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 one跨越時空變身 ck all打破藩籬登場
The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Before Getting ck all


1994年推出的ck one,是中性香水的傳奇。

1994年推出的ck one,是中性香水的傳奇。

»»Calvin Klein全新中性淡香水「ck all」,將在明日(4/20)正式於台灣販售。這只CK全新香水,不僅是Raf Simons加入Calvin Klein後,首度執掌的香氛系列,更傳承了經典的「ck one」帝國的延續,更推出好禮贈送專案,於全台指定櫃點購買指定款式,便能獲得200ml身體乳和同造型的藍芽喇叭。好康很多,但這不是篇勸敗文,在下手之前,試問你對跨時代的ck one,又了解多少?1994年問世至今超過20個年頭,ck one是如何歷久彌新,即使在今日,仍在香水收藏家中,佔有一席地位?

1994年,ck one跨時代問世,但時間往前倒轉一些,Calvin Klein早已開啟香水事業版圖。80年代,自由解放,Madonna、Michael Jackson等icon崛起,誇張的服裝,內衣外穿,浪漫龐克風潮,主流思潮以「縱欲」、「享樂」為大宗,這也讓Calvin Klein順勢推出第一款香水「Obsession」(誘惑)。這時的香水,味道馥郁,用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香調,凸顯自我身分地位,但同時,香水本身更帶點故事性。「Obsession」(誘惑),加上「Eternity」(永恆)、「Escape」(逃逸),世稱「CK香水三部曲」, 3個系列,反映Calvin Klein先生人生的3階段,從最初的紙醉金迷,歷經風霜後的醒悟,到後來雲淡風輕,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寬心。值得一提的是,此時的香水,仍多分為男女不同款,儘管號稱中性香鼻祖的嬌蘭Jicky早已推出,但在行銷上,並不會特別以「中性」字眼,打造男女共香的模式。

Calvin Klein「Obsession」(誘惑)、「Eternity」(永恆)、「Escape」(逃逸),世稱「CK香水三部曲」。(圖為1986年Obsession for Men廣告)

Calvin Klein「Obsession」(誘惑)、「Eternity」(永恆)、「Escape」(逃逸),世稱「CK香水三部曲」。(圖為1986年Obsession for Men廣告)

若說「80年代是濃郁香水的天下」,那90年代便是「清新調的時代」。知名調香師Jacques Cavallier曾說過:「90年代的女性,對濃郁刺鼻的香味已感厭煩,因此開始轉為使用較為清新的香調。」女性開始追求木質調,而男性也漸漸開始接受花果等清新香調,同時,社會風氣開始強調「自我」,歷史學家Georges Vigarello在書中曾表示:「1960年後開始的解放思潮,讓人們開始跨越性別,著重自我認同。」,這樣的思潮,到90年代行至高峰,以自由的態度,接受不同人種,因此在這大前提下,「中性」香水孕育而生。

自由,做自己的風氣,讓當時Calvin Klein廣告大紅。(轉載自ravi sombabu) 

為何ck one能夠成為跨時代的驚嘆?除了呼應到當時的社會風氣,廣告的大肆行銷,同樣是功臣之一。「做自己,不畏他人眼光」的廣告行銷,貼近年輕世代之餘,火辣卻又不加修飾的廣告,以及跨性別、同志等畫面露出,為當時投下了震撼彈,此外,在狂打平面廣告之餘,電視上的動態廣告,更火速地在消費者心中,埋下購買的慾望種子。Calvin Klein先生曾說:「ck one是簡單的商品,了解每個人的需求且垂手可得。」廣告的推波助瀾,加上定價不如嬌蘭等法國香水世家來的高貴,可親易入手的價格,讓ck one創下不敗的銷售紀錄。

ck one 1994年廣告。(轉載自90s Fashion)

同時,90年代孕育出的中性香,雖以ck one最為經典,但同時期,許多設計師也同樣推出「男女共香」的產品,Bulgari的綠茶系列、三宅一生的「一生之水」、Paco Rabanne同名中性香,還有Comme des Garçons的香水系列,都曾是一方的佼佼者。川久保玲曾對Comme des Garçons不分性別的香水,提出這樣的見解:「它是為每一個『自己』而設計的,無論你是男是女,自己才最重要。」

