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造型師 時尚舞台新嬌點
Fashionista’s Favorite Florists


Mark Coolle為Jil Sander 2012秋冬打造伸展台花藝造景。

Mark Coolle為Jil Sander 2012秋冬打造伸展台花藝造景。

»»花藝,顧名思義是花的藝術。深入研究過的人都會發現,這門藝術極其複雜,從配色、形式到擺放的場合、技巧都大有學問;就好像時尚這門美的藝術,從上游到下游每一個環節都是專業領域。有趣的是,在這兩門藝術領域當中,能夠脫穎而出、引人目光的,往往不是在每個環節都乖乖遵循規則與傳統技巧的人,反而是那些一開始就特立獨行、勇敢打破窠臼的怪咖。看看以下三組近來與時尚界緊密相連的花藝家就能發現,當花藝結合時尚,除了要有美感、要有技巧,更重要的是那跳脫桎梏、不落窠臼的創意與追尋自由的勇氣。

來看看第一組,由Ellie Jauncey和Anna Day兩位女生所組成的花藝品牌「The Flower Appreciation Society」,從2009年成立以來,利用社群網站廣接訂單,更吸引時尚界注意;除了為為精品店Toast和 Anthropologie店面空間設計花束擺設,也和Roger Vivier、Marc Jacobs等品牌合作過,〈Miss Vogue〉、〈Marie Claire〉和〈Numero〉等雜誌,也都紛紛找她們布置拍攝場景。

The Flower Appreciation Society在英版〈Vogue〉的作品。

The Flower Appreciation Society在英版〈Vogue〉的作品。

她們的作品所呈現出的繽紛與多變,實在很難想像Ellie和Anna兩人其實都不是學習花藝專業出身的。Anna過去在Brighton大學主修插畫,完成畢業學分後,曾留在學校學習插花課程。而Ellie在創立品牌前則是一位紡織採購,她畢業於Manchester主修織品科系;之所以有一手插花的好工夫,全來自於她的花藝家母親。

花藝造型師Ellie Jauncey和Anna Day。

花藝造型師Ellie Jauncey和Anna Day。

雖然兩個人都不是主修花藝,但同樣都對花朵有著極大的興趣與熱情。事實上,兩人會萌生創辦花藝品牌的構想,正是來自於Anna在學插花課時,發現在課堂上,人人都非常強調插花的規則,從用色、花朵的選用種類、形式、角度等等,「簡直是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太可怕了,我絕對不能接受!」Anna說,她們倆人在創作時的靈感來源非常廣泛,從攝影師Phyllis Galembo到織品設計師Gunta Stölzl的作品,都是她們喜愛的參考範本。

絕美驚豔的花苞頭由花藝造型師Ellie Jauncey和Anna Day親手打造。

絕美驚豔的花苞頭由花藝造型師Ellie Jauncey和Anna Day親手打造。

除此之外,無論是替Marc Jacob拍攝所設計出高雅而不減氣勢的作品、還是為Dolce & Gabbana去年在英版〈Vogue〉拍攝時,在模特兒身上和周圍擺放花朵所營造出的浪漫高雅,展現花比人嬌的浪漫氛圍。有趣的是,Ellie和Anna不怎麼打算增設實體店面,一開始兩人即決定運用網站行銷,好將心思放在每一個作品;Anna更運用所學,為她們的網站設計可愛而展現隨性個性的插圖。而除了與時尚結合,兩人更常替客戶設計婚禮擺設,讓花朵成為幸福的象徵。

The Flower Appreciation Society網站也是由Anna設計,圖截自品牌官網。

The Flower Appreciation Society網站也是由Anna設計,圖截自品牌官網。

如果說Anna和Ellie對花朵的想法要擺脫一切規則,那麼另一位花藝設計師、來自比利時的Mark Colle,認為花藝就是要展現花朵在凋零前最美的一面。他說:「花兒生長、綻放、凋零;時尚也是如此,來來去去的。」(They grow, they bloom, they fade. You can’t hold on to them forever. Fashion is like that too in a way – it comes and it goes.)

Mark Coolle(左)為〈Dazed & Confused〉打造繽紛花藝景象。

Mark Coolle(左)為〈Dazed & Confused〉打造繽紛花藝景象。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