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 Rama的女體世界 糾葛伸展台情慾設計
Fashion and Passion in Carol Rama's World


Carol Rama的畫,無論是情慾或抽象,都對設計師造成不少影響。如圖1939年創作「Bolle di vetro」,即是Valentino 2014秋冬靈感來源。

Carol Rama的畫,無論是情慾或抽象,都對設計師造成不少影響。如圖1939年創作「Bolle di vetro」,即是Valentino 2014秋冬靈感來源。

 »»每回蒐集時尚與藝術關聯素材,宛如在整理龐大歷史資料,追探藝術和時尚間的前世今生,相對你會更了解不同時代背景下的藝文概況,甚至對某一位藝術家或設計師有更深層認識。Valentino繼「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後,2014秋冬又和藝術家們跨界約會,義大利高齡女藝術家Carol Rama,便在其中,Antonio Marras 2015春夏又把她對女體描繪的創作,及個人特質搬上伸展台。雖然Antonio Marras勢力不若當今高端時尚龍頭,可造成極大影響,但他對藝術和時尚融合演出功力,也是數一數二。究竟Carol Rama魅力何在,可以讓設計師為之瘋狂,你難道不感興趣?

設計師Antonio Marras對Carol Rama藝術極為推崇。

設計師Antonio Marras對Carol Rama藝術極為推崇。

巴塞隆納當代美術館(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簡稱MACBA)將在今年10月31日到來年2月22日,舉辦「The Passion According to Carol Rama」創作展,堪稱是藝術家Carol Rama平生有史以來最大個人展;挑選200多幅創作,探究這位自學出師的畫家從早期至今的藝術風格。對Carol Rama初步認識,我與他人無異,最開始只知道她出生在義大利北方城市杜林,會學畫純粹是自我治療心靈創傷,震驚世人的是她那對女體描述,讓當時保守民風衛教嘩然一片。不過年屆快百歲的Carol,創作經歷超過數十年載,無論在畫風或使用元素,以及因什麼而畫的心境故事,不若早期純粹的女體意識形態,老早和各流派產生交流,充滿心理層級的主客體描繪,這才讓時尚設計師心動,而這更值得我們向Carol Rama多挖點料。

從女性私密器官長出蛇來,Carol Rama充滿情慾暗示張力。圖為1940年的「Dorina」系列。

從女性私密器官長出蛇來,Carol Rama充滿情慾暗示張力。圖為1940年的「Dorina」系列。

有何心靈痛楚讓Carol Rama得找方式宣洩抒發?在其對外公開描述字句裡,曾坦白提到家裡經營腳踏車工廠,生活尚稱富裕,但10來歲左右,人生宛如戲劇起了變化,幸福家庭瞬間摧毀。父親工廠破產倒閉,為還債賣掉土地及家中所有家具擺設,母親因連逢巨變遭受打擊,被送進精神療養院治療,Carol每回前去探望母親,母親都會為她戴上小花頭飾,撫摸著她的頭髮,邊唱著歌,外表看似平靜,實際卻心生波瀾。外加見到病院裡的患者不是雙手雙腳被綁在床上,限制行動,要不,三不五時看到病患衣衫不整在走廊房間踱步,又或者因為精神耗弱任四肢癱軟在病榻,種種實景衝擊著Carol,讓她有動筆畫下眼前所見一切的衝動,儘管沒有受過正規美術教育,只要有畫布和水彩,就能讓Carol找到抒發出口,檢視自己何以美滿的家會走得不成樣。這也是為何Carol初期創作總充滿幼稚筆觸,以及多為裸露人體的原因。以1940年的「Dorina」系列為例,刻意畫製大腿敞開的裸女,陰部竄出蠕動巨蛇,轟動了藝文界,卻也引起極大爭議。

Carol Rama受到年輕時母親住進精神療養院影響,畫作裡常可見到裸體與病榻影子。

Carol Rama受到年輕時母親住進精神療養院影響,畫作裡常可見到裸體與病榻影子。

在一家之主的爸爸未選擇自殺結束殘生前,其實很贊同Carol Rama拾筆作畫,Carol Rama自己也說畫畫可以平和內心激動情緒。觀賞其創作,裸露人體靈感來自療養院患者之外,關於家的點滴記憶,Carol都能拿來當題材;1936年的「Grandmother Carolina」,畫中女人脖子被成群血蛭吸食,據畫家本人解釋,年幼時候常被她的兄姊強迫將腳浸泡在滿是血蛭的池塘,等著小蟲吸飽血,然後硬生生拔下血蛭,再換取電影票錢。所以在早期水彩畫階段,可常見到血蛭元素,甚至「Grandmother Carolina」裡還出現滿滿鞋子,那則是Carol想起奶奶床邊堆滿鞋履的回憶。

大紅變態舌頭、血蛭,Carol Rama將年輕時的生活記憶融入筆觸裡,尤其是右圖1936年的「Grandmother Carolina」。

大紅變態舌頭、血蛭,Carol Rama將年輕時的生活記憶融入筆觸裡,尤其是右圖1936年的「Grandmother Carolina」。

雖然Carol Rama心靈獲得抒發,但她的畫卻引爆藝壇道德聲浪。想想現在的Kiki Smith、Cindy Sherman和Kara Walker對性、胴體的藝術創作,又或許是情色觀點,在21世紀的今天有如家常便飯,身在20世紀初前端的Carol Rama,可說是這些情慾畫家的資深前輩。1930年代後的系列畫作,主人翁多半是身體坦蕩蕩見人,伸長的舌頭,或者是從私密處攀爬出的情慾誘惑符號蛇,以及被龐大數量的鞋子、床架或輪胎佔據泰半背景,畫家解釋這些融合了個人情緒和對肉體歡愉刺激的錯綜官能,同時面對憤怒恐懼情感,思索如何從中獲得解脫。畫對Carol Rama而言,是解構人類原始情緒的好方法,她更藉由畫找到可刺激她情慾的手法,如此對人體迷戀,據稱Carol身邊還留有一副古老部落陽具樣貌的項鍊。

2003年作品「Le malelingue」,Carol Rama自上世紀90年代後,又重拾早期經典畫風。

2003年作品「Le malelingue」,Carol Rama自上世紀90年代後,又重拾早期經典畫風。

但這般羶腥膽大,卻使當時義大利政府感冒,認為充滿意淫猥褻念頭,導致1945年Carol Rama在故鄉杜林辦展,狠遭強迫關展。警察隨即在現場帶走27幅畫作,那些是畫家早期成名的關鍵經典系列。也或許是受到政府「關愛」眼神,抑或者受到其他藝術流風影響,Carol慢慢改變作風,由水彩畫開始挑戰各種可能。1950年代期間,Carol原本充滿隱喻符碼的構圖,輾轉受到具體藝術運動(Concrete Art Movement)影響,畫風匹變,緊接著60年代非形式主義(Informalism)和友人Edoardo Sanguineti提出的Bricolage拼裝藝術概念啟發,選擇將眼、手指甲等身體器官和電路板注射器等工業機械,組裝拼接成作品(Carol Rama很喜歡繪製塗滿艷色指甲油的手)。像是1961年作品「Black Oval」裡,以黑色油漆呈現潑濺的塊狀幾何物體,或在彷彿是工業解構平面圖上,繪製著無數眼唇,吐納著鮮紅信蛇,尤其那伸長的舌頭似乎又讓人想起Carol Rama小時候的血蛭遭遇。

Carol Rama曾有段時間偏向抽象畫風,圖為1963年作品。

Carol Rama曾有段時間偏向抽象畫風,圖為1963年作品。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