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列印開發成本高 售價昂貴反吃鱉
3D Printing’s Dilemma in Fashion


除了服裝,3D列印更大量被運用在眼鏡等等配件上。

除了服裝,3D列印更大量被運用在眼鏡等等配件上。

»»3D列印讓許多設計師的創意得以發揮,也擴及時尚之外的生活領域,連食物都能列印,甚至被認為是工業革命的第三波浪潮。因為快速、期望能降低製造成本等特點,受到大量推廣與使用;只是任何事情都有一體兩面,特別是對時尚圈而言,3D列印似乎並不如想像中的完美,尤其是在時裝設計,這種最貼近人體的感受性商品,成本高相對提高售價,影響消費者買單意願。

Iris van Herpen熱愛3D列印的程度,幾乎要變成代言人。

Iris van Herpen熱愛3D列印的程度,幾乎要變成代言人。

因為習慣用3D列印實現奇異幻想,荷蘭設計師Iris van Herpen可謂是3D列印的最佳代言人,每每推出新系列都讓人驚豔。像是立體如雕塑般的衣服架構,卻又能同時兼具流線飄逸的效果。3D列印克服傳統設計的兩難,但問題卻在於它並不完全適用於成衣製作。雖然在訂製服領域,3D技術讓服裝呈現特殊視覺效果,並節省人力與製作時間的成本;但首先第一個挑戰,這樣的服裝售價跟一般的訂製服不相上下,在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的情況下,也就失去最早希望3D列印節省成本的意義。

製作衣服前,必須經過精密的分析與規劃,然而3D列印的服裝成品,也沒有修改彈性,是最大缺點。

製作衣服前,必須經過精密的分析與規劃,然而3D列印的服裝成品,也沒有修改彈性,是最大缺點。

另一方面,根據穿衣者的身型,設定製作流程完成成品之後,3D列印的服飾並無法做任何修改,也就是當顧客發胖或是變瘦等等身形改變,這件衣服就等於無用兵之地。更別提除了明星走紅毯之外,還真想不出有讓這樣的服裝出現的場合。當然還是有成衣設計的3D運用,然而衣服在造型外,畢竟是一種仰賴人體感受的商品,當3D列印的成衣舒適度,不敵天然衣料時,消費者的接受度立刻就給這樣的成衣決定商場存活率。

像Iris van Herpen(左)和Noa Raviv(右)等人運用3D列印的設計,也因為特殊效果而距離消費者需求太遠。

像Iris van Herpen(左)和Noa Raviv(右)等人運用3D列印的設計,也因為特殊效果而距離消費者需求太遠。

因此這項從1980年就開始發展的技術,如今最常見還是運用在配件飾品上,像是設計師Kimberly Ovitz就與Shapeways合作,使用3D列印設計珠寶首飾,並運用在她2013秋冬紐約時裝周的系列發表上。其他像是女鞋品牌United Nude,就是專門使用3D列印技術設計鞋款的的品牌。由於在技術上有設計彈性,再加上創辦人 Rem D. Koolhaas的建築師背景,品牌總是邀請許多知名的建築師或工業設計師,包含Zaha Hadid、Ross Lovegrove和Michael Young等人,一同推出聯名鞋款。

Kimberly Ovitz從昆蟲身上取得靈感,以3D列印方式設計,於2013秋冬系列發表。

Kimberly Ovitz從昆蟲身上取得靈感,以3D列印方式設計,於2013秋冬系列發表。

然而儘管是較無季節性以及修改問題的鞋包配件,也同樣在3D列印的技術上遇到問題。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造價昂貴這件事,就United Nude的情況來說,平均一雙3D列印製造的鞋款,要價美金6千元。其中關係最密切的是背後研發單位所花費的時間成本,與技術克服的問題,並不是所有材料都可運用在3D列印技術,就算是鞋款,也必須找到適合的材料達到真正的實用訴求。目前最常被用在時尚設計的材料有橡膠、尼龍纖維和不銹鋼等等,為了克服每種材料在列印過程中的物理特性,消耗的研究成本非常可觀。

United Nude跟建築師聯名合作,推出3D鞋款,像是Ross Lovegrove(左)和Michael Young(右)。

United Nude跟建築師聯名合作,推出3D鞋款,像是Ross Lovegrove(左)和Michael Young(右)。

如何在技術面上,使材料和技術維持穩定,需要時間研究。因此United Nude等應用3D列印的品牌,也開始思考解構配件的方向,不再遵循過去一體成形的製造流程,如何與其他材料做結合,降低3D列印的成本價格,反而才是他們正在探索的方向。現在的3D列印產品,從服裝到配件無一不包,甚至時尚界更以3D為主題,在馬來西亞創辦了一個時尚周。可以發現除去成本考量,業界對於這項科技的發展,還是抱持樂觀期望。像是造型巧克力和槍械等精密用品,也都是3D列印的應用領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