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美好年代 設計師也瘋狂
Unforgettable Belle Époque in Designers’ Minds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女裝,講究穠纖合度的體態,圖為正於Dior先生故居展演的經典服裝展作品。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女裝,講究穠纖合度的體態,圖為正於Dior先生故居展演的經典服裝展作品。

»»常掛在嘴邊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在歐洲歷史佔有一定地位,亦如字面顯示意涵,笙歌夜舞的生活景象,引人心生嚮往,不僅常被文字工作者挪來引用,電影名著少不了與之靠攏,更何況是時尚設計。在那19世紀末到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光輝歲月,創造了如莫內、雷諾瓦等名家畫作,高級訂製服時尚屋(fashion house)林立,有了時裝設計師頭銜產生,別於「裁縫」那充滿社會地位的名詞別號,Paul Poiret就是當下代表設計師人物。Christian Dior知名New Look繆思靈感也來自美好年代的想像,輾轉影響後來的時尚史,遑論其他細作對美好年代的憧憬,在每個季度風韻猶存。

19世紀末的女性衣著,彷彿快要折斷的細腰是當時強調特色,馬甲徹底束縛女性,即便騎單車,也得忍受此等不便。

19世紀末的女性衣著,彷彿快要折斷的細腰是當時強調特色,馬甲徹底束縛女性,即便騎單車,也得忍受此等不便。

Belle Époque,一詞由來是後人對1895年到1914年間法國、比利時地區歷史的慣稱,形容當代經濟、文化薈萃繁華的年代,紙醉金迷、奢華意象瀰漫整個歐陸生活圈,各行各業人車鼎沸,而高級時裝更為服務上流社會,詢問度隨之攀升,連帶促使時裝演進在這段期間極為活絡。不過也有歷史學者認為美好年代是從1901年為始,也有將時間點往前推溯,自1871年普法戰爭開始起算,並與美英同期重疊文化做一比較;19世紀末美國結束內戰,經濟崛起,被稱作鍍金時代(Gilded Age,1878-1889),大西洋岸的英國則處於維多利亞末期和愛德華時代,處三方鼎立的文化景象,但讓三方文化之所以夠格相互較勁,可歸於第二波工業革命排山倒海於世界各地發酵,包含英國、法國、德國等國在內都受到莫大助益,尤其19世紀末的科技運用帶來新的商品、新的生產方式,中產階級成了經濟起飛焦點,攀升的經濟奇蹟奠立了藝術、文化甚至時尚設計工業最重要的金援命脈。其中的新藝術運動即是同時期產物,由英國藝術家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率先領頭,於各地開花,甚至成為日後設計重要靈感來源,影響頗鉅。

Franz Xaver Winterhalter 的1885年油畫作品「The Empress Eugénie Surrounded by her Ladies in Waiting」。

Franz Xaver Winterhalter 的1885年油畫作品「The Empress Eugénie Surrounded by her Ladies in Waiting」。

讓經濟甦醒壯大,世界博覽會堪稱推手,1851年首由英國推動第一屆,當時有萬國博覽會支撐,目的在於各國工業科技交流,同時宣揚主辦國的強大勢力,間接促進貿易發展,也因為成果豐碩,改由各國際城市爭相輪流舉辦。與美好年代時間重疊、堪稱是法國歷史演進重要關鍵的,則是1889年在巴黎舉辦世界博覽會,期間艾菲爾鐵塔落成、慶祝法國革命百紀念,順勢拉抬法國經濟勢力,在那時無論是北非擴張版圖或內地工業發展蓬勃,法國在出口方面有不少斬獲。然而和時裝有關,可以溯及同時代歌舞劇、芭蕾舞演出備受上流青睞,好比是紅磨坊劇場是當下人氣聲光場所。所謂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演出演員為了吸引富商注意,需要更為華麗的服飾;參與娛樂盛會的上流名媛富紳,需要高檔服飾配件,許多為上層階級服務的時裝設計工坊也隨之誕生。

當時雜誌將女性穿著華貴的style盡顯於畫冊,左為1883年的Harpers Bazaar,右為1894年的Journal Le Printemps。

當時雜誌將女性穿著華貴的style盡顯於畫冊,左為1883年的Harpers Bazaar,右為1894年的Journal Le Printemps。

這時間有不少設計師紛冒出頭,具代表性也堪稱是奠定以個人名義設置時裝設計工坊的,首推Charles Frederick Worth,他還首創如現今的時裝發表,真人演繹;英國人的Charles Frederick Worth,13歲就在倫敦的紡織公司當學徒,花了整整7年摸透布料特性,因為喜歡女裝,隻身前往巴黎圓夢,又花了13年時間在布行的時裝屋學剪裁,1858年和好友兼同行成立Worth Couture,開始璀燦花俏的女裝設計。

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女裝秉持著S型線條,強調女人腰線。

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女裝秉持著S型線條,強調女人腰線。

Charles Frederick Worth所形塑的線條是典型的19世紀末女人輪廓,束腰裙撐樣樣來,標準S型、A型曲線,腰要纖細臀部要俏,愈繁複華麗的織料,愈複雜的垂綴修飾,愈受歡迎,簡直將過去宮裝風搬上檯面,甚至保留宮廷貴族最愛的搖曳裙襬。Charles Frederick Worth為了突顯奢華炫耀感,試圖以層疊布料的蓬度取代傳統撐裙箍架,受到無數上流女性愛戴,紛穿著出席各個公開場合,不過最愛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卻是那群舞台劇演員,包含Eleonora Duse,Sarah Bernhardt,不管是舞台演出戲服,或現身晚會公開活動,皆極盡華麗搶眼,對於布料用多高檔就多高檔,引起的不僅是媒體,連上流貴婦都想模仿。而這只是美好年代的前端,接續其後的Paul Poiret(1879-1944)又帶來另一高潮起伏。

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設計迷戀馬甲胸衣與裙撐,如右圖顯示女裝裙襬,儘管拿掉箍架,反改用大量皺褶重疊的布料代替,即便時光愈趨近1900年代,少了皺褶累贅,還是可看出對纖腰翹臀的極端訴求。

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設計迷戀馬甲胸衣與裙撐,如右圖顯示女裝裙襬,儘管拿掉箍架,反改用大量皺褶重疊的布料代替,即便時光愈趨近1900年代,少了皺褶累贅,還是可看出對纖腰翹臀的極端訴求。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