Comme des Garçonsr今年5月將推出「Olfactory Library」香水系列,讓許多早已停產的味道回歸。

Comme des Garçonsr今年5月將推出「Olfactory Library」香水系列,讓許多早已停產的味道回歸。

另一不得不提的因素,是90年代盛行的「極簡風潮」,這從60年代興起的藝術派系,不僅影響許多設計師如Helmut Lang、Jil Sander,更孕育美國極簡派3巨頭(Calvin Klein、Ralph Lauren、Donna Karen)。「回歸本質,捨去繁瑣」也影響著ck one的設計。ck one經典的牙買加蘭姆酒瓶,沒有珠寶裝飾,也沒有特異的造型輪廓,即是以此為發想。此外,香調的調和,也打破以繁複的手法,打造濃厚香氛,採用最簡單的元素調製,不再拘泥過去繁瑣的香調(最多可分為6層),而以簡單的前、中、後味打造,脫離傳統拘束,甚至連外包裝也相當簡潔,並附有環保概念,以內含20%再生材料所製作紙盒,而這也變成民間,現今認出ck one是否真為正品的重要證據之一。 

ck one瓶身和外包裝都以極簡為出發點思考,造就經典蘭姆酒瓶設計。

ck one瓶身和外包裝都以極簡為出發點思考,造就經典蘭姆酒瓶設計。

當然,ck one名氣累積,還可歸功於後續推出的許多限定版,包括和Futura合作的Shock系列、每年限定的ck one summer等。而在ck one之後,日本設計師如Yohji Yamamoto、川久保玲等設計師,所帶出的「黑潮」,更讓ck one一舉變身成「ck be」中性香水。這被喻為「性冷感」的顏色,讓「ck be」搭上於1996年問世,成為ck one後的另一個中性香經典。相較ck one偏重「做自己」的概念,ck be全黑的磨砂瓶身,更帶有「挑戰、冒險」的自由意涵。

搭上黑潮,「ck be」以全黑的瓶身,再創中性香傳奇。

搭上黑潮,「ck be」以全黑的瓶身,再創中性香傳奇。

然而一款經典香水的背後,除了有品牌本身的名氣撐腰,「調香師」更功不可沒。1994年,ck one由兩位大師級調香師Harry Frémont和Alberto Morillas攜手打造。Harry Frémont出師於法國頂級香氛學院「Institute Superieur de la Parfumerie」,富有盛名的作品包括和ck one同年發行,同樣稱霸一方的Ralph Lauren的「Polo Sport」,以及近代許多女星同名香氛,舉凡2012年的Rihanna「Nude」、2009年的Jennifer Lopez「Love and Glamour」,2011年Britney Spears「Cosmic Radiance」等,都是出自他「鼻」,而這豐功偉業,更讓他獲得2017年FIFI香水大獎的「終生成就獎」。 

經典的「Polo Sport」,便是由Harry Frémont打造。

經典的「Polo Sport」,便是由Harry Frémont打造。

另一位Alberto Morillas,聽過他的人應該更多,雖然尚未得到FIFI大獎的終身成就獎,但早在2003年時,他便獲Prix François Coty終生成就獎,所打造的知名香水,更是十隻手指數不盡,舉凡Kenzo 「Flower」,Bulgari的「Omnia」、Cartier「Panthere de Cartier」,都是由他親手操刀。此外,Alberto Morillas還擁有自己的香氛蠟燭品牌「Mizensir」。

Alberto Morillas的代表作,則是Kenzo的「Flower」。

Alberto Morillas的代表作,則是Kenzo的「Flower」。

時序推到2017,ck one經典不敗之於,Raf Simons在Calvin Klein發光發熱,同樣深受極簡派影響,更為致敬Calvin Klein 90年代的經典作品,「ck all」儼然問世,更請到當初打造ck one的Harry Frémont和Alberto Morillas再次合作,保留1994年經典的綠茶調,以及不變的流線型瓶身設計,取而代之的是,瓶身改用蛋白石打造,純白的色彩,更凸顯出Z世代追求的「自由表達」態度,如同純白的紙張,寫下屬於自我的篇章,更用「be one, be all, just be」的標語,象徵大無畏,追尋自我夢想的精神。一瓶「ck one」,打下90年代一片中性香的江山,而即將上市的「ck all」,是否能乘載這光榮的歷史,為Calvin Klein香水,寫下另一頁的輝煌,就讓我們的「鼻」來親自驗證。 ««

「be one, be all, just be.」,Calvin Klein用三款香水,詮釋年輕人追逐夢想的心。

「be one, be all, just be.」,Calvin Klein用三款香水,詮釋年輕人追逐夢想的心。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