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tav Klimt 金色情迷時尚風采
A Century of Secessionist Fashion


Gustav Klimt和紅粉知己Emilie Flöge共同設計的服裝。(1910)

Gustav Klimt和紅粉知己Emilie Flöge共同設計的服裝。(1910)

»»紛呈的珠寶鑲嵌、與金銀亮片組成的幾何圖案,為2012年秋冬時裝周畫下華美的句點。若說春夏秀場是20、30年代Art Deco的天下的話,秋冬季的靈感則要再往前推20年,回到19世紀末,孕育出「分離派」(Secession)的奧匈帝國首都-維也納。

從1850年維也納城牆拆除,改建成環型大道(Ringstrasse)開始,由國王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領導的現代化運動就如火如荼的進行,資金不斷湧入煥然一新的古都,新古典建築如國會大廈、高等法院與藝術學院等林立,銀行、保險與鐵路等新興行業也蓬勃發展。但與此同時,1869年的「黑色星期五」金融危機打破了投機商人的美夢,許多人一夕破產;而王子魯道夫(Rudolf)與皇后伊莉莎白(Elisabeth,又稱茜茜公主)在1889與1898年相繼自殺與遭到暗殺,也為皇室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維也納就是在這樣未知的迷霧中,來到了世紀末。

19世紀末的維也納在紙醉金迷中暗藏隱憂。(Wilhelm Gause的作品「Hofball」, 1900)

19世紀末的維也納在紙醉金迷中暗藏隱憂。(Wilhelm Gause的作品「Hofball」, 1900)

做為奧匈帝國的首都,維也納是當時中歐的政經樞紐,也是唯一在文化上和巴黎分庭抗禮的都會。但不同於法國,奧匈帝國王室直到一次世界大戰都還握有實權,這也使維也納藝術道統一直以建制學院派為道統,而難有像巴黎印象派、後印象派那樣的突破性發展。

Klimt早期在維也納城堡劇院的壁畫。(Burgtheater Mural, 1884-87)

Klimt早期在維也納城堡劇院的壁畫。(Burgtheater Mural, 1884-87)

年輕的Gustav Klimt也不例外,1883年從藝術工商學校(Kunstgewerbeschule)畢業後,也曾經為建制派的新古典建築創作過不少壁畫,如維也納城堡劇院(Burgtheater)與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的牆面與屋頂上,都能看到大師的真跡。這段創作壁畫的經驗對Klimt日後的風格有著重大的影響,雖然主題與手法仍未脫正統,在不少地方Klimt重複的裝飾圖案,與金屬色澤的使用已經初見端倪。

藝術史博物館中的壁畫,已能看出Klimt日後的風格。(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Mural, 1890-91)

藝術史博物館中的壁畫,已能看出Klimt日後的風格。(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Mural, 1890-91)

縱使Klimt在1890年代已經頗富盛名,他與眾多年輕藝術家相同,創作風格仍然受到藝術學院的箝制。以非傳統的主題或表現形式創作的畫家,難以得到所需的經費,展覽場地也處處遭到掣肘。在結識建築師Josef Hoffman和Joseph Maria Olbrich,以及平面設計師Koloman Moser等人後,Klimt深深感到一味仿古並不符合現代的需求,終於在1897年創立了「分離派」(Secession,或德文:Sezession ),從維也納的學院傳統中脫離出來。一方面策展引進外國,尤其是巴黎印象派與後印象派畫家的作品,供維也納民眾觀賞;另一方面,除了繪畫等「高等藝術」外,也積極地參與被學院派視為「低級藝術」的建築和手工藝,希望能脫離僵化的傳統藝術形式和粗劣的工業製品,創造出兼具機能與美的產品,可說是兼具了美術工藝運動(Arts & Crafts Movement)和新藝術(Art Nouveau)的概念。

Joseph Maria Olbrich所設計的「分離派會館」。(Secession Hall, 1897)

Joseph Maria Olbrich所設計的「分離派會館」。(Secession Hall, 1897)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