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hard Richter創作不設限 抽象油彩站上伸展台
Gerhard Richter Brings Greasepaint On Runway


藝術家Gerhard Richter與他的色譜系列作品合影。

藝術家Gerhard Richter與他的色譜系列作品合影。

»»德國藝術家Gerhard Richter,被世人譽為最重要的在世藝術家之一。他自我描述自己的創作:「沒有計畫、沒有風格、沒有訴求。」也因為這樣的無所限制,讓他敢於變化,在其創作生涯中,不斷跳躍式的變換繪畫風格與題材,從臨摹照片衍生出的「照片繪畫」(Photopainting);色塊整齊排列營造韻律感的色譜系列;再到融合各式素材、手法,所完成,風格迥異的抽象繪畫等,不斷將驚奇帶入我們所處的世界。

Gerhard Richter出生於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是位中學教師,母親則為書商。在他出生的隔年,希特勒當上德國總理,接者德國入侵波蘭,直接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而Gerhard Richter的家族也參與其中,身為納粹軍官的叔叔因戰爭身亡,阿姨則死於納粹優生學計畫。雖然Gerhard Richter曾被徵招進入希特勒青年團,但幸運地沒被政治洗腦與戰火波及,並在1952年進入德雷斯頓藝術學院攻讀繪畫,4年後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為其藝術生涯打下深厚基礎。

Gerhard Richter以女兒貝蒂為題,接連在1977(左)與1988(右)年繪製肖像作品。

Gerhard Richter以女兒貝蒂為題,接連在1977(左)與1988(右)年繪製肖像作品。

多次的西德旅行,讓Gerhard Richter深受Jackson Pollock、Lucio Fontana等抽象表現藝術家啟發,但這些作品,卻被當時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視為西方資產階級的反動藝術。為了藝術追求,Gerhard Richter因此在1961年柏林圍牆建成前逃往西德,並進入杜賽道夫國家美術學院就讀。這段時期,Gerhard Richter開始了「照片繪畫」的創作,隨機選取私藏的照片或蒐羅自報章的影像,再透過油彩重新臨摹。觀察這個系列中極富知名度的兩件同名作品「貝蒂」(Betty,1977)、(Betty,1988),就是他為女兒描繪的畫像,精細的詮釋,就連髮絲也描繪得絲絲入扣。

「魯迪叔叔」(左)與「1977年10月18日」(右)系列作品,經常被視為隱含政治批評。

「魯迪叔叔」(左)與「1977年10月18日」(右)系列作品,經常被視為隱含政治批評。

這「照片繪畫」的創作,影響自他曾經擔任攝影助理的經驗,同時,在離開東德前,也為無法再帶回東德的繪畫、書籍等,用攝影紀錄,讓Gerhard Richter對照片有更深一層的情感。許多人總是評論Gerhard Richter的作品中含有政治批評,從哀弔親人的「魯迪叔叔」(Uncle Rudi,1964),或是以1970年代德意志之秋事件中,以西德極左派恐怖組織「紅軍」為題的系列繪畫作品:「1977年10月18日」(October 18,1977),都令人聯想政治意涵。但對藝術家本人而言,動機與意圖全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繪畫本身。Gerhard Richter也懷疑用藝術去批評政治的可能性,並說如果藝術能夠達成某種目的,那麼這就不是藝術行為,同時也絕非正式活動,而單單只是遊戲罷了。

「照片繪畫」系列的模糊處理,為的是要將多餘的情報給擦拭掉。(左:「S. with Child,1995」、右:「Candle,1983」)

「照片繪畫」系列的模糊處理,為的是要將多餘的情報給擦拭掉。(左:「S. with Child,1995」、右:「Candle,1983」)

從Gerhard Richter留下的眾多訪談與筆記中,也可以了解他的繪畫並非為了特定的理論或觀念而畫,甚至直接否認藝評家是其作品為觀念繪畫的想法,只說自己是個畫家,既不是觀念藝術家,也絕非知識分子。例如系列照片繪畫中,Gerhard Richter就刻意運用各式手法,將逼近相機程度寫實繪畫的局部給模糊,目的就是要讓一切一樣重要,或說一樣不重要,目的是為了把繪畫之外的情報給擦拭掉。色譜系列將傳統色譜彼此呼應的關係去除,展現出機械式的韻律美感。至於1980年代中期開始的「抽象繪畫」(Abstract Painting)系列,則運用自製的刮刀,在畫布表面來回滑動,透過如此,讓衝突的油彩色澤得以融合,同時經過長時間的規劃、模擬,試圖成就最完美的畫面構成。

Gerhard Richter利用自製刮刀繪製「抽象繪畫」系列作品。

Gerhard Richter利用自製刮刀繪製「抽象繪畫」系列作品。

藝術史學家Benjamin Buchloh曾說,許多藝評家將Gerhard Richter視為一個知道所有技巧的畫家,讓一切象徵、規範無效的同時,卻又操縱它們。還說Gerhard Richter的作品就像是對20世紀整個繪畫宇宙的整體展現。但藝術家本人卻謙虛地回應自己如同業餘者,所有的創作都是將繪畫題材直接擷取,其思考與行動也都是直截了當,所追求的,不過是讓繪畫生成更多樣貌罷了。現年82歲的Gerhard Richter,仍持續著自己的創作理念。如此純粹對繪畫多樣性的追求,不只每每為藝術圈投入話題震撼彈,也未後世藝術家提供了創作的方向,包含朦朧的形體、照片的使用、繪畫與攝影的關係、在未乾的畫布表面用畫筆、刮刀刷出各式痕跡等。

左:畫作「Firenze,2000」、右:畫作「Woods,2005」。

左:畫作「Firenze,2000」、右:畫作「Woods,2005」。

而進入時尚圈,你會驚訝地發現,Gerhard Richter純粹的繪畫追求,與伸展台服裝有多麼契合。例如美國設計師同名品牌Lela Rose,其2011秋冬系列女裝,就取材Gerhard Richter的「抽象繪畫」系列,讓這藝術家所謂「零主題、零目的」的油畫作品,在系列洋裝與迷你裙上頭,找到發揮其純粹視覺美感的地方。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