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a Karan版圖大重組 放手才是明智決定
The Rise and Fall of Donna Karan's Fashion Empire


Donna Karan選擇離去一手創立的公司,時間點有些敏感。

Donna Karan選擇離去一手創立的公司,時間點有些敏感。

»»設計師Donna Karan辭去同名公司職務,旗下主牌宣告暫停目前所有動作,所以2016春夏的女裝秀,沒了,就現狀來看,好似以後也不會有了,意外引人揣測;副牌DKNY的創意總監位置和相關大權,更老早與Donna Karan派系人馬撇清關係。曾在美式時尚佔有一席之地,背後又有金雞母LVMH撐腰,Donna Karan的時尚王國理當建立得金碧輝煌,昔日風雲,今日卻甘願轉趨平淡,設計師的版塊天下面臨重組不是沒有原因,離開或許是最明智的決定。

左為讓Donna Karan成名的7 Easy Pieces系列,強打單一黑色緊身衣混搭各式裙裝褲,就能應付各種場合需求,其他依序為1998秋冬和1999秋冬系列。

左為讓Donna Karan成名的7 Easy Pieces系列,強打單一黑色緊身衣混搭各式裙裝褲,就能應付各種場合需求,其他依序為1998秋冬和1999秋冬系列。

別以為做精品時尚很賺錢,確實有大餅商機,但小心搶輸了,連糕渣都舔不著,這一兩年全球經濟不若以往,中國市場先前膨脹太過迅速,以至於現在趨緩走向慢成長狀態後,連帶影響到各大奢侈品利潤和成長速度。之前聽聞Stefano Pilati辭去Agnona女裝創意總監,想創自有女裝品牌,但有資深精品採購表示Ermenegildo Zegna集團從1999年買下Agnona後,理當5、6年品牌重整,應可看到成績,去年竟獲利下滑,有可能迫使集團調整未來規劃。對照2001年被LVMH買下的Donna,近14年時間扶持,應讓Donna Karan主副牌成長多多,怎會冒出設計師這一兩年不停對媒體放話,對LVMH頗有微詞,暗酸阿諾只照顧Marc Jacobs(小馬哥離開Louis Vuitton,專心做自己事業讓股票上市),對她卻少有關問,讓她只能自立自強,一眨眼,去年慶祝過品牌30周年,沒多久決定離開和老公胼手打造的公司。

Donna Karan還在Parsons念書時的照片。

Donna Karan還在Parsons念書時的照片。

攤開Donna Karan創牌到被購買,以及最後選擇離去這段歷程,我們恰巧看見品牌高峰期與低谷,多少值得其他設計師品牌借鏡警惕。1980年代紐約時尚圈最火紅的設計師名字,除了Ralph Lauren和Calvin Klein,Donna Karan無人不知,最有名的設計就是她創造適合白天OL上班、也能下班後隨興穿搭立即上夜店跑趴或約會,介於正式與休閒之間的穿著風格,讓獨立自主女性就此愛上這簡約摩登輪廓,彷彿紐約的女人就要穿Donna Karan設計。直到現在,設計精神從來沒變過,在紐約屹立不搖20多年。黑色更成為設計師的代表色,Donna Karan還笑稱這是用來辨別她與Calvin Klein的不同處,Calvin Klein是灰色表率,她則是永遠的黑。

Donna Karan最經典的系列廣告「In Women We Trust」,拿女性總統為題材。

Donna Karan最經典的系列廣告「In Women We Trust」,拿女性總統為題材。

能讓設計師以現代上班女性為設計發想,其來有自。Donna Karan想起她自Parsons畢業後,從Anne Klein的小助理慢慢爬,變成獨當一面的首席設計,期間,Donna Karan結婚,還生了女兒Gabby,她說當時人還在醫院剛生產,公司隨即打電話給她,要她處理新系列,不是打來關心她,最主要因品牌設計師Anne乳癌過世,Anne Klein另一副牌Anne Klein Ⅱ新系列發表在即,需要她接手,但連醫生都說產婦剛生小孩,得靜養一周。Donna表示當時理想狀態是她可在家休息帶小孩,生孩子與老闆過世都在同一天,要當設計師還是全職母親,沒什麼時間好猶豫,球拋過來,設計師火速全接了。她更笑稱這簡直是場時尚危機處理,當下她人就躺在醫院,工作團隊直接把所有時裝配件,全都帶到醫院,和她一邊討論最後調整。

Donna Karan(左圖左和右圖右)與Louis Dell'Olio(左圖右和右圖左)共同為Anne Klein時裝操刀設計。

Donna Karan(左圖左和右圖右)與Louis Dell'Olio(左圖右和右圖左)共同為Anne Klein時裝操刀設計。

10年,就這樣,Anne Klein Ⅱ首席設計生涯過去了。Donna Karan計畫做更多,參考周邊女性對服裝的需求,加上自己當職業婦女這麼久,最愛的還是簡單又實穿的風格,於是打算用自己名字推一迷你小女裝系列。可和公司上層溝通時,儘管表明自己會兩邊兼顧,希望公司能提供幫助,竟被潑冷水,更被口頭告知裁員,理由是高層想找組團隊,專做聯名,不想專注培養明星設計師。命中注定Donna Karan要自己出來創業,1984年得到辭職通知,遂讓她和第二任老公Stephan Weiss一起打天下。

左為Donna Karan還在Anne Klein時,替Iman試衣,右為Tatjana Patitz替設計師同名品牌於1985年拍攝的廣告。

左為Donna Karan還在Anne Klein時,替Iman試衣,右為Tatjana Patitz替設計師同名品牌於1985年拍攝的廣告。

直到90年代,Donna Karan同名品牌以女性獨立自主稱號創下事業高峰,副牌DKNY鎖定年輕女性客層,服裝風格特色更顯年輕休閒,品牌支線系列也跟著愈開愈多,和當時的Calvin Klein、Ralph Lauren並稱紐約三巨頭。John Fairchild更曾在1989年形容Donna Karan是美國版的Chanel,對其時裝表現和事業經營大為讚嘆。光說沒證據,從Donna Karan創牌開始看,1985年首次發表個人作品,以7 Easy Pieces簡單剪裁的黑色裝扮打響名號;看似貼身全黑body suit,但別有玄機,女性可視出席場合和機能需求,換個套件,可變化成日裝或晚宴造型,徹底解決女人換衣趕場煩惱,當時職場有愈來愈多女性加入,女權意識抬頭,最需要像這樣的服裝,因而颳起一陣旋風,造福不少職業婦女。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