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改頭換面 不甘只聞咖啡香
Starbucks’ Creative Decoration Magic

每個城市的星巴克建造大不同,圖為首爾光化門附近的獨棟星巴克。

每個城市的星巴克建造大不同,圖為首爾光化門附近的獨棟星巴克。

»»還記得當初星巴克引進台灣之際,恰逢影集「慾望城市」等熱衷敘述時尚男女如何在城市裡自處並交織出都會故事的當口;一手握著印有類梅杜莎頭像般的外帶杯,走在路上,即便錢包得小心翼翼夾在腋下、冬天裡這麼拎著到辦公室,咖啡早已冷掉,但都不敵當下活生生替自己營造出那樣的畫面。想像自己誠如置身在都會男女故事的情節裡,連眼前的大安森林公園都可以看作紐約中央公園,說有多時髦就有多時髦!跟瓊瑤劇情沒兩樣,這也多多少少說明了,星巴克三個字,在全球形象中所成功經營出來的,不只是一杯咖啡香,更是咖啡氣息飄散下的時空情味。

跟著Fabio Novembre 到米蘭踩街
Having Fun in Milan with Fabio Novembre

設計師Fabio Novembre親為skull骷髏扶手椅入鏡宣傳。

設計師Fabio Novembre親為skull骷髏扶手椅入鏡宣傳。

»»如果有朋友問我,我總是會說,4月春天的歐洲,是最合適旅人開跋去是四處看看的季節!因為晝夜分配的比例、因為涼而不寒的天氣、因為相形之下不用帶著過於厚重的衣物行囊或者需要擔心不定時溽溼、滿頭汗的不乾爽…或許也因為這樣,諸如在春天展開的米蘭設計展等,都會變成邊看展邊享受城市風光的都會集體活動。

建築姓名學風行 以綽號彰顯意象
Architecture’s Nicknames Bring You Closer

北京國家大劇院因外觀有如鵝卵蛋形,被當地人戲稱是「水煮蛋」。

北京國家大劇院因外觀有如鵝卵蛋形,被當地人戲稱是「水煮蛋」。

»»「建築」兩字在多數人心中或許直搗硬梆梆的四方盒子印象,不過,拜數位建築飛快的發展演進所賜,讓工法上得以全然打破直線構成的窠臼,建築物從形體上擺脫了以往四四方方的既定模樣,同時也因為它的多樣化,變成人們口中諸多平易綽號的具體現形。也因為這些綽號別稱的關係,拉近了鋼筋水泥物與市井小民們的距離,彷彿喚著某棟樓、某幢建築大師之作,就像是呼喊著自己鄰家的小孩兒一樣親近。

蛇年迎春特別企劃3:大展鴻圖 跟著轉運站去旅行
Chinese New Year Special Reports 3: Let Us Follow the Stations

伊利諾理工學院活動中心與捷運車站出自荷籍的建築師庫哈斯Rem Koolhaas之手。

伊利諾理工學院活動中心與捷運車站出自荷籍的建築師庫哈斯Rem Koolhaas之手。

»»車站、機場、巴士總站、地鐵等公設,除了搭車、轉運,以及解放生理廢棄物功能外,也因為本身建築設計一鳴驚人,帶動新興旅遊景點,讓人在景點跟景點之間產生駐足樂趣。其中不乏出自大師之手,更有依循歷史建築,改造而成。有時美麗的旅途不再於城市,而是轉運間的意外邂逅。

兩派日本建築師海外角力 羅浮宮PK龐畢度新館
Musée du Louvre VS. Centre Pompidou

與羅浮宮本館周邊的瑰美環境有著一百八十度的不同,在羅浮宮朗斯分館的周圍,多是廢棄的煤渣堆跟樹椏。

與羅浮宮本館周邊的瑰美環境有著一百八十度的不同,在羅浮宮朗斯分館的周圍,多是廢棄的煤渣堆跟樹椏。

»»不知道是不是偷偷串通好,還是城市愈來愈地狹「物」稠,藝文空間開始駐紮近郊;法國的龐畢度中心與羅浮宮,這兩大指標性博物館都不約而同利用巴黎周邊衛星城市,宣告二館的成立,而且兩邊分館也不約而同找來日本建築師操刀,一個是坂茂,另一是人稱日本建築界神雕俠侶的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SANAA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