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米蘭家具設計展 科技與樸實天人交戰
2014 Milan Design Week Presented Inspirational Furniture


荷蘭設計師Hella Jongerius為Vitra推出的新色單椅。

荷蘭設計師Hella Jongerius為Vitra推出的新色單椅。

»»對時尚來說,一年至少有6次發表,不含其他特殊節慶或限定聯名,流行元素往往隔幾季循環回來,但設計界卻沒那麼頻繁,一年能有兩大新系列問世,已經該偷笑,畢竟要開模、量產得花貲許多時間與金錢,後者更追求一戰成名為經典,至多每隔一兩年推小改版。想知道最新設計潮流,每年這時候的米蘭設計展如同居家界的時尚聖經,索引著來年生活品味焦點,有時強調未來主義,有時講究環保回歸自然的純樸力道,有時奉行less is more或低調奢華,但範疇模式其實很固定。不過隨網路科技相形成熟,及客製趨勢影響,令設計面臨天平兩端科技與樸質生活的平衡取捨。

Hans J. Wegner經典椅換上Paul Smith條紋新裝,是米蘭展重頭戲。

Hans J. Wegner經典椅換上Paul Smith條紋新裝,是米蘭展重頭戲。

究竟居家設計有無潮流趨勢可言,若按照Philippe Starck為新家具品牌TOG設計的系列家具,可能賞了眾人一巴掌。因為Philippe Starck斬釘截鐵地說最好的潮流就是別限制太多,風格就是自由,使用者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愈能客製化讓消費者隨心所欲,才是設計王道。其實客製概念在居家界很盛行,但受限能玩的程度與售價,未能面面俱到,以致遊戲規則也挺礙手礙腳,況且壓低生產成本,大量模組化,才能創造更多利潤,令大廠傾心模組世界。Philippe Starck設計的TOG家具組,堪稱結合兩大優勢,而且還科技加持。消費者可下載app程式或上網選購,從椅具的顏色到材料,可自由選擇搭配,更重要的是客製價格往往較高,Philippe Starck透過模組大量生產方式降低成本,減少荷包支出,TOG特別指出選擇彈性是倍數成長,一開始雖僅有數十種選擇,接下來6個月內,選項會愈來愈多,未來連形狀與印花圖騰都能更客製化,消費者成設計師,品牌則變成生產製造端。

Philippe Starck為TOG設計的客製單椅,可下載app自行配色,且標榜價格公道。未來顏色和形狀選擇只會多,不會少。

Philippe Starck為TOG設計的客製單椅,可下載app自行配色,且標榜價格公道。未來顏色和形狀選擇只會多,不會少。

TOG將手機平版軟體與客製服務作結,反映科技帶來的居家生活可能,我們也能將最夯的3D話題導入今年米蘭設計大展,對工業設計而言,3D是再熟悉不過的技術,加以當紅仿生學,玩味更多可能。荷蘭雙人組Anke Bernotat 與Jan Jacob Borstlap打造的Bernotat & Co,曾將椅具套衣服概念把水果塑膠包套置入,形塑流行感重的新家具面貌,這回米蘭展發表系列Radiolaria仿物學燈具,輪廓靈感取自放線蟲,利用3D編織聚酯纖維布料當作燈罩素材,外表看起來與一般燈飾無異,也得插電裝燈泡,不過關閉室內燈源,在闇黑狀態下,這些Radiolaria燈飾因外層的3D織布發亮,就跟真的原生物沒兩樣。

 Bernotat & Co的Radiolaria仿生物燈飾,可在黑暗中自行發光。(轉載自Asteroids)

彩虹般療癒色彩在今年米蘭展可說是大出風頭,塑料大廠Kartell的繽紛主義,2014力推tableware餐盤家飾;Vitra推薦荷蘭設計師Hella Jongerius的休閒單椅,以拼接手法將椅背椅面切割成數塊色塊組合,特別挑選粉嫩春天色彩,徹底融化設計迷。名家飾織品大廠Kvadrat出手也挺具氣勢,找來22位當代設計師利用自家生產布料,變化各種居家設計,好比Richard Hutten的雲朵椅是用機器將Kvadrat織品一層層編織出條紋圖騰,另個設計師Werner Aisslinger則參考Joe Colombo在1969年發表的Tube chair(管狀椅),改良為六角蜂巢狀,有大有小,可任意組合成型。

丹麥家飾織品Kvadrat找來22位當代設計師以品牌布料打造各式創作。左為Richard Hutten的雲朵椅,右為Jonas Merian的扇子創意。

丹麥家飾織品Kvadrat找來22位當代設計師以品牌布料打造各式創作。左為Richard Hutten的雲朵椅,右為Jonas Merian的扇子創意。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