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女Tilda Lindstam 動如脫兔靜若處子
Beauty Icon: Tilda Lindstam


Tilda Lindstam為〈Interview〉雜誌拍攝2013年3月號單元。

Tilda Lindstam為〈Interview〉雜誌拍攝2013年3月號單元。

»»2013秋冬發表過後,誰是模特兒的New Face?自紐約時裝周結束,即有人開始計算誰走最多場秀,來自瑞典的Tilda Lindstam榮登榜首,隨後的倫敦、米蘭與巴黎時裝亦陸續浮現Tilda Lindstam身影,媒體開始注意這位小姑娘,開始追問她是否喜歡時尚、是否有慣用的保養或彩妝祕訣,好提供時下年輕女孩借鏡,接踵而來的好奇與鎂光燈將20出頭的Tilda Lindstam捧上舞台,而她從去年登上2013春夏時裝周,即綻放異人光彩,今年是Tilda Lindstam準備豐收的重要關鍵。

2013春夏Christopher Kane後台意外捕捉到Tilda Lindstam疑似打哈欠側拍照,再怎麼鐵打的身體也禁不起連連趕場走秀的操勞。

2013春夏Christopher Kane後台意外捕捉到Tilda Lindstam疑似打哈欠側拍照,再怎麼鐵打的身體也禁不起連連趕場走秀的操勞。

「以前我不懂時尚,現在我了解更多。」Tilda Lindstam直截坦蕩道出她對時尚的詮釋。尚未踏入伸展台前,Tilda Lindstam與時尚的關聯,最多只有母親為她處理每日上學穿著,直到她能自行決定時,結果她本人還是選擇打扮的像男孩一樣,壓根對時尚、對時髦相當無感。就連小學志向或夢想未來想當誰,太空人、飛行員,極為男性色彩的角色,全是她口袋名單。如果不是IMG偶然地在學校發現這顆璞玉,或許Tilda Lindstam就這麼往飛行員之路前進。

今年是Tilda Lindstam豐收年,拍攝不少品牌春夏廣告,圖為Chloe 2013春夏廣告。(左起 Nadja Bender、Tilda Lindstram、Caroline Brash Nielsen與Rosie Tapner)

今年是Tilda Lindstam豐收年,拍攝不少品牌春夏廣告,圖為Chloe 2013春夏廣告。(左起 Nadja Bender、Tilda Lindstram、Caroline Brash Nielsen與Rosie Tapner)

11歲與IMG簽下合同,直到20歲才真正躍上檯面,中間歷經超過8年的磨練與等待,如果沒有耐心毅力,Tilda Lindstam極有可能與眾多模特兒般被埋沒,畢竟模特兒新起之秀如過江之鯽,沒有一定自制力,很容易沉淪,久了便消失蹤跡。2008年夏天是Tilda Lindstam的轉戾點,遠離家鄉來到紐約,憑藉的是一份勇氣還有先前在瑞典微薄的工作經驗,與時下移往大蘋果追夢的年輕人無異,和來自丹麥的模特兒Amanda Norgaard共同擠在小蝸居裡,Tilda Lindstam說房子有個鮮豔色彩的廚房,但空間狹窄到連她的行李箱都很難打開,半似嘲諷玩笑的語句看得出人在異鄉打拼總有些無奈之外,也學會自得其樂。

8年時間的磨練與等待讓Tilda Lindstam有能力可獨當一面。

8年時間的磨練與等待讓Tilda Lindstam有能力可獨當一面。

慢慢地,Tilda Lindstam開始有時裝秀作品問世;2010春夏僅有一場Gant,簡直毫無士氣可言,但2010秋冬登台次數明顯增加,3.1 Phillip Lim、J Mendel、Jenny Packham等紐約品牌走秀邀約接踵而來,每個季度發表場數也漸漸變多,由紐約漸將重心移往米蘭、巴黎。去年9月2013春夏總算讓Tilda Lindstam撥雲見日,累計68場秀,瞬間躍升當季Top 10備受矚目新面孔,打開知名度,所展演的品牌層次也明顯升級,Bottega Veneta、Balenciaga 、Dries Van Noten、DKNY、 Giambattista Valli、Alexander Wang等,緊接著2013秋冬,紐約時裝周以至少超過29場拔得頭籌,擔任Victoria Beckhem、Suno開場,同時為Tommy Hilfiger壓軸走秀,除此,Marc Jacobs、Michael Kors、Jason Wu、Rag & Bone、Rodarte、Salvatore Ferragamo、Lanvin、Prada、Dior、Givenchy、Valentino各大品牌紛紛找上Tilda Lindstam,2013秋冬發表可說是Tilda Lindstam成績最優秀的季度。

左起Lanvin 2013秋冬、Prada 2013秋冬與Dior 2013秋冬系列。

左起Lanvin 2013秋冬、Prada 2013秋冬與Dior 2013秋冬系列。

不過瞬間應付時裝周龐大工作量,倒是見到Tilda Lindstam不為人知的一面。還在紐約時,Tilda Lindstam認為還有像人活著的感覺,但現在要在時裝周短短時間內飛往其他國際時尚大城,有如行屍走肉不停趕場,那「正常生活」好像被迫按下暫停鍵,等整季發表結束後,才又稍微回歸正軌。這是模特兒工作的無奈,Tilda Lindstam認清也欣然接招,同時以自己工作為榮之外,也學會對相關時尚產業的工作者心生敬佩。

Tilda Lindstam感嘆時裝周忙碌之餘,內心似乎更渴望平凡的寧靜生活。

Tilda Lindstam感嘆時裝周忙碌之餘,內心似乎更渴望平凡的寧靜生活。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