1770年左右開了一家工坊,提供貴族們服裝設計,1772年與瑪麗皇后的相遇,激發了兩人合作創意,並成為瑪麗皇后的服裝設計師。Rose Bertin知道瑪麗喜歡舉辦宴會,為她設計不少華麗晚服,誇張化的裙撐,蕾絲雕琢的裙襬細節,對應著胸衣馬甲滾邊蝴蝶結,不時摻入珍珠雕飾,最為特別的是瑪麗皇后的髮型師Leonard與Rose Bertin共同創造了既乖誕又華麗的假髮造型,讓當時上流社會為之推崇。好比他們讓皇后盤髻的高聳假髮順勢置入法船造型,鮮奇地引起仿效,也因為Rose Bertin的奢華手法深得瑪麗皇后青睞,而被當時宮廷人士暱稱其為時尚部部長。雖然瑪麗被送上斷頭台,她也隨之遷移至倫敦,爾後回國正值拿破崙三世統治時期,高級訂製潮流正逐步成型,但Rose Bertin似乎並未因此而東山再起,細數Rose Bertin過往種種,無不也為洛可可風增色不少。

Rose Bertin為瑪麗皇后設計的時裝。

Rose Bertin為瑪麗皇后設計的時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