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絲工藝 綻放最後光輝?
The Swan Song of Traditional Lace?


Chanel(左)和Erdem(右)2013年早春系列中,傳統手工蕾絲仍是焦點。

Chanel(左)和Erdem(右)2013年早春系列中,傳統手工蕾絲仍是焦點。

»»新娘禮服的裙襬,窗簾內襯或是餐桌上的陪襯,素白蕾絲的傳統印象,在近幾季的伸展台上徹底顛覆。僅在2012年秋冬,Alexander McQueen設計師Sarah Burton便將蕾絲化為伸展台上「蕈菇」狀的奇想華服;倫敦新秀Erdem也推出螢光蕾絲系列,讓蕾絲加倍搶眼;Valentino則融合民俗與皮革元素,為蕾絲注入近東異國氣息;大筆訂單,讓Sophie Hallette和Cluny Lace等碩果僅存的傳統蕾絲工坊喜上眉梢。然而在光芒背後,拯救法國小城Caudi及英國中部的Nottingham蕾絲工業的,卻是一部足有200年歷史的機器。在規律的聲響中,1805年問世的Leavers Machine仍一吋吋緩步編織繁複花紋,對伸展台上風潮變換渾然不覺。

Sophie Hallette工匠正在檢查修補成品。

Sophie Hallette工匠正在檢查修補成品。

蕾絲的故事也遠不只19世紀,而可以追溯到中世紀的修道院,終日靜修的修女,在閒暇之餘,便從空白棉布上用剪刀鏤空花樣,再經過緹花收邊,就成了最早的蕾絲。但鏤空的精細度畢竟有限,稍有不慎就會前功盡棄,也因此在15世紀威尼斯,北非、中東和遠東的珍奇聚集的碼頭,更加細膩的布料工藝也因應而生。威尼斯的匠人們用硬挺的麻線編織成基本外型,只憑一針一線就能縫製大片絕美蕾絲,「無中生有」的神奇工藝,在當時贏得了「空之縫紉」(Punto di Aria)的美稱。同時在法蘭德斯地區(今日荷比盧與法國北部),一種更接近現代蕾絲的工藝──「棒槌蕾絲」(Bobbin Lace)也開始萌芽。

荷蘭繪畫大師Vermeer的「Lacemaker」記錄了當時「棒槌蕾絲」的製作過程。

荷蘭繪畫大師Vermeer的「Lacemaker」記錄了當時「棒槌蕾絲」的製作過程。

不像古老工藝般循序漸進,「棒槌蕾絲」同時將數十根絲線纏繞在棒槌上,再以細針固定設計好的蕾絲紙型,可一次進行多條線段的交互編織。這使蕾絲的花樣有了幾近無限的變化,也使整個歐洲在接下來的幾世紀裡為之瘋狂。在巔峰時期,荷比盧、法國、瑞士、英國和義大利都有自己的蕾絲工業,據估計雇用了超過75萬名工匠。英國女皇伊莉莎白一世,在登基以後的肖像中,無不以大圈蕾絲領造型出現;而路易十五的情婦龐巴杜夫人(Madame Pompadour)以及亡國之后瑪莉安東奈特(Marie Antoinette),華服無不以繁複蕾絲妝點,將法國Chantilly地區的蕾絲工業推到18世紀時尚的頂峰。男性對蕾絲的鍾愛也絲毫不輸后妃們,當時荷蘭男性雖然流行「儉樸」的黑色套裝,卻不能阻止他們在領口、袖口用花團錦簇的蕾絲炫耀財富,甚至在戎裝亮相時也不忘點綴鎧甲,瘋蕾絲的程度絲毫不輸日前在The Met晚會,穿著蕾絲洋裝出席的Marc Jacobs。

從荷蘭畫家Anthony van Dyck的畫作(右)中,可以看到17世紀男性對蕾絲的風靡程度,一點不輸Marc Jacobs(左)。

從荷蘭畫家Anthony van Dyck的畫作(右)中,可以看到17世紀男性對蕾絲的風靡程度,一點不輸Marc Jacobs(左)。

生產如今伸展台上的繁複蕾絲的機器──Leavers Machine,則在19世紀初,應維多利亞女皇所帶起的蕾絲熱問世。採用類似「棒槌蕾絲」的工法,Leavers Machine可同時纏繞多至160根經紗,只要將依花樣打孔的厚紙板輸入機器,就可輸出幾乎所有人手能編出的圖案。這項至今未曾更動的「完美設計」,讓英國的蕾絲工藝獨步全球,更被視為商業機密,凡是外銷Leavers Machine被抓獲,大多死罪難逃。

19世紀發明的Leavers Machine讓蕾絲走入機械化時代。

19世紀發明的Leavers Machine讓蕾絲走入機械化時代。

Leavers Machine設計固然優秀,卻沒人想到它會成為200年後,英法蕾絲工業的最後救星。有著近300年歷史, Dolce&Gabbana、Etro、Dior及Vivienne Westwood蕾絲供應商Cluny Lace的第九代傳人Charles Mason看著如今滿是Leavers Machine的廠房回憶道:「幾年前,這裡還擺滿了新式Raschel Machine。」1982年發明的自動化Raschel Machine,速度遠非Leavers Machine所能及,簡便的操作讓日本、台灣等後起之秀在短短50年內,就用大量廉價蕾絲讓英國老邁的蕾絲工業土崩瓦解。「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蕾絲的品質差異!」Charles Mason表示,「幸好有眼光的設計師還是不少。」

在2008年秋冬季,Miuccia Prada以救世主之姿推出了為蕾絲開啟新頁的系列,由於Raschel Machine的靈活性不足以應付設計師的多樣需求,原已是遠古遺跡的Leavers Machine,又因為近乎手工的細膩度重回時尚界懷抱。「在巴黎的織品展會上,大家都在開香檳慶祝!」法國工坊Sophie Hallette的銷售代表回憶「那訂單量真是巨大,不只衣服,鞋款、包款上都滿布蕾絲!」從此Sophie Hallette的訂單接應不暇,從Christian Dior、Chanel、Jean Paul Gaultier到Valentino都下了不少訂單,2011年凱特王妃的婚禮更讓Sophie Hallette的聲望達到頂峰。為讓新一波的風潮持續不墜,Sophie Hallette也煞費苦心,與紐約Parsons、倫敦中央聖馬丁(Central St. Martins)和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結成同盟,向年輕設計師免費提供蕾絲。如Jason Wu和Erdem都因此愛上蕾絲,而華裔高級訂製新銳殷亦晴(Yiqing Yin)更不負期望,以繁複蕾絲繞摺引來各界注目。此外Sophie Hallette也與平價內衣品牌Etam合作限量系列,試圖與快速時尚接軌。

Prada 2008年秋冬系列,讓蕾絲工藝起死回生。

Prada 2008年秋冬系列,讓蕾絲工藝起死回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