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靡千年 希臘時髦依舊
Grecian but not Ancient Greek


繪在希臘陶罐的神話仍影響當代工藝設計。

繪在希臘陶罐的神話仍影響當代工藝設計。

»»歐洲大陸如此多國家,各年代各有其強權,但若要追溯哪個國家或朝代的影響力可以囊括整個歐洲歷史,也許只有一個答案:古希臘。睽違八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在今春又與法國羅浮宮等博物館合作,推出「西方神話與傳說-羅浮宮珍藏展」,透過百來件的雕塑、畫作、陶器等作品共同敘述希臘神話故事。但事實上,這些作品並非都出自於古希臘,畫面上生動的神話故事大多是羅馬帝國作家奧維德(Ovid)所編纂,甚至許多重要的展出作品是兩千年後的新古典畫家所詮釋的希臘。這古希臘風情是透過作家、藝術家、哲學家、政治家的筆所共同形塑打造,甚至也可在歷代裁縫師的裁布輪廓與布料垂墜中,發現古希臘影子。透過這些設計師的手藝與再詮釋,這古老城邦的時尚魅力仍風靡今日。

羅浮宮的勝利女神像仍讓現代人著迷。

羅浮宮的勝利女神像仍讓現代人著迷。

帝政線條開啟新古典主義時尚風
純正的古希臘大概只能從雅典的巴特嫩神殿與雕塑中略窺一二,從神像中飄逸律動的布料中想像當年的自然風格。但後世對於那充滿辯論的廣場總是寄與厚望,企盼從隻字片段的文史哲學中找尋永恆的規律,尤其是對「美」的詮釋。當代符號學大師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在其「美的歷史」中指出希臘文化中:「美本身並無獨立地位。在頌歌中,美是宇宙的和諧;在詩中,美是使人歡愉的魅力;在雕刻,美是作品元素恰當的配置與平衡;在修辭裡,美是音律節奏;雕塑中,美是一種理想的尋求。」這種對理想的追尋,貫穿了十四世紀的文藝復興到十八世紀中葉新古典主義的藝術表現,而後者又透過當時的考古學得到更真實的古希臘範本得以模仿,在文學藝術的表現形式上更加追求秩序與簡潔。

這股對於希臘理想的追求也反應在時代服裝中,尤其在法國大革命後的新時代,人們為了與前代奢華貴族的洛可可浮誇風格切割,也借用古希臘自然垂墜的風格作改良,史稱「帝政服裝」(Empire fashion, 1795-1820)。當時流行的女性服裝就如同新古典主義大師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的名畫裡的「露卡米埃夫人」,穿著淺色高腰的長洋裝,以輕薄細緻的布料細摺襯托出女性無造作的自然風情。

大衛畫筆下的露卡米埃夫人即是穿著受希臘風格影響的帝政服裝。

大衛畫筆下的露卡米埃夫人即是穿著受希臘風格影響的帝政服裝。

20世紀初的希臘時尚美學繼承者Madeleine Vionnet
這股清新自然的美學也在上世紀被兩位女性服裝設計師繼承,Madeleine Vionnet(1876-1975)與Madame Grès(1903-1993)。兩位作品並非完全照抄古典服飾,而是透過新的剪裁技術與各自的美學體悟,重新打造屬於20世紀的新希臘女神。

Vionnet夫人被稱為「裁縫界的建築師」,透過其獨創的立體斜裁(bias-cut)的手法使布料能更貼合身體,並使布面產生細緻的光澤與多樣化的垂墜感。她出生在法國的小鎮Chilleurs-aux-Bois,曾在世紀之交的服裝設計師Jacques Doucet手下工作,後來在1912年成立自己的服裝工作室,並在1920年代大放異彩,與同時代的Coco Chanel與超現實服裝藝術家Elsa Schiaparelli齊名。她認為:「時尚中有種膚淺、反覆無常,那種隨季節與隨心所欲的突發奇想;這一切都違反我的美感認知。」而這追求永恆理想的美學,正呼應了古希臘的和諧之美,而她也鼓吹其女性客人不穿著緊身內衣,讓布料自然貼合軀體,行走間更具有女神般自信的神采。

1920年代Madeleine Vionnet所設計的新希臘風服飾。

1920年代Madeleine Vionnet所設計的新希臘風服飾。

後世很多設計師都受到Vionnet夫人啟發。John Galliano盛讚:「20世紀的設計師當中,Vionnet是影響我最深的一位。」並在其禮服系列中大量使用斜裁的技巧。Yohji Yamamoto則謙卑的敘述:「Vionnet是剪裁的實驗家,我只是追隨她的影子。」而對服裝構成有獨特見解的Issey Miyake也曾提到:「Vionnet是最好的一位設計師,當我在創造服裝時,她是我重要的啟發者。」

John Galliano的禮服設計裡大量使用斜裁技巧 (左圖為2007年John Galliano同名品牌秋冬系列,右圖為同品牌2010年之作。)

John Galliano的禮服設計裡大量使用斜裁技巧 (左圖為2007年John Galliano同名品牌秋冬系列,右圖為同品牌2010年之作。)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