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z Kline黑白線條 勾勒時尚風景
Franz Kline Sketches Fashion with Black and White


左:1981年出刊的<Rolling Stone>雜誌封面、右:攝影師Michael Woolley的影像作品。

左:1981年出刊的<Rolling Stone>雜誌封面、右:攝影師Michael Woolley的影像作品。

»»很多時候,人們總能在紊亂的事物中,找到一個規律性,甚至是充滿視覺衝擊的時尚攝影與天馬行空的服裝創意,也不例外。國際知名攝影師Annie Leibovitz初出道時,捕捉了美國喜劇演員Steve Martin身穿黑、白顏色西裝,在一幅巨型抽象繪畫前滑稽跳躍的畫面。而這張照片,最終出現在1981年出刊的<Rolling Stone>雜誌封面。前進21世紀,刊登於時尚雜誌<IO Donna>,由攝影師Michael Woolley拍攝的一組時尚大片,則出現粗大的寫意筆觸作為背景,與女模特兒身上服裝的幾何色塊相互呼應的有趣創意。翻找背後關聯性,藝術家Franz Kline有絕大關係。

畫面轉向國際伸展台,將奢華、精緻概念融入運動服裝的比利時設計師Tim Coppens,在其同名品牌2013秋冬男裝大秀中,展出一系列印有寫意筆觸印花的單品,包含襯衫、長褲與翻領大衣。Maison Margiela 2013春夏高訂,當時的設計團隊延續品牌創辦人美學,在面料回收利用、不收邊處理手法等細節中,體現Grunge精神,並在面罩、背心式大衣與靴子上揮毫,展現實驗美學。

Tim Coppens 2013秋冬男裝,以藝術家Franz Kline作品作為靈感。

Tim Coppens 2013秋冬男裝,以藝術家Franz Kline作品作為靈感。

Donna Karan 2015春夏女裝,設計師在裝飾街頭塗鴉印花的一系列優雅套裝中,選擇了低調的開場。相對帶有原始、陳舊氣息的街頭塗鴉,開場的3套服裝,包含深V領洋裝、鉛筆裙套裝,採用了單純的黑白面料,並在白色部分,透過壓印、亮片裝飾等手法,點綴上抽象筆觸。

Donna Karan 2015春夏女裝系列。

Donna Karan 2015春夏女裝系列。

從跨越20、21世紀的時尚攝影,再到男裝、女裝與高訂伸展台,我們在品味著流行變化、創意多樣性的同時,也意外地發掘出一個有趣共通點。充滿力量與情緒的筆觸痕跡,貫穿了攝影與服裝。而所有的蛛絲馬跡,全都指向被譽為美國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Franz Kline,以及藝術家賴以成名的「黑白系列」抽象畫作。

美國抽象藝術家代表人物Franz Kline。

美國抽象藝術家代表人物Franz Kline。

美國的抽象表現主義,承襲著歐洲立體主義(Cubism)追求破碎、解析、重組的繪畫形式,以及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所強調的心理抒發。由於此藝術形式的發展以紐約做為中心,因此又有紐約畫派的別稱。1940年代,紐約正處於抽象主義風潮的浪尖,1910年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Franz Kline,正好趕上了這波新藝術運動,並幸運地遇見Willem de Kooning、Jackson Pollock等藝術家,逐漸磨合出自己獨特的繪畫風格。

Franz Kline早期仍有具象痕跡的作品。(左:「Chatham Square,1948」、右:「Franz Kline,1945」)

Franz Kline早期仍有具象痕跡的作品。(左:「Chatham Square,1948」、右:「Franz Kline,1945」)

據說,Willem de Kooning有次曾將畫作放大投影於牆上,恰好為Franz Kline所看見,讓他深受牆面上那戲劇性的線條與輪廓所吸引,成為藝術家從具象走向抽象的契機。就這樣,Willem de Kooning、Jackson Pollock、Franz Kline與一群志同道合的藝術家,開始了一種即興、不受限制、同時極具動感的藝術創作方式,並被藝評家冠以「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之名。

Franz Kline最具知名度的黑白系列。(左:作品「Suspended,1953」、右:作品「Figure Eight,1952」)

