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 2018早春 希臘女神降臨巴黎
Chanel 2018 Cruise Collection


Chanel 2018早春回溯古希臘文明特色。

Chanel 2018早春回溯古希臘文明特色。

»»巴黎大皇宮在昨日(5/3)上演一場華奢歷史劇,導演是Karl Lagerfeld,演員群是Chanel模特,時空設定在久遠久遠的古希臘,海神波賽頓神殿,劇情自然以那時候的希臘文明為主。真要講究史詩場景,Karl該往雅典跑才對,這樣才能發揮無極限創意,但希臘政府同意嗎?都把Gucci打回票了,何況是Chanel。但老卡厲害,可以把巴黎大皇宮打造成機場,興建成太空梭,再造海神殿有何難。那呼應的2018早春系列,也很厲害,軟呢裝變冑甲小可愛,黃金版的法式希臘女神。

Chanel 2018早春將古希臘傳統服飾,以現代語彙重新詮釋。

Chanel 2018早春將古希臘傳統服飾,以現代語彙重新詮釋。

被時間和自然力量刻畫的石雕,斑駁傾頹的羅馬柱,石礫與破碎石板交錯的地面,夾雜著四處叢生的小草,還有地中海燦爛的日照,這些全是人工打造,全是Karl Lagerfeld對古希臘的想像,悉數轉移複製在巴黎大皇宮。過去Chanel早字頭系列到處跑,杜拜、維也納、首爾、古巴,彷彿要把世界大城跑透透,2017早秋重返巴黎後,2018早春衣同樣選在品牌發源地舉辦,選在最習慣的巴黎大皇宮,重新搭建改造適合的場景故事。

Karl Lagerfeld選在巴黎大皇宮,重新搭建古希臘海神殿遺跡。

Karl Lagerfeld選在巴黎大皇宮,重新搭建古希臘海神殿遺跡。

Chanel早春迷戀古希臘,回溯著神話與宗教信仰,將冥界至福樂土(Elysian)描繪出時尚輪廓,對Karl Lagerfeld翻找品牌經典創新、數十年皆不變的精神來說,古希臘對Coco Chanel女士,其實有著深遠的意義。她的詩人好友Jean Cocteau在1922年時改寫了「Antigone」經典古希臘悲劇本,由畢卡索打造舞台,Coco女士則操刀設計戲服,那時便由她想像著過去古文明的文化樣貌,現在,本著一樣的路徑,只不過換成Karl改寫「劇情」,重述希臘與巴黎邂逅的新軌跡。

左為Coco Chanel在1922年,幫「Antigone」歌劇打造的戲服,右為Chanel 2018早春系列。

左為Coco Chanel在1922年,幫「Antigone」歌劇打造的戲服,右為Chanel 2018早春系列。

印象中希臘神話裡的女神很飄逸,斜肩裹繞的雪紡紗裙,頭戴桂冠,飄逸纖長的裙襬,展現神優雅姿態,又或者像雅典娜戰神英姿颯颯,冑甲百褶戰士模樣,但Chanel 2018早春的女神跟傳統風貌有落差,現代化太多,而且瀰漫著品牌經典軟呢色彩。軟呢裝搖身變成冑甲小可愛背心、繫帶袍衫,為彰顯華麗,珍珠金蔥無所不用其極。戰士裝換成摩登百褶迷你短裙,裙子織料更講究做工,植入羽飾增添細節層次。

Chanel 2018早春用布料織工,蛻變希臘女神新形象。

Chanel 2018早春用布料織工,蛻變希臘女神新形象。

誇張的刺繡亮片腰封,帶來古文明黃金年代,此外,古希臘硬幣和Chanel元素大整合,重現在頭飾、服裝鈕扣和配件設計,Karl Lagerfeld把Chanel早春,塑造地好富麗堂皇。話說Rihanna在Met Gala紅毯造型得宜,穿Comme des Garçon 2016秋冬,搭配Dsquared2紅色繫帶高跟,名人帶頭風騷,巧合的是Chanel 2018早春大推繫綁式羅馬鞋,一樣走彩色繫帶風,有可能讓繫帶裹繞式鞋款大爆仿效潮。但流行也得看人穿,別為了追,讓自己的雙腳像是綁東坡肉,擠出一團肥肉,那就糟透了。««

Rihanna(左)在Met Gala的繫綁高跟,意外和Chanel 2018早春鞋款(右)撞梗。

Rihanna(左)在Met Gala的繫綁高跟,意外和Chanel 2018早春鞋款(右)撞梗。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