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曼哈頓高架公園 建築設計精華一把抓
High Line Park and Its Architecture Essence


還未到23街前,高架公園的一側就可先看到建築師Frank Gehry所設計的IAC紐約總部大樓。

還未到23街前,高架公園的一側就可先看到建築師Frank Gehry所設計的IAC紐約總部大樓。

»»東倫敦經歷了奧運國際賽事與建設的大舉建造洗禮下,隨之成為新興區域,然而,無獨有偶,海的另一端—大蘋果紐約,同樣也因為一座位於曼哈頓西區的高架公園(High Line Park),從原本邊緣化的城郊,搖身成為集設計與建築精彩之作的新據點。

高架公園所在位置原本是紐約的第十大道高架鐵路,從1934年興建誕生之後,從南邊的肉品包裝區 (Meatpacking District),直到北邊的雀兒喜區(Chelsea),主要用來方便讓運輸貨品的貨櫃可以直接進入廠內的食品處理公司及倉庫區域,減少對於市內交通的干擾, 更因為鄰近哈德森河,這兒很自然的成為了轉運外地食品物資進入曼哈頓市中心的忙碌通道。

肉品包裝廣場從原本的食品加工業廠房搖身一變成為集合設計與創意,全方位食衣住行品牌的集合場。

肉品包裝廣場從原本的食品加工業廠房搖身一變成為集合設計與創意,全方位食衣住行品牌的集合場。

然而隨著50年代後期,美國運輸貨物的交通工具由鐵路轉為公路,卡車貨運業逐漸取代鐵路運輸,慢慢也讓曼哈頓這條曾經繁忙的運貨高架鐵路隨之蒙塵,1960年最南端的一段鐵路首先被拆除,直到1980年全線停運,高架鐵路自此告終,整整荒廢了30多年,一直等到2006年,在高線之友(Friends of High Line)及彭博市長的大力奔走下,才得以保存現址,同時就地整建成公園。High Line Park自2009年陸續完工、且開放部分路段以來,帶給紐約市民新俯視城市角度,更是聚集設計跟建築焦點的軸線。

高架公園上的公共躺椅(左)讓好天氣裡的紐約客,不管大朋友小朋友都可以玩得很開心。而2012年春天起,更在公園棧道側邊擺放創意鳥籠(右),提供城市裡的小鳥也能跟人一起棲息共享的場所。

高架公園上的公共躺椅(左)讓好天氣裡的紐約客,不管大朋友小朋友都可以玩得很開心。而2012年春天起,更在公園棧道側邊擺放創意鳥籠(右),提供城市裡的小鳥也能跟人一起棲息共享的場所。

若要感受高架公園有多迷人,建議可以從昔日同樣是鐵道起點的肉品包裝廣場(Meatpacking District)當作起點;從前的肉品加工廠區,如今已經是十足聚集新興品牌的複合商場,在裡頭不定時的市集或者當地自創品牌的小聚會場,都會是旅行中不期而遇的小驚喜,當然,進到商場之前,一樓複合品牌anthropologie隨著主題節慶變換的櫥窗則更是讓我流連。

肉品包裝廣場內更闢出一個區域用圖文看版記載著雀兒喜一帶的歷史演進。

肉品包裝廣場內更闢出一個區域用圖文看版記載著雀兒喜一帶的歷史演進。

從肉品包裝廣場位於西15街的後門步出,即可看到開展在頭頂上的高架公園。鋼材的結構感像是與周邊廠房感協調對應。順著階梯向上,整座自此,北到34街的空橋公園就這樣與地面層托開,經過雀兒喜西區(West Chelsea)、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最後接到西區鐵道廣場 (West Side Rail Yards) ,任你來回走個2、3公里,直到鐵腿為止。

從肉品包裝廣場的後門,靠近西15街附近就可以找到樓梯爬升到空中花園的棧道上。

從肉品包裝廣場的後門,靠近西15街附近就可以找到樓梯爬升到空中花園的棧道上。

因為高架公園原本只是用來載運貨物的高架鐵路,所以當改建這兒成為公園之際,空橋上的躺椅就被巧妙架設在保留下來的鐵道軌道上,讓人可以順著來回拖動著,也更不會忘記這兒的歷史。除此之外,位於17街與第10大道接錯點,有座階梯式的座次空間,坐在哪兒向窗景看出去,簡直就會有那麼一瞬間像是在看真實上演在街景上的電影畫面一樣。

走到位於17街與第10大道接錯點,有座階梯式的座次空間,坐在這兒看街景,簡直有種正在觀看電影畫面的錯覺。

走到位於17街與第10大道接錯點,有座階梯式的座次空間,坐在這兒看街景,簡直有種正在觀看電影畫面的錯覺。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