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Greco陰鬱宗教畫 豐富秋冬時尚色彩
Greco's Dark Side on Religion Inspired FAshion


藝術家El Greco的自畫像。

藝術家El Greco的自畫像。

»»Vivienne Westwood Red Label 2016秋冬,設計師祭出一系列極具戲劇張力的女裝作品。運用大膽的印花與格紋面料,透過面料拼接與解構線條;從不經意地抓皺打褶、到層疊混搭,展現出小丑一般的古怪華麗風格,反映品牌本季最主要的設計靈感來源,發生於15世紀、發源自義大利的重要藝術運動:文藝復興。

除了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自法國、義大利流行的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 Arte)中,所衍生出身穿寬大罩袍與蒼白臉孔的Pierrot,與菱格紋裝扮的Harlequin兩個小丑形象外,Vivienne Westwood Red Label本季還取材當時兩位極具代表性的藝術大家,除了我們熟知、創作出大衛像的雕刻家Donatello外,另一位則是以往eovke極少提及的畫家El Greco。由於El Greco繪畫中極具特色的彎曲、瘦長身形,以及青白光線的色調表現手法,大大影響了Vivienne Westwood Red Label 2016秋冬女裝輪廓比例,以及配色與面料的選擇。

畫家Jean Antoine Watteau繪製的Pierrot(左)、以及塞尚繪製的Harlequin(右)。

畫家Jean Antoine Watteau繪製的Pierrot(左)、以及塞尚繪製的Harlequin(右)。

於16世紀中葉出生於希臘克里特島(Grete),卻在西班牙成名的El Greco,本名其實是Domenikos Theotocopoulos,卻因在西班牙經常被稱為外來畫家或希臘人,有希臘人之意的「El Greco」一詞,才會被用做他的名字。El Greco自18歲開始就表現出他的藝術天分,1566年左右離開家鄉到了威尼斯,又受教於藝術大師提香(Titian)之下,並深受丁托列托(Tintoretto)影響,學習威尼斯畫派鮮活的色彩運用,以及寫實的形象描繪。

提香(左)與丁托列托(右)影響El Greco繪畫風格極深。

提香(左)與丁托列托(右)影響El Greco繪畫風格極深。

關於El Greco離開義大利前往西班牙的理由眾說紛紜,有一說表示當時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所提倡、古羅馬時代對於裸體的崇尚,與El Greco本身的信仰格格不入。加上才華洋溢的他對自己有無比的自信,曾站在西斯汀教堂,對著米開郎基羅(Michelangelo)的作品「創世紀」,說出:「如果是我,不但不會有太多裸露,而且畫得比他還好。」此種豪語,對於當時仍被視為神聖的米開朗基羅作品而言,可是一大蔑視,或許也因為如此,毀了El Greco在羅馬的前途。 

El Greco筆下的西班牙托利多城。

El Greco筆下的西班牙托利多城。

在老師提香死於黑死病的1576年,也恰好是El Greco移居西班牙托利多城(Toledo)的同一年。由於當時在位的費利佩二世(Felipe II),是位堅定而狂熱的天主教徒,加上托利多城環境與家鄉克里特島的相似性,無疑成為El Greco絕佳的藝術創作環境。而El Greco將威尼斯畫派與消化後的全新繪畫風格帶到了西班牙,也大大影響著西班牙的繪畫發展,與後世的委拉斯奎茲(Velazquez)、哥雅(Goya),同被視為西班牙最具影響力的三大畫家。 

左:畫作「三位一體」、右:畫作「聖母升天」。

左:畫作「三位一體」、右:畫作「聖母升天」。

El Greco公認最早的作品,是創作於1560至1565年間,描繪現在埃及西奈山(Mount Sinai)的風景畫。而藝術家到了托利多城最早描繪的作品,則是為Santo Domingo教堂所完成的9幅畫作,包含「三位一體」( The Trinity)與「聖母升天」(The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兩幅作品皆可見提香繪畫中的暖色調,與米開朗基羅作品般強健輪廓的影響。一直到「脫掉基督的衣服」(The Disrobing of Christ ,1577-1579)的問世,才顯露出El Greco獨特的藝術性格,包含人物形體的拉長變形、冷色調的處理,以及戲劇性構圖。

左:畫作「脫掉基督的衣服」、右:畫作「Orgaz伯爵的葬禮」。

左:畫作「脫掉基督的衣服」、右:畫作「Orgaz伯爵的葬禮」。

El Greco知名傑作,包含以14世紀傳說,托利多城貴族Orgaz伯爵下葬時,城市守護神從天而降,將其埋葬的故事為題材,而完成的畫作「Orgaz伯爵的葬禮,1586-1588」。另外,還包含描繪基督被釘上十字架畫面的「受難」(The Crucifixion,1597-1600),以及晚年「基督復活」(the Resurección,1603)以及「揭開第五印」(Opening of the Fifth Seal,1608-1614)等等作品,皆可見El Greco在繪畫上,形體輪廓越見寫意,色彩、明暗也維持神秘、陰鬱的藝術走向。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