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時尚 風生水起
The Rise of Africa


對20世紀初藝術家影響極深的非洲面具。

對20世紀初藝術家影響極深的非洲面具。

»»在20世紀初現曙光的巴黎,藝術家們不斷找尋古希臘以降,古典美感的替代品。當時除了日本浮世繪與卷軸畫之外,對現在藝術影響最深的,當屬一批從非洲來的藝術品。自1887年,巴黎人類學博物館(Musée d’Ethnographie du Trocadéro)建立以來,就不斷展出異國文物,而其中的一批非洲部落的面具,將人臉特徵簡化到了極致的作品所散發出的視覺衝擊與質樸美感,更對當時精緻文化已發展到極致的巴黎文藝界產生的極大的影響。

畢卡索1907年的畫作「亞維儂的少女」。

畢卡索1907年的畫作「亞維儂的少女」。

當時曾前往觀展的畢卡索日後回憶道:「當我去到人類學博物館的時候,那一帶的環境很糟,但我卻流連忘返,那些面具和有史以來的任何雕像都不同,他們似乎…有魔法般的力量。」在畢卡索的名畫作,也是他的第一幅立體主義試作「亞維儂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中,人物的面孔就經常被藝術史學家拿來與這些面具做出比較;爾後風格漸臻成熟的畢卡索,作品中的非洲影子卻未有稍減,除了立體主義畫作中象徵性的線條之外,也能在其他素材的作品中看到,如1942年用腳踏車的座墊和把手創作的雕塑「Bulls Head」中,雖然融合了達達主義的「現成物」概念,牛頭般的輪廓所帶來的視覺張力,仍散發著非洲野性的力量。

畢卡索1942年的雕塑/現成物「Bulls Head」。

畢卡索1942年的雕塑/現成物「Bulls Head」。

而與畢卡索亦敵亦友的馬諦斯,同樣深受非洲藝術的影響,甚至有藝術史學家認為,畢卡索第一次接觸到非洲藝術,很可能是在馬諦斯家中。世代經營紡織業的馬諦斯,家中祖傳的非洲編織物很早就激起了他的興趣,也使他開始收藏大量非洲的藝術品。在他1905年為妻子所作的畫像中,使用色塊切割面部線條的做法,在當時的藝術界掀起軒然大波,這幅畫也因為鼻子部分大片的綠色線條而得到了「Green Stripe」的暱稱。同屬野獸派的André Derain也受到類似的啟發,催生了他一系列他在1906年使用奇詭色彩創作的一系列風景畫。  

André Derain 1906年的畫作「Charing Cross Bridge」。

André Derain 1906年的畫作「Charing Cross Bridge」。

從藝術音樂到服裝 歐洲掀起非洲熱
20世紀初的藝術運動中的另一支,德國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則從非洲藝術中發掘了與法國人截然不同的面向。藝術家聯盟「Die Brücke」(德文「橋」的意思)的創始者Ernst Ludwig Kirchner,在巴黎展出時,很有可能也在人類學博物館接觸到了非洲藝術;而1910年在德勒斯登參觀了高更的畫展後,他更開始了對於非洲藝術的狂熱,雖然高更當年是在大溪地而不是非洲創作,但兩地不經矯飾的表現方式,在當年歐洲人的眼中是極為相近的。在隔年「Die Brücke」轉戰柏林之後,Kirchner所繪的靜物中就開始大量出現非洲的工藝品;在Kirchner最著名的一系列描繪柏林街景的作品中,非洲面具上的幾何圖形,更被他轉化成行人臉部尖刻的線條,表現出戰間期的大都會中,社會潛藏的不安與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同屬「Die Brücke」的畫家Emil Nolde,更在作品面具(Masks)中,對當年展覽的非洲面具做出了生動的描繪。在他融合表現主義強烈情緒的詮釋下,搭配衝突色調,將非洲大陸的原始悸動表現到極致。

Kirchner的畫作中,使用簡化的尖銳線條表現社會的扭曲。

Kirchner的畫作中,使用簡化的尖銳線條表現社會的扭曲。

世紀初的巴黎不只藝術界,似乎無處不瀰漫著一股非洲熱,由蒙馬特哈林爵士樂團,結合黑人音樂與印象派音樂所形成的早期爵士樂,在巴黎形成了一股風潮;而由美國名伶Josephine Baker所帶來的「非洲風味」脫衣舞表演,更憑著異國的神祕結合色情所產生的微妙趣味,征服了全巴黎的觀眾,使她成為1920年代的Style Icon之一。但也不是所有的「非洲風味」表演者都這樣名利雙收,在所謂「怪胎秀」(Freak Show)橫行的當年,有不少非洲人慘遭關在籠中供人參觀的下場,往往就這麼客死異鄉,此一現象直到1950年代以後始見緩解。

Josephine Baker的異國風味表演擄獲了當時的巴黎觀眾。

Josephine Baker的異國風味表演擄獲了當時的巴黎觀眾。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