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n摩登非洲 時尚正義捲土回歸
Designer of the Week: Edun


Edun創牌初衷即以非洲時尚為宗旨,強調時裝都在當地生產與蒐集物料。圖為2013春夏廣告。

Edun創牌初衷即以非洲時尚為宗旨,強調時裝都在當地生產與蒐集物料。圖為2013春夏廣告。

»»讀音與伊甸園(Eden)相近的時裝品牌Edun,如同它的念法,充滿夢想與希望的殿堂,更是時尚與慈善結合的完美代名詞,也是U2樂團成員Bono與其妻子Ali Hewson的理想國,期望透過時尚工業,標榜非洲製造,讓非洲貧瘠居民可以靠他們的工藝,掙得生活權利與資源。但再美的夢,最怕就是夢碎時分,Edun一路走來,那美麗外衣逐漸被現實瓦解,曾跌的鼻青臉腫,使Ali Hewson與Bono不得不接受殘酷事實;想援助非洲需和時尚工業生態妥協,接受LVMH集團插股,放棄全在非洲生產想法,從微調比例慢慢增加非洲製造,同時在新設計師Danielle Sherman調整下,逐步追夢。


Edun和Diesel在今年合作全新平台,用意在培養挖掘非洲新銳藝術家與設計人才。(轉載自DieselPlanet)

Ali Hewson,可以算是傳奇女子,相當有政治抱負,關心著社會弱勢,一度被認為極有可能跳入政壇;其對非洲之力挺,偶然間閱讀到英國〈獨立報〉在2010年採訪的專題時,略知一二。文中指出Ali Hewson和U2在1985年愛滋慈善演唱會,偶然前往衣索匹亞,那兒不若現代社會先進,充滿著教育、醫療、衛生與飲食等貧困窘境,但非洲地幅廣大,只是資源分配不均,如果受到重視,受到啟發與合理待遇,那麼現在的非洲會與眾不同。也因為這充滿希望的種子,促使Ali Hewson與先生,也就是U2成員Bono突發奇想,聯合設計師Rogan Gregory,成立時尚品牌Edun,希望透過生產線與資源全在非洲當地進行,能讓在地人靠自己力量,自食其力,也讓消費者藉由有意義的購買行動,來幫助非洲繁榮,脫離窮困。

左起Ali Hewson與Bono,為了非洲當地經濟與文化,夫妻倆順遂成立Edun服裝品牌,希望藉由時尚讓非洲在地人可以憑藉自己力量,掙得更餘裕的生活資源,改善教育醫療環境。

左起Ali Hewson與Bono,為了非洲當地經濟與文化,夫妻倆順遂成立Edun服裝品牌,希望藉由時尚讓非洲在地人可以憑藉自己力量,掙得更餘裕的生活資源,改善教育醫療環境。

於是,2005年成軍的Edun,為時尚工業帶來正義曙光,產線設於南部非洲,設計師Rogan Gregory專司設計,以他為傲的有機棉環保產製理念,為Edun帶來新鮮感,畢竟時尚消費者喜歡嘗鮮。而Ali Hewson則擔任起找尋好的非洲工藝匠師與可援做時裝配件用料的織品,好比她曾赴肯亞和布里斯托出生、於倫敦開設珠寶設計工坊的Gerson Barnett 會面,因為他們使用的素材全是公平交易下的材料,設計師本人更標榜使用非洲工藝傳統技法,打造手工感重的首飾。

Edun 2013春夏系列,已褪去當時品牌成立之時的原味非洲形象。

Edun 2013春夏系列,已褪去當時品牌成立之時的原味非洲形象。

特別的是Gerson Barnett 還與義大利籍太太、也就是操刀設計的Cristina Cisilino,共同成立強調「非洲製造」的非營利組織,他們蓋工坊學校教導當地人如何靠技能生存。如此善舉與抱負,和Ali Hewson可說是一拍即合,Ali Hewson還提到她從他們身上看到在地人如何就地取材,像是玻璃酒瓶可磨成小片七彩琉璃,或是橡膠研磨後,經過組裝就是美豔絕倫的首飾設計。因此間接促成雙方合作,立意良善的Edun,也因那美麗夢想受到時尚界矚目,可好景不常,血淋淋的代價正在不遠處,無情地等待Edun踏入。

Edun自2005年成軍以來,雖立意良善,但也因底擋不住銷售數字,幾經重整,被LVMH買下49%股份,設計師也從Rogan Gregory(左起),更換成Sharon Wauchob,到現在的Danielle Sherman。

Edun自2005年成軍以來,雖立意良善,但也因底擋不住銷售數字,幾經重整,被LVMH買下49%股份,設計師也從Rogan Gregory(左起),更換成Sharon Wauchob,到現在的Danielle Sherman。

慈善真能和時尚做好朋友?還是前者只是被時尚工業、這整個生態圈愚弄的對象;Ali Hewson在2005年成立品牌後,不到5年光景便遇到瓶頸,非洲生產的時裝配件,因為運輸延遲,送到到摩登現代文明圈,竟成了過期貨;有數字壓力的零售商,開始抱怨Edun服裝不合潮流,未達消費者期待,愈來愈低迷的銷售業績,迫使不少通路放棄進貨,畢竟消費者的新鮮感已經過去。當初打著夢想旗幟的Edun,曾急速全球拓點,如今也須調整,從上百間實體店,整合成60幾家,Ali Hewson說她們當初沒有想過會發生這等事,以為那善舉可以抵擋住商業洪流,可時尚工業絕不能忽略市場,一旦市場關閉溝通大門,僅管想幫助非洲人民,但要從時尚立基,Edun必須妥協,使Ali Hewson夫妻倆不得不用金錢換生存空間,讓LVMH插股47%,緩和了品牌債務問題,同時在LVMH集團的行銷經營下,重新思考Edun出路。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