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農家變藝術村
Echigo Tsumari turned Farming into Arts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可見到日本當地和國際藝術家許多佳作,包括日本知名繪本作家田島征三利用廢棄小學所創作的「鉢&田島征三・繪本與木之實的美術館」。(攝影宮本武典 + 瀬野廣美)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可見到日本當地和國際藝術家許多佳作,包括日本知名繪本作家田島征三利用廢棄小學所創作的「鉢&田島征三・繪本與木之實的美術館」。(攝影宮本武典 + 瀬野廣美)

»»越來越多藝術活動開始往戶外跑,被認為是全世界最大型的國際戶外藝術祭典-「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 Tsumari Art Field),今年已邁入第五屆;這個以日本新潟縣南部的越後妻有地區為主的藝術祭典,從2000年開始,每三年舉辦一次,每次都會邀請上百位來自世界各國的藝術家長住當地,進行藝術創作。今年橫跨了十日町(Tokamachi-)、川西(Kawanishi)、松代(Matsudai)等6個地區,面積超過760平方公里,作品數量也高達360多件。一年比一年辦得要國際化,也一年比一年吸引更多人前來參觀。

藝術家行武治美(Harumi Yukutake)的「再構築」以鏡子作為外牆壁面,投射出周遭田園風情,透過虛與實、光與影、靜與動等的對比,映照出一幅動人的模樣。(攝影倉谷拓朴)

藝術家行武治美(Harumi Yukutake)的「再構築」以鏡子作為外牆壁面,投射出周遭田園風情,透過虛與實、光與影、靜與動等的對比,映照出一幅動人的模樣。(攝影倉谷拓朴)

其實,「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最早只是希望以藝術的力量,來振興已經衰頹的農村。因為川端康成筆下《雪國》的越後地區,雖然是日本軍神上杉謙信的故鄉,但卻因為氣候嚴苛半年以上被雪覆蓋,大量農村人口外流造成衰頹。

而已經邁入第五屆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由於辦得十分成功,不僅把人潮重新帶回農村,更將藝術作品真正融入生活之中,讓這個鄉下地區得以翻身,近來也變成最大的戶外藝術祭典。這些深入鄉里,以大地為舞台的藝術作品,不但讓藝術走出藝術館,更成為深耕土地的象徵。今年除了不少大型創作之外,還有一些歷年來保存下來值得欣賞的作品。

日本藝術家關根哲男的「穿著紅色丁字褲歸來的少年」(Boys with Red Lion Cloths Returned),以40個不同表情的木雕少年,象徵以前少年們在涉海川游泳後,曬得渾身紅通通的健康模樣,用最有朝氣的姿態,迎接遊客到來。(攝影宮本武典 + 瀬野廣美)

日本藝術家關根哲男的「穿著紅色丁字褲歸來的少年」(Boys with Red Lion Cloths Returned),以40個不同表情的木雕少年,象徵以前少年們在涉海川游泳後,曬得渾身紅通通的健康模樣,用最有朝氣的姿態,迎接遊客到來。(攝影宮本武典 + 瀬野廣美)

今年必看的重頭戲之一,是由日本建築大師原廣司(Hiroshi Hara)所設計,結合當代藝術展覽、溫泉、咖啡廳、特產專賣店等的綜合文化設施的里山當代美術館,可以說是整個「大地的藝術祭之里」對外窗口,就在十日町(Tokamachi station)車站附近。此外,澳洲之家(Australia House)則是重建的作品,曾在長野(Nagano)大地震時倒塌,因此這回帶有復興的味道。由從競圖中獲勝的澳洲Andrew Burns Architect所設計,內部展示了Brook Andrew的作品。而藝術季裡的東亞藝術村計劃則以蔡國強所設立的龍當代美術館為中心,作為一連串藝術交流的空間,美術館則是把福建省德化的登窯移植而成。

原廣司的「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攝影安齋重男)

原廣司的「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攝影安齋重男)

日本火車鐵道向來也是旅遊重點,受到在地和國外人士推崇,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自然也不會放過,因此JR飯山線藝術計劃即是透過JR飯山線來振興當地,希望火車不只是交通功具,更可作為交流使用。而舉辦多年的大地藝術季,也收藏不少經典作品,像是日本國寶級大師草間彌生2003年留下來的作品「綻放的妻有」,則是挺立於野外草地上的巨型花朵。如此耀眼吸睛,從松代車站一出來即可看見,她最著名的圓點點,自然也沒缺席。

草間彌生「綻放的妻有」。(攝影中村脩)

草間彌生「綻放的妻有」。(攝影中村脩)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