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畢業季 尋找設計潛力股
Young and Promising Designers Show Their Final Works


接連中央聖馬丁學院(左與中)和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學院(右)發表畢業作,學生趁機嶄露頭角,覓得伯樂。

接連中央聖馬丁學院(左與中)和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學院(右)發表畢業作,學生趁機嶄露頭角,覓得伯樂。

»»當2015春夏男裝周正進行的如火如荼,6月這期間正好也是準備踏入職場的準設計師新鮮人,傾所學於畢業發表,等待伯樂出現,這是所有時尚學院學生必經的煎熬歷程,全都摩拳擦掌等待此時此刻。期望被老師肯定,期望能被媒體所關注,當然不少零售採購也趁機到場淘寶挖掘待發光的璞玉。紐約Parsons、FIT與倫敦中央聖馬丁皆已陸續發表畢業創作,誰是下一個新星,請拭目以待。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所有唸時尚設計學子不知把多少夜晚當白天用,傾精神也傾積蓄,就為最後「梭哈」,求得一次精彩驚艷四方。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的畢業生早在5月底進行時裝擂台賽,贏家還可拿到L’oreal贊助獎金,今年畢業慶典較特別,為向剛過世不久的老師Louise Wilson致敬,感謝她生前嚴苛指導,讓學生們受益良多,畢展主題定調織品,希望讓學生們找回手感,純專注手作工藝技術面。

今年中央聖馬丁學院畢業展,部分目的要向Louise Wilson致敬。

今年中央聖馬丁學院畢業展,部分目的要向Louise Wilson致敬。

到場觀賞的雜誌編輯對學生作品也是充滿寄望,按編輯各自喜好選出心中最愛,能在版面佔據一小角落,對初出社會的新鮮人不知有多雀躍。<Another>雜誌似乎對Jessica Mort、Fiona Blakeman及Anita Hirlekar等3位新秀很有興趣,這些新人們早早在2月時裝周嶄露頭角。例如Anita Hirlekar將絲、針織、蕾絲、絨料與聚酯纖維全放在一起,表面玩拼接,實地透過科技應用,把這些異材質全混紡一起,再藉著有如山水潑墨畫花色,塑造鮮豔女裝。

左起Fiona Blakeman、Anita Hirlekar和Jessica Mort的作品深受<Another>雜誌肯定。

左起Fiona Blakeman、Anita Hirlekar和Jessica Mort的作品深受<Another>雜誌肯定。

Fiona Blakeman於今年2月倫敦時裝周時,以雷射雕花剪裁皮革,好拼接混紡入針織,令人格外留意這位新人。對自己作品,Fiona解釋最喜歡Helmut Newton鏡頭下的美麗女人,最愛用拼接織品手法來彰顯性感的優雅面,果然一鳴驚人。隨著畢業時尚秀發表腳步逼近,以狩獵裝歷史演化當題材的準新鮮人Jessica Mort則相對幸運,因為被J.W. Anderson相中,未來極有可能在Loewe團隊與Anderson共事,甚至完成中央聖馬丁女裝學位後,更極力攻讀碩士,挑戰男裝設計。反觀設計類雜誌<Dezeen>,對Fiona O’Neill紙娃娃剪裁讚賞有加,回憶Comme des Garçons女裝也曾發表過2D紙娃娃縫紉處理,Fiona O’Neill亦有雷同輪廓,她說日本和服剪裁就是從一片布平面剪下縫製,不同西方立裁拚製作法,從日本傳統女裝讓她得來系列畢業作靈感,只是Fiona在選擇調色盤般鮮豔暈染布料,打造出既立體又具有平面2D的服裝結構。

中央聖馬丁學院畢業展主題定調織品,左起為Fiona O'Neill、Asai Andrew Ta與Kiko Kostadinov設計。

中央聖馬丁學院畢業展主題定調織品,左起為Fiona O'Neill、Asai Andrew Ta與Kiko Kostadinov設計。

學生創作值得期待之處,莫過於他們沒有市場壓力,可以任憑創意天馬行空,當然也會有踩到地雷的時候,當畢業作要來檢測這幾年所學,若太童話作為,被噘嘴搖頭機率頗高,或者過於著重藝術性,忽略市場實穿,就算有再好做工與精細織品掛保證,亦有可能入寶山卻空手而歸。像是Angel Chen、Daisy Collingridge便有些可惜,前者無論在用色和染工都有細膩獨到之處,可太過抽象較無法貼近時下精神,後者玩雕塑結構,將毛海厚重織品做不同繁複皺褶處理,反讓人落入孩童裹棉被大戰的不成熟想像。

中央聖馬丁設計學院畢業發表,常見到設計師們天馬行空的創意,Angel Chen(左與中)和Daisy Collingridge藝術成分比市場性來得大。

中央聖馬丁設計學院畢業發表,常見到設計師們天馬行空的創意,Angel Chen(左與中)和Daisy Collingridge藝術成分比市場性來得大。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