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畢卡索 成就時尚萬千樣貌
The Changeable Picasso Builds Fashion in his Art.


畢卡索一生創作頗多,他對時尚的影響更是超乎想像。

畢卡索一生創作頗多,他對時尚的影響更是超乎想像。

»»畢卡索一生埋首藝術,他開創的立體派畫風,不僅改革了自達文西以來500年的透視與結構技法,也讓人重新思考繪畫的本質,為當時如一潭靜止湖水的20世紀初畫壇,投下顆震撼彈,影響所及既深且遠。不只引發新興藝術派別如雨後春筍,甚至時尚圈也視其作品為靈感來源,賦予了服裝嶄新樣貌。

天才畢卡索 自幼精通古典繪畫技法
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1881-1973)出生於西班牙南端的馬拉加(Málaga),一大片荒涼黃土地,植物必須非常頑強才得以生長,成為畢卡索14歲離家前非常深刻的視覺記憶。畢卡索從小就展現了對繪畫的熱情與能力,擔任藝術教授的父親自7歲就讓他接受紮實的美術訓練,甚至畢卡索13歲時,父親因自覺能力比不上兒子而封筆,在天才化畢卡索之餘,也透露其童年是如何在嚴苛的繪畫訓練下度過。1897年畢卡索隻身進入馬德里的聖費爾南多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San Fernando)就讀,終於脫離父親的掌控,連帶的也讓他決定逃離學校的制式教育。畢卡索轉而停駐於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Museo del Prado),大量接觸藝術大師作品。同時流連馬德里文人雅士聚集的四貓咖啡館(Els Quatre Gats),從留學國外藝術家口中聽到的盡是巴黎的美好,種下畢卡索離家前往巴黎的種子。

左:「悲劇」(The Tragedy,1903);右:「倚靠的小丑」(Harlequin leaning,1901)

左:「悲劇」(The Tragedy,1903);右:「倚靠的小丑」(Harlequin leaning,1901)

1900年到了巴黎後,貧困生活、朋友的自殺與隻身一人的孤單,影響了畢卡索的創作。總是使用水藍、藍綠等冷色調,畫作內容則經常出現乞丐、殘疾人、妓女,抒發了當時的孤獨、憂傷,也表達出畢卡索對未來的迷惘以及對生命的悲憫,此被稱作創作的藍色時期(Periodo Azul,1900-1904)。而當時集聚巴黎的文學家如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1961),就非常迷戀其畫作中的文學氣質,讓畢卡索於巴黎藝術圈展露頭角。漸漸的畢卡索愈來愈受到注目,生活好轉之餘,遇上第一任夫人奧利弗(Fernande Olivier),進而開啟了畫作的玫瑰時期(Rose Period,1904-1906)。在愛情的滋潤下,讓原本冷冽的畫作,染上黃、橘、粉紅的柔和色調,內容人物也由馬戲演員、街頭歌手取代,「拿煙斗的小孩」(Boy with a Pipe,1905)、「馬戲團家庭」(Family of Saltimbanques,1905),便是此時期的畫作代表。

左:「馬戲團家庭」;右:「拿煙斗的小孩」

左:「馬戲團家庭」;右:「拿煙斗的小孩」

難忍原地踏步 畢卡索不斷自我突破
玫瑰時期的畢卡索開始晉升知名畫家之列,若在此刻驟逝,想必也能在藝術史留名。可是畢卡索從來不能忍受生命的原地踏步,他不僅改革了古典繪畫的方式,還將自己之所以成名的畫風,做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在被視為低等藝術的非洲雕刻面具中,畢卡索找到了原始的美,他開始將畫作中的人臉面具化,輪廓線條簡化。並引入拼貼(Collage)與蒙太奇(Montage)等電影手法入畫,進而創作出立體派(Cubism)經典作品「亞維儂的姑娘」(The Young Ladies of Avignon,,1907),進入到立體主義時期(Cubism,1907-1916)。「亞維儂的姑娘」畫的是畢卡索14歲走過巴塞隆納紅燈街:阿維儂街的記憶。記憶中燈紅酒綠下的妓女全歪七扭八的不成人形,而他便將記憶中的深刻與模糊拼接在一起,而冰晶(Cube)形式的畫面構成則正是立體派名稱的由來。1909年以奧利弗為模特兒所完成的石膏頭像(Head of a Woman,1909),則是畢卡索將立體派理論應用於雕塑作品的實際體現。1910年畢卡索立體主義風格已趨成熟,作品強調理性嚴謹的重組形式,色彩成為畫面附屬,畫面構成大膽的如同抽象繪畫,為畫商朋友渥拉(Ambroise Vollard)繪製的肖像堪稱代表。而後畢卡索又投入具體的物件拼貼畫作,如鐵皮切割、銅鑄、印刷報紙等,豐富了立體派時期的作品內容。

畢卡索的立體派畫風,對當代藝術影響深遠。(左:「亞維儂的姑娘」;右:「渥拉畫像,1909-1910」)

畢卡索的立體派畫風,對當代藝術影響深遠。(左:「亞維儂的姑娘」;右:「渥拉畫像,1909-1910」)

1917年畢卡索遠赴羅馬,沉浸於希臘、羅馬古文明的同時,也為俄國芭蕾舞團設計芭蕾舞劇「遊行」(Parade)的舞台及服裝,就在此刻認識了舞團的芭蕾舞者柯克洛娃(Olga Khokhlova),隔年兩人便返回巴黎結婚。婚姻的幸福給了畢卡索全新的創作動力,以古典主義手法為柯克洛娃繪製的肖像作品,成了畢卡索創作的古典主義時期的開端(Classicism,1917-1924)。1921年兩人生下一子保羅(Paulo),畢卡索經常以身穿小丑戲服的兒子身影入畫,表達溺愛情緒。可惜熱情退卻之後,畢卡索禁不住內心慾望的騷動,結識了模特兒華特(Marie-Thérèse Walter),在愧疚感與肉慾的角力下,畢卡索的作品開始融合超現實(Surrealism)色彩,並揉合先前擅長的古典、立體派技法,成就一系列折衷主義(Eclecticism)下的繪畫與雕塑作品。

畢卡索的生命每經歷一個女人,畫風也隨之改變。(由左至右:「柯克洛娃肖像」,1917;「夢」(the Dream,1932);「梅爾(Dora Maar)畫像」,1937)

畢卡索的生命每經歷一個女人,畫風也隨之改變。(由左至右:「柯克洛娃肖像」,1917;「夢」(the Dream,1932);「梅爾(Dora Maar)畫像」,1937)

畢卡索在慾海浮沉的同時,西班牙內戰(1936-1939)爆發,激起了畢卡索的國家與反戰意識,完成了舉世聞名的畫作「格爾尼卡」(Guernica,1937)。在二次大戰與冷戰時期,畢卡索繪製了多幅反戰爭題材的畫作。1950年為第二屆和平會議完成著名的鴿子海報。1951年的「朝鮮大屠殺」(Massacre in Korea),控訴美國帝國主義侵略朝鮮的惡行。隔年創作的巨型壁畫作品「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則凸顯了和平的美好與戰爭的殘暴。

「朝鮮大屠殺」是畢卡索以繪畫控訴戰爭殘暴的實例。

「朝鮮大屠殺」是畢卡索以繪畫控訴戰爭殘暴的實例。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