緙絲織品華麗稱王
The Artistry of Tapestry


中國奢華品牌Ne-Tiger 2009年高級訂製服,使用緙絲工藝。

中國奢華品牌Ne-Tiger 2009年高級訂製服,使用緙絲工藝。

»»古人云:「婦人一衣,終歲可就。」,令人不禁好奇,怎樣的衣服,需要一整年的功夫才能完成。答案正是織品藝術的王者「緙絲」(Tapestry)。藉由「通經迴緯」的技法,緙絲(或是緙毛,視材質而定)使用紗線作為畫筆,無中生有地「織出」精美畫面,不但細緻程度可與畫筆媲美,且不似刺繡凌亂的表面,緙絲製品兩面都如梭織品般平滑,並能做到薄如蟬翼。古今中外,歷代帝王的龍袍皆以緙絲品製作,費時動輒十數載,緙絲綢緞更因勞民傷財,一度在民間遭禁;而在古希臘神話中,人間的緙絲之美,更曾因眾神忌妒惹來神罰。

 

緙絲的原理相當簡單,僅是將經紗排列整齊,再以緯紗著色。

緙絲的原理相當簡單,僅是將經紗排列整齊,再以緯紗著色。

緙絲的原理說來其實相當簡單,使用極細的白色經線排出架構後,在背後襯上底稿,再依樣已各色緯線纏繞其間即可,也因此中外緙絲的起源大多相當久遠,但其中最為切確的,則非希臘神話中阿拉喀涅(Arachne)的故事莫屬。相傳阿拉喀涅是中亞古國Lydia的一位織女,她製作緙絲的技術,連叢林的中的仙子都忍不住駐足觀賞,並讚她為掌管織物的雅典娜之徒。但阿拉喀涅卻認為自己的技藝舉世無雙,毋須屈居於雅典娜之下,消息傳到雅典娜耳中,遭到激怒的雅典娜,便下凡與阿拉喀涅一較高下。面對女神的挑戰,阿拉喀涅不但沒有怯場,還特意選擇了雅典娜老爸宙斯的風流場面當題材,織出無可挑剔的綾羅綢緞。雅典娜對於阿拉喀涅的技藝雖然啞口無言,但對宙斯的公然羞辱,仍使她怒不可遏,遂毀了阿拉喀涅的織機,並將阿拉喀涅化為蜘蛛,從此只能吐絲結網維生,希臘語中的蜘蛛一詞「Arachnid」,典故也由此而來。

西班牙繪畫大師Velasquez「紡織女」(The Spinners, 1657),背後掛氈講述阿拉喀涅的故事。

西班牙繪畫大師Velasquez「紡織女」(The Spinners, 1657),背後掛氈講述阿拉喀涅的故事。

然而織品保存不易,古希臘時代的緙絲、緙毛,如今已無傳世之作,而高超的技藝,來到中古世紀時已然失傳。在黑暗時代粗礪的物質環境中,緙毛除了裝飾價值外,更有溫暖宮室的實用功能,也因此作品的規模大多相當龐大,但細膩度則差強人意。如現存最早的西歐緙絲作品「啟示錄」(Apocalypse,1380),便由六組長達24公尺的段落組成,在當時由織品商人Nicolas Bataille領導法國匠人,耗時8年才大功告成。

早期西歐緙絲「啟示錄」局部。

早期西歐緙絲「啟示錄」局部。

在文藝復興時期,緙絲藝術慢慢尋回往日榮光,不但絲線排列變得更加細密,畫中人物風景更顯栩栩如生,題材也更加廣泛。但使緙絲回到高等藝術之林的,當屬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Raphael)於1515年為西斯汀大教堂所作的緙絲底稿(Cartoons)。以聖彼得與聖保羅生平為題材的10幅緙絲作品,因拉斐爾獨到的構圖功力,一度與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壁畫齊名,但由於織品保存不易,如今傳世的僅餘下7幅,且只在特殊場合亮相。

拉斐爾1515年為西斯汀大教堂所作的底稿。

拉斐爾1515年為西斯汀大教堂所作的底稿。

法國洛可可藝術代表布榭(François Boucher),鮮為人知的另一身分,是皇家緙絲廠Beauvais的首席設計師。此時法國北部的緙絲已發展至可媲美繪畫的程度,各色緯紗可細膩地表達色澤與筆觸濃淡,在布榭的構圖加持下,Beauvais的出品更多了法國宮廷的活色生香,及獵奇的異國色彩。除了「唐吉軻德」(Don Quichotte, 1735)、「中國市場」(Chinese Market, 1745)等引人入勝的篇章之外,布榭在Beauvais最精采的底稿仍是「眾神之愛」(The Love of Gods, 1749)系列。在耗時23年始完成的9幅大型緙絲作品中,布榭的構圖毫不避諱眾神的花心,宙斯同時與歐羅巴(Europa, 宙斯化身公牛綁架的女子)和安蒂歐普(Antiope, 宙斯調戲的底比斯公主)嬉遊,唯獨不見元配希拉(Hera);而維納斯也周旋於老公火神伏爾甘(Vulcan)與情人戰神馬斯(Mars)之間。雖與前輩阿拉喀涅同樣對諸神不敬,布榭卻沒有被變成蜘蛛,反倒在路易15宮廷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眾神之愛」中的阿波羅(Apollo)與克呂緹厄(Clytie),相傳克呂緹厄因愛慕阿波羅化身向日葵。

「眾神之愛」中的阿波羅(Apollo)與克呂緹厄(Clytie),相傳克呂緹厄因愛慕阿波羅化身向日葵。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