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ya現代繪畫先驅 伸展台美學基因
Goya Inspired Designs on the Runway


哥雅風格多變,其對人物的刻畫往往透露人性本質。圖為哥雅自畫像。

哥雅風格多變,其對人物的刻畫往往透露人性本質。圖為哥雅自畫像。

»»被譽為現代繪畫藝術之父的西班牙畫家哥雅(Francisco de Goya),在繪畫領域中,哥雅是個多產且全才型的畫家。因為大量描繪戰爭景象的繪畫風格而被視為法國浪漫主義畫派的先驅,以強烈的內心情感為作品美學的根據與創作胚基。哥雅同時也留下許多裝飾性畫作,後期繪畫風格逐漸偏向現今俗稱的印象派,他的風格不僅多變,也嘗試不同素材跟形式的作品。從早期的巴洛克風格跳到印象派,再到寫實派;從風景畫跳到教堂壁畫,再嘗試版畫創作,甚至放入個人感情的寄託,也使得他的作品多了繼古典時期以來缺少的人文氣味。然而這些創意不僅影響著後來的畫家,也觸動著許多設計師的靈感神經。

1746年出生於西班牙農民家庭,14歲開始學畫,藉由臨摹古典大家的作品,增進繪畫技巧。直到17歲離開家鄉前往馬德里,25歲前往羅馬,在旅居義大利的過程學習壁畫技巧,並接受薩拉戈薩(Saragossa)的皮拉爾聖母大教堂(Basilica of the Pillar)的素描委託,1773年才回到馬德里定居結婚。一直到1776年,也就是31歲的年紀為皇家繪製織錦的大型描繪草圖,開始他畫家生涯最明亮的一段日子。

「著衣的瑪哈」(La Maja Vestida,1798-1805)。

「著衣的瑪哈」(La Maja Vestida,1798-1805)。

1774到1792這段時期作品,主題大多圍繞在平民生活跟日常風景。該時期作品反映了哥雅早期創作理念,以自然風景為基礎,因此作品中沒有明顯的線條感,而是藉由顏色的濃厚淡薄來呈現光影變化,如此作法深深影響後來的印象派畫家。然而在此同時,哥雅也專心研究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的畫作,並將其作品以版畫的形式復刻,建立出一套以自然光線呈現人物臉孔的寫實風格。被聘為宮廷畫師的哥雅,長期為皇室成員繪製肖像以維持生計。在他的筆下,人物的輪廓自然鮮明,而哥雅利用光影的層次對比推疊一種對貴族階級的諷刺與不耐。儘管如此,他的作品在這個時期仍舊不脫明亮活潑的風格。

左為「巨人」,右為「黑色繪畫」系列的「農神吞噬其子」(Saturn Devouring His Son),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似乎有參考哥雅的系列創作。

左為「巨人」,右為「黑色繪畫」系列的「農神吞噬其子」(Saturn Devouring His Son),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似乎有參考哥雅的系列創作。

直到1792年因病失聰,哥雅的繪畫風格急速且劇烈地轉變。此時的代表作品「幻想曲」(caprichos),以風俗畫的形式將人物變成各種稀奇古怪的生物,藉以諷刺當時教會的保守封建和政府的腐舊。這幅作品創作時間良久,一直到1803年才終告完成。在作品中投入強烈的個人色彩,除了控訴社會現象,也不難發現歡樂的火焰在畫家心中逐漸暗熄。面對殘疾的心理煎熬與社會總總不平現象,哥雅似乎將繪畫看做一個情緒的出口。然而他沒有中斷為皇室作畫,反而在畫中更積極以筆觸和光影變化,凸顯出皇室的狡詐和冷漠。在這方面,1801年為西班牙國王繪製的「查理四世一家」(Charles IV and His Family)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幅作品。

哥雅利用光線變化和色彩,半隱喻地呈現人性特質,好比是「查理四世一家」。

哥雅利用光線變化和色彩,半隱喻地呈現人性特質,好比是「查理四世一家」。

一直到1808年,拿破崙入侵西班牙戰爭,眼見法國軍隊的血腥與戰爭的無情。一反過往的溫和用色,他利用光線明晦構圖,以大量的紅與灰白畫出「一八一四年五月二日」(El tres de mayo de 1808)和「一八一四年五月三日」,以歷史紀錄的角度保留當時戰爭的無情。爾後又創作許多跟戰爭,死亡相關的畫作,1812年完成的「巨人」(The Colossus)利用晦暗的色彩和模糊不清的筆法,傳達出西班牙人民對於戰亂的不安與不知所措。在此之後,哥雅開始嘗試其他方向的創作,像是石版畫或是用蝕刻法創作的銅版畫,鬥牛則是此時最常出現的繪畫主題。晚年一系列的「黑色繪畫」(Black Paintings)則晦澀難解,讓人難以捉摸畫家想傳達的意思。從來沒有停止作畫的哥雅,1824年在法國波爾多逝世。

「一八一四年五月三日」刻畫當時社會之陰暗面與人們內心面臨的恐懼。

「一八一四年五月三日」刻畫當時社會之陰暗面與人們內心面臨的恐懼。

時尚對哥雅的讚頌,2007年幾乎可說是哥雅在時尚圈的收穫年,許多大品牌不約而同採用哥雅的作品為靈感來源。一向以戲劇性和藝術感為人所知的McQueen,便在他的設計筆記中紀錄了哥雅與其他藝術家所帶給他的幻想泉源。雖然是春夏系列,但該系列卻不見粉嫩繽紛的多彩色調,而是用大理石般的灰白黑貫穿全場,輔以蕾絲抓皺點綴增加迷幻感。配合模特兒蒼白的妝容和略帶凌亂的巴洛克風格髮型,就像從殘酷的寒冬中歸來,仍舊迷茫的戰爭受害者。除了顯現設計師鍾愛的哥德式美學外,也巧妙地轉換哥雅作品裡描寫戰爭的尖銳筆觸與蒼白色調。就連Balenciaga 2008秋冬女裝亦參考哥雅畫中的形象特質,作為創作素材。

Alexander McQueen 2007春夏(左)與Balenciaga 2008秋冬女裝(中與右),隱約嗅到哥雅畫作影子。

Alexander McQueen 2007春夏(左)與Balenciaga 2008秋冬女裝(中與右),隱約嗅到哥雅畫作影子。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