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跨性別模特先驅 開創今日性別多樣性
Models Who Mould 20th Century Sexual Diversity


Andreja Pejic成為國際知名的變性模特兒。

Andreja Pejic成為國際知名的變性模特兒。

»»由於性別意識抬頭,時尚圈的男女界線越來越模糊,讓Andreja Pejic、Lea T.等備受主流追捧的跨性別模特兒誕生,還激勵了許多後起之秀。不過,這類議題可不是莫名其妙的被大家所接受。透過LGBT(含蓋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者)權威雜誌<Out>所列出的「10大最重要變性模特兒」名單中,除了印證越來越多跨性別模特兒於近來崛起的趨勢,我們還得以看見早在20世紀,就有許多前輩們站出來為自己的權利發聲,造就了現在時尚圈能以如此性別多樣化的姿態,展示於大眾眼前。

1944年出生於紐約長島的James Lawrence Slattery,可說是以變性身分跨足流行文化,躍身成為造型與時尚Icon的先驅。在性別多元知識仍舊狹隘的當時,James與同族群的許多人一樣,大多數時間都浪費在掩飾真實的自己。所幸其擁有一位支持自己的母親,讓James能滿足慾望,裝扮成其崇尚的好萊塢女星雍容華貴的樣貌,流連於同志夜店與舞廳,並取了為世人知曉的藝名「Candy Darling」。

Candy Darling裝扮效法好萊塢經典女演員形象。

Candy Darling裝扮效法好萊塢經典女演員形象。

1967年,Candy Darling首度與Andy Warhol相遇,這成為他人生的重大轉捩點。除了因此結識了當時知名的搖滾歌手,包含滾石樂團、絲絨樂團的成員們。還成為了Andy Warhol的繆思,拍攝許多以Candy Darling為主角的電影,包含「Flesh」、「Women in Revolt」等,奠定了Candy Darling在當時流行文化圈的身分地位。而美國搖滾樂手Lou Reed的歌曲「Walk on the Wild Side」中,就以歌詞記錄下了現身The Factory的超級巨星,其中不缺對Candy Darling的形容,說明了她從社會邊緣人,轉變成文化中心的事實。

Andy Warhol(中)是將Candy Darling(右)推向時尚Icon地位的最大功臣。

Andy Warhol(中)是將Candy Darling(右)推向時尚Icon地位的最大功臣。

另一位英國模特兒Caroline Tula Cossey,則以一頭波浪長髮的性感形象,在1970年代備受時尚圈重視。她不僅登上澳洲版<Vogue>、美版<Harper’s Bazaar>,以及在1981年登上<Playboy>,還成為007系列電影「最高機密」(For Your Eyes Only,1981)中的龐德女郎。就在模特兒事業如日中天時,八卦小報< News of the World >卻以斗大標題「龐德女郎曾是男的」,爆出Caroline Tula Cossey不欲人知的出身。

007系列電影「最高機密」電影海報。

007系列電影「最高機密」電影海報。

原來1954年出生,原名Barry Kenneth Cossey的他,患有罕見遺傳疾病柯林菲特氏症,讓他先天擁有女性性徵。17歲後,開始接受激素治療,自此以女性身分生活,並在1974年執行變性手術,正式化身Caroline Tula Cossey。而在背景被媒體曝光之後,她推出自傳<I Am a Woman>作為回應,並向歐洲委員會(European Rights Commission )提起訴訟,要求在其女性身分得到法律認可。雖然最後以失敗告終,但Caroline Tula Cossey卻勇敢地回歸模特兒工作,於1991年再次登上<Playboy>雜誌,並伴隨著別具含意的標題:「Tula的轉變」(The Transformation Of Tula),成為首位公開認可的變性時尚模特兒。

Caroline Tula Cossey成為首位公開認可的變性時尚模特兒。

Caroline Tula Cossey成為首位公開認可的變性時尚模特兒。

Octavia St. Laurent的出現,則是跨性別模特兒歷程中,跨向種族多樣性的指標性人物。1964年出生的他,自18歲開始出現在變裝舞廳,並成為這個社群中的知名人物。當紀錄紐約曼哈敦一群黑人與西班牙裔變性族群的影片「巴黎在燃燒」(Paris is Burning,1990)問世後,參與拍攝的Octavia St. Laurent的知名度,更是提高許多。

左:紀錄片「巴黎在燃燒」海報;右:Octavia St. Laurent現身紀錄片「巴黎在燃燒」。

左:紀錄片「巴黎在燃燒」海報;右:Octavia St. Laurent現身紀錄片「巴黎在燃燒」。

儘管Octavia St. Laurent最終沒能達成願望,走上名模之路,但她出席公開場合,不諱言自己身分的直率個;或是登上電視節目時,侃侃而談生活中面臨的困難,包含與異性戀男人交往的細節等等,卻激勵了許多變性族群,尤其是屬於弱勢的黑人,即使在她2009年因為愛滋病過世後,仍然持續著,不過正如<紐約時報>所寫的訃聞一樣:世界自那時起,又減了一分優雅。««

Octavia St. Laurent 2009年因愛滋病過世後。

Octavia St. Laurent 2009年因愛滋病過世後。

»»Out magazine listed out ten influential transgender models in the 20th century that aspired many successors to embrace their sexuality with courage and pride. It had led to a more LGBT-friendly environment in the fashion industry that appreciates different kinds of beauty. 

James Lawrence Slattery, born in 1944, later came out as Candy Darling who was a famous trans actress. Andy Warhol considered her as one of his muses. And many bands, like The Rolling Stones, and The Blue Velvet also produced works based on her stories. 

British model Caroline Tula Cossey entered the fashion industry in the 70s. she had been on several major magazine covers but the news revealed that she was actually a trans. Facing the storm, she admitted her history and went back to the modeling career again. Tula’s courage touched many people at that time.

Octavia St. Laurent on the other hand represented a more improving diversity. Her ethnicity expanded people’s understanding of sexuality and she was a role model for the fighting LGBT groups.  ««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