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真假 虛擬偶像白熱化
Fictitious Idol Conquers Fashion World


日前Burberry舉辦音樂會,真實觸摸、近距離接觸偶像,座無虛席,但另一方面虛擬歌手早已整裝待發滲入我們真實生活,開啟無數場演唱會,儘管只是3D投影。

日前Burberry舉辦音樂會,真實觸摸、近距離接觸偶像,座無虛席,但另一方面虛擬歌手早已整裝待發滲入我們真實生活,開啟無數場演唱會,儘管只是3D投影。

»»用一首歌感動天下,站在舞台接受眾人喝采,這是成為正港歌手的夢想,鼓舞著多少老少晉級演出,這是真實世界景象,但在1與0的虛擬世界裡,也有絕妙好聲音和絕妙好面孔,跨過虛擬界線跑進現實,當然一切都是人造結果,呼應著cyberpunk世代文化,卻也吸引著真實世界裡的時尚品牌、藝術家等,甘願跑進虛擬世界,為之作嫁。

電影「虛擬偶像」(Simone)講述的即是一位經由數位科技打造仿真人偶像。

電影「虛擬偶像」(Simone)講述的即是一位經由數位科技打造仿真人偶像。

現在當紅的虛擬偶像是來自日本的初音未來(初音ミク;Hatsune Miku),於Google輸入「Vitural Idol」關鍵字,率先浮現的便是初音的種種新聞,但更早之前,2002年好萊塢電影「虛擬偶像」(Simone)即諷刺性地預告虛擬偶像趨勢。電影名稱雖以虛擬主角名字Simone為題,卻巧妙於海報設計i與o英文字母成數字1與0,而1與0正是數位世界的組合基因;外表美艷動人的一代偶像拍電影、辦見面會,全是拜電腦科技所賜,包含天籟美聲亦是,雖偶像雛型由真人女星Rachel Roberts擔綱,可在電影世界裡,卻是活生生的虛擬人物,真實與虛假間的界線脆弱如紙。

真人女星Rachel Roberts(左)為2002年電影「虛擬偶像」中的虛擬明星歌手Simone雛型(右圖左)。

真人女星Rachel Roberts(左)為2002年電影「虛擬偶像」中的虛擬明星歌手Simone雛型(右圖左)。

運用科技製造出來的偶像有Humanoid仿人類版,也有動物版俏皮演出,而且還連續製作3部影片,那就是「鼠來寶」(Alvin and the Chipmunks),本是1960年代的卡通,2007年翻攝成電影,由真人與虛擬3D花栗鼠共同演出。3隻可愛花栗鼠當然由真人配音,但非全原音播送,當中摻了點混音技巧,電音歌聲跟著電影原聲帶,賣出好佳績。

Kuso花栗鼠成另類虛擬偶像歌手。

Kuso花栗鼠成另類虛擬偶像歌手。

真實好聲音、真實人物似乎被這群虛擬主人翁搶去泰半風采,而造就這些科技天籟的,全靠被稱作vocaloid的電子音樂語音軟體,藉由輸入各種像是呼吸聲、性別、聲音的清澈質與洪亮度等,用程式開發天籟美聲,不過這些好聲音還是需要真實人聲建檔,才有辦法成型。不論宅男宅女都瘋狂的初音未來即是由vocaloid軟體打造,而該軟體已進階數種版本,重點是vocaloid軟體也開發出其他虛擬歌手如巡音ルカ(Megurine Luka)等,只是光有美聲還不夠,透過眾人想像和漫畫家筆下功夫,造就如今檯面上炙手可熱的虛擬偶像,因為她們都實現了大家關於美的種種期待。

初音未來(左)與巡音ルカ(右)皆是vocaloid軟體打造的虛擬人聲偶像,不諳該領域的會認為兩人神似,但其粉絲團無敵龐大,敢說此話者,鐵定被圍剿。

初音未來(左)與巡音ルカ(右)皆是vocaloid軟體打造的虛擬人聲偶像,不諳該領域的會認為兩人神似,但其粉絲團無敵龐大,敢說此話者,鐵定被圍剿。

無法觸摸到實體,僅透過2D平面視覺與科技打造的天籟,迷倒眾生,甚至融入真實生活,代言各種廣告,彷彿有如真人存在,況且靠3D投影技術成熟,配合大量乾冰及燈光音效,要讓虛擬人物直接現身也不成難事。就這樣,虛擬偶像走向人群,而他們憑著粉絲高黏度,有不少廠商捧著大把鈔票上門尋求跨界合作,近來時尚與虛擬人物合作也漸形平凡,太空戰士(Final Fantacy)滿25周年時,出產公司Square Enix和英國雜誌〈Arena Homme +〉合作2013春夏特輯時,為太空戰士系列角色換裝Prada 2012春夏男裝。時至秋冬又有漫畫家與3.1 Phillip Lim祭出漫畫紙本,雖然只是二維世界,也滿足漫畫電玩與時尚兩大不同類別粉絲需求,甚至引起兩方交流共鳴,誰說電玩動漫世界全是一群不懂時尚的宅男。

太空戰士角色之一的Hope,穿上Prada 2012春夏男裝。

太空戰士角色之一的Hope,穿上Prada 2012春夏男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