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世駭俗帽飾 渾身解數較勁
Crazy Hats as Celebrities’ Social Tools


伸展台前的帽飾創作可能都沒英倫雅士谷馬賽會上觀眾帽飾精彩,各個使出渾身解數拚版面。

伸展台前的帽飾創作可能都沒英倫雅士谷馬賽會上觀眾帽飾精彩,各個使出渾身解數拚版面。

»»無意間在維基百科搜尋到「社交季節」(The Social Season)一詞,指著每年聖誕節到6月末是英國上流社會菁英社交的重要時間,貴族名流趁機彼此交流,攀親富貴順便推銷自己,因此像是皇家雅士谷賽馬盛會(Royal Ascot)、雀兒喜花藝展、溫布頓網球賽等,成了社交重要場合,部分活動更演變成重要的傳統習俗。想在這類公眾環境一鳴驚人,沒有高人一等的身高,至少要有亮點的造型表現,特殊設計外加驚世成分的帽飾,成了紳士名媛表現自己的最佳社交武器。也因此,6月才剛落幕的雅士谷賽馬大會,與會名流戴著五顏六色帽飾穿梭其間,形成場外新嬌點,比會內賽馬盛事更具吸引力。

爭奇鬥艷的帽飾,有如活動盆栽,不時現身在雅士谷賽馬盛會。

爭奇鬥艷的帽飾,有如活動盆栽,不時現身在雅士谷賽馬盛會。

帽飾成為馬賽盛會焦點,除了大會規定要求出席觀眾須禮貌性配戴帽飾外,在大賽成立的歷史軌跡裡,其來有自的原由增添不少戲劇演出。雅士谷賽馬興始於18世紀初,推手則是大不列顛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1665-1714),1711年因為一次心血來潮,從她居住的溫莎城堡出發,抵達不遠處的雅士谷(Ascot),作為賽事里程,而那裏正好是王室飼養照育獵犬的地方,令喜歡賽馬、打獵等戶外運動的安妮女王,認為該地相當適合舉辦馬術競賽。於是乎,每年6月正值皇家會議期間,同時在當地舉辦馬賽盛會,讓雅士谷馬賽形同皇家貴族運動,而賽事名稱除了以安妮女王命名之外(Queen Anne Stakes),隨大不列顛帝國歷史流轉,史上幾位王室成員名字,亦被挪作馬賽頭銜。

因安妮女王喜愛馬術打獵,進而推廣創設了雅士谷賽馬盛事。

因安妮女王喜愛馬術打獵,進而推廣創設了雅士谷賽馬盛事。

像是愛德華七世(Edward VII)、喬治五世(George V)、瑪莉王后(Queen Mary)與亞歷山德拉王后(Queen Alexandra),都陸續被使用為馬賽名稱,不過當時這些賽事都限定王公貴族參加,畢竟是皇族會議期間的娛樂項目,1807年左右,喬治三世國王與夏洛特王后在馬賽舉辦到第三天時,定為Ladies Day,要求所有當日出席的女性,必須穿她覺得最有品味的時裝與帽飾,同來爭奇鬥艷。這項約定成俗的習慣就這麼到喬治四世,在1825年時遂將馬賽視作社交季節中,重要的交流活動之一。

由John Nost Sartorious於1751年畫下的雅士谷賽馬盛事。

由John Nost Sartorious於1751年畫下的雅士谷賽馬盛事。

既然名訂成年度社交盛會,參加的貴族名流時裝自然被要求dress code,女性被要求著正式日裝,不得穿袒胸露手臂的衣物,且一定得配戴帽飾,男士們也比照辦理。這期間正好是芳齡已屆適婚的女性們自我推銷的好時機,因此在衣著品味也是彼此相互較勁,久而久之,成為傳統,形成現下賽馬大會,入席觀眾跟著妖嬌打扮、以帽取人的另類時尚畫面。不過題外話,說到愛誇張頭飾打扮,不免讓人想到能與英國眾宮廷成員媲美者,非法國的瑪麗安東尼王后莫屬,她喜愛笙歌華宴,極盡能事妝點自己,在她頭上插入船隻、堆高的水果、珍珠蝴蝶結,頭飾之沉重,一點都不擔心會落枕。

英國對帽飾文化向來注重,但歐陸的法國瑪麗王后誇張頭飾,可足以匹敵。

英國對帽飾文化向來注重,但歐陸的法國瑪麗王后誇張頭飾,可足以匹敵。

話雖如此,帽飾在英國皇家傳統文化可是佔有一席之地,特別是在愛德華七世時期,堪稱是女帽的黃金年代,當時帽子頭飾的花紋愈來愈多樣,講究精緻造型,什麼都能拿來當頭飾使用,花、鳥、蝴蝶緞帶、羽毛甚至水果等奇珍元素,五花八門,形成富豪貴族間用來炫富的社交武器。直到現在,王室出席各種大小公開場合,也絕少不了帽飾陪襯,進而曾引發時尚評論家Hilary Alexander提到帽子戴的愈大頂愈華麗,愈顯隆重。

與其說是瑰麗帽飾,倒不如看成人形花籃。

與其說是瑰麗帽飾,倒不如看成人形花籃。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