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k Muller 古典裡迸現盎然生趣
Franck Muller: Connecting Dials and Souls


Franck Muller 1983年首度以獨立製錶師身份推出的高複雜功能腕錶。

Franck Muller 1983年首度以獨立製錶師身份推出的高複雜功能腕錶。

»»當鐘錶記者這些年,其實真正吸引我的,往往是人。每一個彼此牽動的輪系所形成的時間軸線,必須是那樣綿密的齒齒相扣,萬無一失,方得與某人(設若是擁有者)的一步一動並行,無差池地成為隱形記錄,至死方休。而打磨著每個至細微如半顆芝麻、至渺小如一通噴嚏即灰飛煙滅的小小零件的人呢?把這微型宇宙串連成一個真正與天體運行互通的人呢?鎮日,他們面對著眼前30平方公分範圍的一圓世界,磨光、倒角、雕鏤、組裝、測試,直至真正脫離他們的手為止,又是下一個小宇宙的組架、形成,必須精確,必須是毫無差池地成為世界一端某人(設若是擁有者)的用隱形墨水書寫似的生命密碼。

於是,我總在每一枚計時器的背後,看見一張臉,一張曾經凝視過它整個誕生過程的專情的那張臉。曾有一位在這30見方公分世界工作超過五十年的製錶師告訴我,「我並非用雙眼工作,而是雙手,製錶師真正在意的是,手感。」所以,他從來不怕一個噴嚏吹散了細小的螺絲、或是找不著下一個該安裝上去的微型結構,因為他總是知道它們在何處?不是用看的,而是感知。

那個,每只錶反射的即是那製錶人的心,與心性。

Franck Muller義式靈魂瑞士眼

1980年代,瑞士機械錶已經擺脫日本石英錶的惡夢,而展開高級製錶工藝的復興運動。隨著精品業崛起,錶廠的品牌意識也開始提升,這時候,除了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錶廠品牌外,也開始出現所謂獨立製錶師,並且以其名為品牌命名的現象。Franck Muller算其中最年輕的一位。

Franck Muller出生在La Chaux-de-Fonds的中產階級家庭,媽媽是義大利人,爸爸是瑞士人,這個小鎮以擁有悠久歷史的高級鐘錶工坊、錶廠聞名。四歲後移居日內瓦,無庸分說,這兩個與高級鐘錶齊名的城鎮,擁有富裕優美的生活文化,處處都有藝廊、博物館、古董店、二手市場,我想,喜愛帶小孩散步上街,體驗優雅生活的瑞士人,應該少不了這樣的童年經驗,Franck Muller的美學養成,或是對機械的詮釋,總脫離不了這種古典卻又帶著盎然生趣的氣息。

鐘錶設計師Franck Muller。

鐘錶設計師Franck Muller。

20歲以第一名天才之資,畢業於日內瓦Ecoled’Horlogie de Geneve鐘錶設計學院。在瑞士鐘錶學院三年的嚴格訓練中,學習修復古老鐘錶是一大功課,Franck Muller初入社會時,就是以修復成功極其複雜的古董時計聞名。

鐘錶是藝術

而我相信,相對於人類悠長的歷史,鐘錶歷史只是小小的一段歷程,對於一個熱愛鐘錶藝術的創作者而言,無論16世紀或是20世紀的時間面貌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更不是數位電子化的計時工具可以代替。這些美學感知的累積,讓Franck Muller推出自己品牌時,從最古典的複雜功能(萬年曆、陀飛輪等),他尚在微型機械的腕錶美學之中提出自己獨特的想法,例如1983年即製作逆跳萬年曆與三問報時結合的設計。爾後更在外觀上發展出酒桶型錶殼、充滿藝術變化的阿拉伯數字,和善用充滿韻味的玫瑰金色澤,讓他在當時較為傳統與保守的市場中,尤其亮眼迷人。

Franck Muller1986年推出的校正時間(chrometer)與陀飛輪功能腕錶。

Franck Muller1986年推出的校正時間(chrometer)與陀飛輪功能腕錶。

最近一次見到他是在台北Franck Muller專賣店開幕時,我一直覺得他長得挺像某位好萊塢明星,或許是因為他濃眉大眼的南歐血統,和酷愛美酒、跑車與巧克力的義大利性格。我問他,最近令他感到甚有興趣與啟發性的事物是啥?他立即眉開眼笑地說,「我那還在學說話、走路的女兒啊!」不是呼嚨,我有點懂他的意思,他說小孩總是問為什麼,沒有一個答案可能呼嚨得過,這讓大人必須重新思考每一件事物的核心,而不再是理所當然的按鍵式反應。我想,這就是用機械錶與電子錶(甚或手機)看時間的不同吧?仔細想想,還真有點道理,不是嗎?««


關於Mei Yu NAN
世界是座大舞台,鐘錶是個小宇宙。
我是記者也是作者,寫鐘錶只是為理解人的角色與自然的關係,機械於我從來就不是冰冷的,而是極度深情的、執著的概念,往往,比真實的生活要來得單純多了。


»»Watches are not just accessories on wrists, but delicate tiny companies in our lives. Franck Muller, a well-known Swiss Watchmaker, is one of the masters demonstrating perfect complications of the beauty of timepieces. Franck Muller was born in a bourgeois family in La Chaux-de-Fonds, a little Swiss town, which has long tradition in watch making and moved to Geneva later. Being surrounded by watchmaking workshops, galleries museums, he cultivated his aesthetic taste and interest in this craft. After his graduation from Ecole d’Horlogerie de Genève in 1980s, he started designing tourbillion wristwatches as an independent watchmaker and founded his company in 1991 and his brand the next year. The chronographs he designed cleverly combine various mechanisms with his graceful aesthetic, letting the small pieces tell a precise story between human and time. He not only surprised collectors with complicated technique, the artistic fonts of numbers and the gentile rosy glimmers also let his works excel his peers’. His excellent pieces have been appreciated by numbers of celebrities. ««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