Franz Kline最具知名度的黑白系列。(左:作品「Suspended,1953」、右:作品「Figure Eight,1952」)

儘管同屬抽象表現主義範疇下的次級派別「行動繪畫」,但藝術家們仍舊保持著高度的原創性。相較於Jackson Pollock隨著姿態擺動,以潑濺滴灑手法完成的作品,Franz Kline的作品則更顯莊重、剛強。在其最為著名的「黑白系列」中,藝術家不斷強調黑、白色塊之間的平衡。由於筆觸與黑白墨彩的視覺效果,Franz Kline的作品,被視為與法國藝術家Pierre Soulages一樣,具有中華書法的影子。不過Franz Kline本人,倒是斷然否認了之間的聯繫。

Franz Kline以抽象線條勾勒城市風景。(作品「無題,1955」)

Franz Kline以抽象線條勾勒城市風景。(作品「無題,1955」)

儘管Franz Kline的繪畫看似寫意且純粹,但事實上卻經歷了不斷的構思與嘗試。在他的畫室中,經常可以發現藝術家在廢紙或電話簿上繪製的草圖。與書法講求在宣紙上俐落下筆不同,在他的作品中最常出現的黑白兩色,都是藝術家描繪、堆疊而成。內容部分,在一筆一劃之間,Franz Kline嘗試勾勒紐約都市叢林樣貌,例如其1953年作品「紐約」(New York),就透過俐落的幾何線條交錯,以及油墨堆疊下、那種隱隱透出的漸層效果,捕捉都市生活的動感與壓迫。

左:作品「烏鴉舞者」、右:作品「紐約」。

左:作品「烏鴉舞者」、右:作品「紐約」。

另外, Franz Kline的生活經驗、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所見所聞,也豐富了藝術家的創作內涵。2005年,在紐約Christie拍賣會中,以台幣約2億1120萬元成交的作品「烏鴉舞者」(Crow Dancer,1958),便是取材家鄉原住民的傳統舞蹈,並將這種透過肢體展現出的力與美,以及在瞬間旋轉、跳躍間呈現出的氣勢,凝結於畫布之上。

Franz Kline晚期將色彩引入繪畫之中。(畫作「無題,1957」)

Franz Kline晚期將色彩引入繪畫之中。(畫作「無題,1957」)

Franz Kline認為:「繪畫的最終考驗,就是畫家的情感是否呈現。」他也說過:「不要企圖將我的繪畫形象化。」對於Franz Kline乃至於其他抽象藝術家而言,視覺的呈現,不過是內心感受的投射。透過眼睛所引起的情緒起伏,才是Franz Kline所要追求的。只可惜Franz Kline的生命燃燒得太快,因為意外的心臟病,而在1962年過世,享年52歲。在他的創作生涯後期,可以看見Franz Kline在作品中加入了色彩的元素,卻因為死亡,讓色彩無法自藝術家手中得到應有的發揮。作品的數量與重要性,也無法與黑白系列相提並論。所幸透過時尚圈的取材,Franz Kline簡短的創作生涯得到了延展。同時,在相機與面料的詮釋下,也繽紛了Franz Kline「單調」的藝術世界。««

Maison Margiela 2013春夏高訂作品。

Maison Margiela 2013春夏高訂作品。

»»Fashion labels as the likes of Martin Margiela, Tim Coppens and Donna Karan are all taking the art inspiration from artist Franz Kline, who featured abstract painting in white and black. This element are also appearing on the Rolling Stone magazine cover in 1981 feature comedian Steven Martin.  

Franz Kline, influenced by abstract performants, Cubism and surrealism, has mixed the art trend to develop its own painting style. Born in 1910 in Pennsylvania, Kline has featured line and pure color. With motional style, his creation is also called Action Painting. 

In his collection the most famous, which featured black and white, he has always focus the balance of two color which was a little like calligraphy as one of Pierre Soulages. He has on the other hand enriched his painting by his life experience on Pennsylvania. Kline thought that the final challenge on painting is to present painter’s feeling. In late of his year, he tried to add color into his creation. However, it’s not too long that he died in 1962.««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