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ffrey B. Small回歸手工觸覺體驗
Designer of the Week: Geoffrey B. Small


Geoffrey B. Small 2010與Fratelli Piacenza廠合作的羊絨西裝外套。

Geoffrey B. Small 2010與Fratelli Piacenza廠合作的羊絨西裝外套。

»»在上月的巴黎男裝周期間,我有幸與一位時尚界的稀有生物進行訪談;雖在巴黎成功展出20餘年,連「老佛爺」Karl Lagerfeld都曾為他的服裝攝影,Geoffrey B. Small在大多數人耳中仍是個陌生的名字,以大隱隱於市的作風,傳達著自己的設計哲學。

尋找展示室本身,就是個迷宮般的體驗,走進Saint Martin街199號的門廳,爬上陡峭迂迴的樓梯,再穿越古埃及風裝潢的大堂,一翻周折後,眼前是一扇逃生門般緊閉上鎖的鐵門。隨著指節叩動的低沉聲響,一道陽光和Geoffrey B Small的臉孔才從門縫中透出。「這算是個試煉吧!」Geoffrey B Small半開玩笑地說,「想隨便看看的買家大概爬到4樓就回頭了。」但或許正是這種作風,才能在凡事講求曝光率的時尚界隱匿生存20年。

設計師Geoffrey B. Small。

設計師Geoffrey B. Small。

穿上才能感知的觸覺體驗
「請穿上它,在照片上是看不出什麼的。」Geoffrey B. Small手上拿著一件毫不起眼的黑色西裝外套,然而從手滑入袖管的一刻起,其魅力就嶄露無遺。手染真絲製作的內裡,沁涼地滑過肌膚,與180支純羊絨的溫潤手感交織,Geoffrey B. Small表示,「我花在內裡上的成本,比大多數設計師的本布預算還高,如果說高級時裝品牌是賓士的話,我們就在做Koenigsseg這樣的手工超跑。」對服裝內部設計的嚴苛要求,正是Geoffrey B. Small作品的精神所在,他解釋道:「重點在於服裝穿著的感覺,而非視覺效果。服裝是食物之外,與我們關係最密切的東西,它緊貼著肌膚提供保護。你可以選擇吃微波調理包、上餐館好好吃一頓,或是在家吃媽媽煮的食物,三者之間差別很大,這之於服裝也是一樣的。」

Geoffrey B. Small180支羊絨布料背心。

Geoffrey B. Small180支羊絨布料背心。

出生在美國波士頓的Geoffrey B. Small,從17歲時在父母家的陽台上製作服裝開始,曾在當地頂級訂製男裝擔任裁縫,並在1970年代末創辦了自己的品牌。在2000年,Geoffrey B. Small離鄉背井,將工作室搬到了威尼斯附近的小鎮Cavarzere,正是因為義大利傳統製作工藝,所帶來人性化觸感。Geoffrey B. Small娓娓道來義大利每個地區的強項,Como的絲質、Biella的毛料、Prato的再生毛,及威尼斯地區的棉布等…。「雖然義大利的服裝產業,很大程度上被美式資本主義工廠化、削減成本與外包的做法摧毀了,但仍有一批有堅持手工藝人殘存,他們都百中選一的佼佼者。」其中Geoffrey B. Small與有270年歷史的羊絨廠Fratelli Piacenza、百年家族綿布廠Parisotto等都有緊密合作關係。

Geoffrey B. Small服裝布料皆經過特殊處理。

Geoffrey B. Small服裝布料皆經過特殊處理。

除最細膩的材質外,Geoffrey B. Small也開發出自己的一套工法,使用源於阿爾卑斯山的Adige河水,以天然染料加熱縮絨,再曝曬於地中海烈日之下,使表面質感更加柔軟且參差。「只要溫度或時間上有些微失誤,就可能會毀掉上千歐元的布料。」Geoffrey B. Small表示。對材質與手工的堅持也遍及每個小細節,每個邊角與扣眼,都使用Bozzolo Reale Milano絲線縫製;而Geoffrey B. Small設計中最搶眼的元素──大小、材質各異其趣的鈕扣,則由Parma的製扣世家Claudio和Cinzia Fontana手工磨製而成,「有時候一件服裝的扣子就要上百歐元,我希望每顆扣子都能有自己的故事。」Geoffrey B. Small說道。

內裡與細節才是Geoffrey B. Small服裝魅力所在。

內裡與細節才是Geoffrey B. Small服裝魅力所在。

在談話之間,更令人驚詫的,是整件外套平均落在全身的重量感,全無現代西裝的拉扯拘束,而平衡的秘密正落在Geoffrey B. Small所蒐集,16至19世紀的骨董版型上。「當時的裁縫不會在外套裡縫上太多毛襯、肩墊等凸顯外觀但限制行動的東西,一切輪廓皆由剪裁決定;當時的袖籠比較窄小,形狀也不同,使行動更加便利。」Geoffrey B. Small講解道,「現代人為了舒適,棄傳統服飾擁抱運動休閒服;為了讓人們能夠一天到晚,不論是工作或休閒時,都能穿著我的服裝,它必須像帽T一樣好穿。」

在Parma手工訂製的鈕扣。

在Parma手工訂製的鈕扣。

以舊為新的設計哲學
大量復古手工細節,甚或是數百年前的版型,在Geoffrey B. Small手上並不是出於懷舊,而是同現代藝術一樣,對時代潮流的反映。「我們在2004年推出的18世紀拿破崙風系列、2006年的中世紀系列和2008年的16世紀啟蒙運動系列,是有其深意的。」Geoffrey B. Small表示,「目前我們後工業時代的環境問題,在過去1萬年沒有電力、石油、天然氣和核能的時代並不存在;作為一個文化貧乏的美國人,我在義大利發掘了先民們優雅而可延續的生活方式,致使我相信,人類要永續生存,必須借鑑過去。」

Geoffrey B. Small 2012春夏系列,反核宣言竟一語成讖。

Geoffrey B. Small 2012春夏系列,反核宣言竟一語成讖。

因此Geoffrey B. Small所追求的,並非高級訂製式精雕細琢,而是手工背後的溫暖人性,不規則的縫線、邊角與皺縮的布料,正因此而生。「何謂完美?」他反問,「我們並不想一味盲從手工傳統,如同相機發明後,寫實畫作失去意義一般,現今再用手工做出機器般工整的東西,簡直是白費心機。我倒喜歡服裝夠擁有獨特的瑕疵,讓人一眼就能看出製作者的熱情。」Geoffrey B. Small也希望客戶能夠將服裝穿個20、30年,「在過去,一件大衣可不是今日的消費品,而是嚴寒冬日的救命服裝。」他表示,並向我展示了一件羊絨大衣上的小巧思──漆成黑色的純金鈕扣,危及逃難時可溶解成金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