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女Louise Bourgeois 崇拜陽具的藝術家
Louise Bourgeois' Declaration of Penis and Spider


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廣受推崇的蜘蛛雕塑品。(圖為「Crouching Spider,2003」)

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廣受推崇的蜘蛛雕塑品。(圖為「Crouching Spider,2003」)

»»法裔美籍的Louise Bourgeois,是享有世界級聲譽的女性藝術家之一,儘管在2010年5月31日,於紐約自宅因心臟病去世,但她的聲望與影響力,卻隨著歲月的流逝不斷增長。在她70多年的藝術創作生涯,見證了20世紀當代藝術歷程的同時,其不局限於藝術脈絡,不斷在材質、技法上實踐自我突破的創作方式,寬廣了藝術的可能性,也影響了許多領域,從形而上的精神層面,到崇尚物質的時尚範疇。

1911年聖誕節,Louise Bourgeois於巴黎一個富有家庭出生,但她帶來的卻不是喜悅,對於重男輕女的父母而言,她的呱呱墜地,卻只引發了「又是一個女孩!」的失望情緒,成為她眾多童年創傷的其中原因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父親被徵召入伍,經過戰爭刺激,父親轉而將壓力投射於家人身上,在MOMA回顧展的訪問影片中,Louise Bourgeois便透露:「當戰爭結束,他(父親)就變了。他把戰場延伸到了家中,不斷追求勝利的榮耀…。」最後以:「男人都是瘋子,女人總是悲哀。」作結,透露了父親對她造成的創傷。加上自幼她與父親、母親與家庭教師住在一起;父親與家教私通、母親隱忍不做聲的情況,Louise Bourgeois皆看在眼裡,讓她感受到被3位她最愛的人背叛,其小小的心靈變醞釀起憤怒、忌妒、痛苦等等複雜的負面情緒,龐大到要用一生的時間抒發。

Louise Bourgeois的藝術生涯,先從繪畫起家,之後才投入雕塑創作。(圖為Louise Bourgeois 1947年完成的無題畫作)

Louise Bourgeois的藝術生涯,先從繪畫起家,之後才投入雕塑創作。(圖為Louise Bourgeois 1947年完成的無題畫作)

1932年母親過世,21歲的Louise Bourgeois進入了大學就讀,一開始專攻數學知識,旋即因興趣轉往藝術領域。1938年Louise Bourgeois開始經營自己的藝廊,因而結識她未來的丈夫Robert Goldwater。隔年為了避開二次世界大戰,同時也為了逃離父親,她毅然決然跟隨Robert Goldwater赴美,開始了人生另一段旅程。在藝術史學家丈夫的帶領下,Louis Bourgeois得以打入紐約藝術圈,結識了杜象(Marcel Duchamp,1887-1968)、米羅(Joan Miró,1893-1983)、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等重要人物。

Louise Bourgeois早期的雕塑作品,呈現出原民木雕特色。(左:「Femme Volage,1951」、右:「Paddle Woman,1947」)

Louise Bourgeois早期的雕塑作品,呈現出原民木雕特色。(左:「Femme Volage,1951」、右:「Paddle Woman,1947」)

而她這個階段的創作,主要以繪畫作為主要表現方式,直到理解到平面繪畫無法完整表達她內心累積的情緒,才開始投向雕塑的懷抱。而早期的雕塑作品,如「Paddle Woman,1947」、「The Therr Graces,1947」不難看出其受原始藝術(Primitivisme)的影響,呈現出傳統原民木雕特色,藝術家解釋:「一個個圖騰式的木製品分別代表的,是一個個我留在身後,遠在大西洋另一端的友人與家人。」而她這時期的畫作「Femme-maison,1945-1947」,也透露相同的思鄉情緒,呈現離家建立新的家庭,所必須承受的痛苦。

男性生殖器的形象,是Louise Bourgeois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左:「Janus in Leather Jacker,1968」、右:「Cumul I,1969」)

男性生殖器的形象,是Louise Bourgeois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左:「Janus in Leather Jacker,1968」、右:「Cumul I,1969」)

1960年代開始,Louise Bourgeois的作品發展出層出不窮的獨特性,如纏繞、束縛主題的「Clutching,1962」,呈現融化景象的「Eed of Softness,1967」等。其中,代表父親生殖器官形狀的雕塑最是受到注目,從「Janus」到「Cumul」系列,反應了Louise Bourgeois對於父親的愛恨交雜,以及對父權、沙文主義的嘲諷,讓她被女權主義者視為最佳女性藝術家代表之一,但不願被定義的她卻表示:「我不相信女權主義美學的存在。我透過作品所表達的許多情感都與性別無關。」展現不願被歸類的堅持。

左:「Eed of Softness,1967」、右:「Clutching,1962」。

左:「Eed of Softness,1967」、右:「Clutching,1962」。

而在父親病故、丈夫猝死之後,年屆70歲的Louise Bourgeois,由於孩提時背叛、焦慮、孤獨等情緒再次湧上心頭,極度的恐懼反而促成了她藝術創作的黃金時代。1982年美國當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特別為她舉辦回顧展,極少有在世的藝術家能享受到這項殊榮。同時,她一生最為著名,一系列以蜘蛛意象,反應母親聰明、耐心、靈巧形象的作品也在這個時期誕生,包含「Spider,1997」、「Maman,1999」與「Crouching Spider,2003」等,為她的藝術地位推向了另一層級,同時也替她爭得蜘蛛女(Spiderwoman)的封號。

蜘蛛系列不僅是Louise Bourgeois代表作,也讓她獲得蜘蛛女的封號。(左:「Maman,1999」、右:「Spider,2003」)

蜘蛛系列不僅是Louise Bourgeois代表作,也讓她獲得蜘蛛女的封號。(左:「Maman,1999」、右:「Spider,2003」)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