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黃金時代 時尚圈取經維梅爾
Dutch Golden Age Blooms in Design


荷蘭黃金時代 開花設計圈 Valentino 2013秋冬。

荷蘭黃金時代 開花設計圈 Valentino 2013秋冬。

»»Valentino 2013秋冬獻上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帶大家重返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Dutch Golden Age),那時的風俗畫,那時的東印度荷屬公司展開海上強權,也和東方世界有所交流,帶回璀燦文物,掀起一波別於宗教藝術的新文藝思考,相對迸發新設計的小康大道。

對荷蘭的印象是什麼?風車搖曳、鬱金香開得滿山滿谷、麵包鞋少女以及前衛獨特的文創設計,包含Mooi在內,許多工業設計的佼佼者皆來自荷蘭。不過攤開西洋藝術史,在眾流派裡,無論是新藝術、風格派、巴洛克等,全在此開花。然而另一膾炙人口的章節則是史學家口中的荷蘭黃金時代,約莫17世紀左右,隨著荷蘭強權興盛崛起,不同於臣服在教會宮廷的藝術型態,呼應著中產階級有錢人家需求,誕生了市井小民生活的風俗靜物畫派,其中的林布蘭特(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1675)、Melchior d’ Hondecoeter(1636-1695)等皆為荷蘭黃金時代藝術流派的佼佼者。

Melchior d’ Hondecoeter畫作偏向寫實,圖為其創作「Still life with the hunting trophy」。

Melchior d’ Hondecoeter畫作偏向寫實,圖為其創作「Still life with the hunting trophy」。

何以稱為黃金時代,其來有自;過去歐陸因地理大發現,西班牙和葡萄牙隨海域征戰,成為霸權王國,荷蘭則隸屬於尼德蘭北方七省之一,因為先天地理環境所賜,讓荷蘭得天獨厚在海上航運握有一定支配權優勢,然而長期受到西班牙統治,當時西班牙國王Philip Il對天主教異常狂熱,對異教徒管控甚嚴,甚至提出鐵腕政策,惹得管轄的尼德蘭地區民怨連連,促使當地備受迫害的喀爾文教派興起了革命念頭。1568年開始,展開了為期80年的抗戰史詩,1648年革命成功,不僅帶動了國家獨立風潮,追求宗教信仰自由的意念也隨之遍地開花,自此為荷蘭奠定黃金盛世。

畫家Otto Van Veen描述的80年抗戰「Relief of Leiden」(1574)。

畫家Otto Van Veen描述的80年抗戰「Relief of Leiden」(1574)。

細數80年間的戰役,荷蘭當地在貿易方面也未曾停下腳步,拜地理位置所賜,連接著萊茵河直達德國,又控制著波羅的海的航運往返,深入地中海與英倫等地,促使船運運輸與建造工程比其他國家來得發達之外,眾所皆知的民營企業荷蘭東印度公司,即於1602年成立,稱霸海上貿易200多年,不僅觸角深入東方,帶回陶瓷、茶葉、紡綢、菸葉香料,同時扮演東西文化銜接橋梁,提供大量西方書典給當時西化開國的日本,也和中國密切往來。商業經濟繁榮帶動了中產階級興起,別於王公貴族與教會人士的社階地位,白話點,就是現在俗稱的有錢商人成為社會主流人士之一,他們的崛起也推動新藝術支流。

林布蘭的「夜巡」(1642)。

林布蘭的「夜巡」(1642)。

此時期的荷蘭藝術獨樹一格,有其原因。早期藝術家多半被教會或宮廷貴族贊助,繪製的主題不脫離宗教信仰、騎士貴族形象,但在商業繁榮的荷蘭,可不這麼一回事,無論於政治意識或信仰問題,藝術家不受歐陸主流箝制,再者,荷蘭在地貴族財力和權勢不若歐陸其他地區來得高張,反而是手握經濟命脈的有錢商人,其地位躍起,轉而資助藝術家,造成藝術是為有錢商人服務的現象。畫家們筆中的世界有所更迭,聖母耶穌的創世紀題材轉作生活細節描述,黃金時代早期的Frans Hals、Hercules Seghers與Hendrick Avercamp等,算是先驅,他們不作巨幅式的創作,一幅幅小尺寸描繪著一般市井小民肖像、城市田園風景、以及微乎其微的生活習慣,通俗地展現人生百態,桌上餐瓷擺飾也能成為素材話題。雖然繪畫主題在現代看起來有些普通,但卻是認識17世紀以降的歐洲全貌,了解東西方跨界交流情景。

Frans Hals(左)的畫作堪稱是黃金時代早期經典,右圖為「彈琵琶的小丑」(Jester with a Lute,1620–1625)。

Frans Hals(左)的畫作堪稱是黃金時代早期經典,右圖為「彈琵琶的小丑」(Jester with a Lute,1620–1625)。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