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n Schiele 繪出時尚性感新定義
Egon Schiele’s Neo Eroticism


〈Vogue〉 義大利版在1996年以Egon Schiele為題拍攝的照片。

〈Vogue〉 義大利版在1996年以Egon Schiele為題拍攝的照片。

»»身型纖瘦如男孩的模特兒,眼神迷茫地飄向遠方,有意無意地展現自己半裸的身軀,對肉體散發的吸引力似乎渾然不覺。這樣的攝影作品在時尚雜誌中已是屢見不鮮,今日時尚模糊了與情色的界限,將性與服裝打包,喚起消費者心中的購買慾。然而這種將肉體物品化(或商品化)的風格,並非世紀末資本主義的產物,而是萌芽於20世紀初的維也納分離派成員Egon Schiele。他早期的裸體肖像作品,雖是出於自己不幸經歷所促成的扭曲慾望,卻也描繪了「性」在下一個世代的面貌。

在20世紀初,奧匈帝國首都維也納護衛道統的社會風氣下,就讀保守的繪畫藝術學院(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的Egon Schiele,本該成為恪守新古典主義的畫匠。但他卻叛逆地加入前衛的「分離派」(Secession)藝術運動,以Gustav Klimt為效法對象,發展出對性極度癡迷的畫風,不是空穴來風。因在1890年出生於維也納近郊小城Tulln的Egon Schiele,自幼家中就有個難言之隱-他的父親患有梅毒。當時這種無藥可醫的病症,使他家前三個小孩都死產,更在Schiele年僅15歲時就奪走父親的性命。自此性愛與死亡的連結便在Schiele心中縈繞不去,性所帶來的衝動與恐懼,也就此在畫家扭曲的人體上,化為20世紀最震撼人心的影像。

Egon Schiele作品中的女人往往如玩偶般缺乏人性。(橫臥裸婦Liegende Frau 1914)

Egon Schiele作品中的女人往往如玩偶般缺乏人性。(橫臥裸婦Liegende Frau 1914)

赤裸肉體表情欲 紅燈區女郎當Model
年幼時的經驗,也使Egon Schiele對兼具性吸引力與母性的成熟女性感到不安,也因此他一生人像畫作中鮮少有擁有標準比例的專業模特兒出現。從青少年時期起,Egon Schiele就喜歡叫自己的妹妹Getrude(暱稱Girti)當他的模特兒,直到16歲前往維也納求學後仍不間斷。她後來回憶到:「Egon有時候還蠻霸道的,我經常大清早就被他叫起來,聽他的指令擺出各種姿勢。」雖然Girti當時對裸身畫像多少有些排斥,但她卻是Schiele在早期作品中唯一表現出情感模特兒。在Girti的畫像中仍能看到的喜怒哀樂,在Schiele稍晚的畫作中便消弭無蹤。

1910年以妹妹Getrude作模特兒的畫作,仍保有人性情感。

1910年以妹妹Getrude作模特兒的畫作,仍保有人性情感。

維也納在當時不但是中歐藝術文化的中心,夜生活也非常豐富,也因此Schiele經常聘請紅燈區的妓女當他的模特兒。在1910年到1912年的一系列裸體人像畫,是Schiele物化女性的最佳例證,在畫作「夢中所見」(die Traumbeschaute)中,在模特兒蒼白模糊身軀上,提供歡愉的乳頭與陰唇以強烈的桃紅與橘黃跳出畫面,加上面龐的黑紗半掩五官,使模特兒更像是純為性愛存在的一具玩偶。而模特兒隨意的躺姿,將畫面重點放在下體的構圖,與表情木然、甚至沒有五官的面孔,成為Schiele此時期畫作的特色。在空白一片的背景中,觀者與畫作間產生既緊密又疏離的連結。緊密的是沒有防備的橫陳肉體,疏遠的則是抽離的情感世界。

1911畫作「夢中所見」(die Traumbeschaute)。

1911畫作「夢中所見」(die Traumbeschaute)。

但如此赤裸裸展示肉體的作品,在當時保守的社會自然是不獲接受,模特兒暴露的私處在輿論界更是掀起軒然大波。除了Gustav Klimt與少數「分離派」成員外,社會大眾更常用春宮畫而非藝術品的角度去檢視Schiele的作品。尤有甚者,為了表現純粹的肉體,加上對成年女性的不安,Schiele經常以微薄金錢甚至是零食,誘拐當時維也納相當常見的雛妓與鄰近的小女孩們當模特兒,在後來也為他帶來更大的麻煩。

1910年以稚齡女孩為模特兒創作的裸體肖像。

1910年以稚齡女孩為模特兒創作的裸體肖像。

在1911年,Schiele結識了未來的情婦、也是他最重要的模特兒之一,當時年僅17歲的Valerie Neuzil(暱稱Wally),旋即迸出火花的兩人決定相偕離開擾嚷的維也納,前往波西米亞小鎮Krumau居住創作。有著花園的工作室,成為當地小孩流連的場所,Schiele也藉機以她們為模特兒作畫。但Schiele「淫穢」的畫作在維也納尚且讓人難以接受,在純樸的鄉村更顯離經叛道。隔年,在多次被發現在室外裸體寫生後,Krumau的村民們終於決定將他驅逐;與此同時,當地一位軍官的女兒央求Schiele和Wally將她一起帶回維也納,卻遭氣極敗壞的父親控告Schiele綁架及強姦。雖然兩項罪名都未成立,他還是因為家中大量的「淫穢畫作」入獄。

1912年以Edith為模特兒的畫作「穿黑絲襪的女人」(Frau in schwarzen Strümpfen)。

1912年以Edith為模特兒的畫作「穿黑絲襪的女人」(Frau in schwarzen Strümpfen)。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