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Moore雕塑情 刻出時尚新感動
Henry Moore on Emotional Sculptures


雕塑家Henry Moore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對織品創作備感興趣,自己也撩下去發想設計。

雕塑家Henry Moore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對織品創作備感興趣,自己也撩下去發想設計。

»»如果你認識英國當代藝術家Ben Nicholson和Barbara Hepworth,那麼更該知道Henry Moore,他堪稱是Barbara同窗兼好友,更是雕塑界的可敬對手,因外界多認為Henry Moore成績表現優過Barbara。他的雕塑創作充滿著有機線條,也彰顯英國當下抽象現代藝術,漸進地影響設計師們心中那把創意規尺。

Henry Moore何許人也,先從生長背景慢慢說起。1898年出生在英國約克夏附近的一座礦業小鎮Castleford,自求學時期,已經展露對藝術的喜好,喜歡雕刻木頭,用黏土捏握塑型物體,發願未來定要當個雕塑家,然而他的家人也就是他父親,總抱著望子成龍心態,希望他能有份踏實且又有成就的工作,所以極力說服Henry當教師。藝術家本人也相當聽從長輩意見,先行在當地藝術學院修讀教育學分,實踐老師夢想。 

Henry Moore將他對戰爭的回憶,以防空洞避難為題材,轉述在1941年作品「Shelterers in the Tube」裡。

Henry Moore將他對戰爭的回憶,以防空洞避難為題材,轉述在1941年作品「Shelterers in the Tube」裡。

始料未及地,第一次世界大戰襲來,18歲的Henry Moore放下教鞭投筆從戎,2年在外地的煙硝戰爭侵蝕少年心靈意志,最後因遭受有害氣體波及,這才讓他脫下軍袍重返現實社會。一退出前線,Henry Moore又再次回到學校教書,可受到時間洗滌和外務磨練衝擊,令他徹底大悟自己想走的路,當老師,不,他要完成小時夢想,當雕塑家。於是,決定回家鄉一所藝術學院,重頭學起,緊接著在1921年拿獎學金,到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唸書。

Henry Moore喜歡蒐集動物骸骨和石頭木雕,並從骨頭的線條發想出作品雛形。

Henry Moore喜歡蒐集動物骸骨和石頭木雕,並從骨頭的線條發想出作品雛形。

倫敦是藝術殿堂,對Henry Moore來說,更是打開眼界接觸新知的好所在,不停地吸收最新藝術資訊,對眼前新銳藝術創作,更是備感新鮮。同時趁著重當學生期間,曾走訪大英博物館,意外地被墨西哥、埃及與非洲等古老文明雕塑深深吸引,在他成名後接受訪問時,提到古老文明遺物替他上了一堂精彩的雕塑課程,因為不單獲得久遠的藝術歷史知識,更知性地了解那個年代雕塑的實驗精神,進而讓自己琢磨嘗試新手法,了解什麼可以改進或值得學習。這或許也造就他未來雕塑創作的另一靈感橋梁來源,所以在1920年代晚期,無論是1928年的「Mask」或1931年的「Girl」,Henry Moore的雕塑多圍繞在民俗文物與人偶肖像打轉。

左與中為1931年的「Girl」,右為1928年的「Mask」。

左與中為1931年的「Girl」,右為1928年的「Mask」。

儘管學校畢業後,持續和新興藝術家接觸,彼此分享哲學觀點和實作討論,宛如熱血文青,掀起英國藝壇一波改革潮。然而促使Henry Moore對藝術孜孜不倦,滿腔抱負,主因推向好友Ben Nicholson和Barbara Hepworth,當初他們「三劍客」加入了統一派(Unit One),企圖積極改變英國當代藝術創作,同時間,他亦參加英國超現實主義運動,積極參與1936年時在倫敦舉辦的超現實國際展。至於他的個人作品魅力,以及靈感來源,多數認定Henry喜愛從動物骨骸、木頭和自然界搜尋,要不觀察別人的雕塑,再吸收轉換成自己的想法。藝術家就曾表示自己很慣愛從自然物體所展現的律動節奏,歸納出一種邏輯法則,而這法則便成為他雕塑的源頭。 

1979年的「Opening Form II」,依然可見Henry Moore對骸骨的迷戀。

1979年的「Opening Form II」,依然可見Henry Moore對骸骨的迷戀。

好比1951年以石膏打造的Animal Head、1960年的青銅雕塑Headless Animal,多以動物骸骨為創意核心,為何對骨頭如此癡迷,Henry解釋骨頭是大地之母賜予自然生物最基本的結構體,由這結構變化出生物的強韌生命力,對雕塑來說,這些骨架更是基本,藉由創作者之手,雕塑刻劃出嶄新面貌。Henry的作品亦擴及戶外公共藝術,接受過不少請託打造,目前最知名的莫過於「母與子」系列和建築師Serge Chermayeff所委託的「側臥像」(Recumbent Figure),所彰顯的不僅是有機體的生命力道,當中更含括藝術家對人性的衡量,畢竟歷經2次世界大戰,先前還因戰爭毒氣迫害,讓他心理留下小創傷。

Henry Moore的經典作之一「側臥像」。

Henry Moore的經典作之一「側臥像」。

有意思的是,二次大戰後,Henry對織品設計起了興趣,曾受織品設計師Zika Ascher委託合作絲巾創作,意外讓他和時尚牽起了紅線,讓創作轉個彎兒,栽進織品設計領域。但對時尚界來說,Henry Moore的雕塑理念帶給設計師無比震撼力。確定明年轉型的Burberry,設計師兼CEO Christopher Bailey,曾在Prorsum 2012春夏女裝大方讚揚Henry Moore創作,輪廓型態取自藝術家的雕塑線條,從織品紋路拼接處理,到風衣結構的剪裁變化,把服裝當成另個雕塑場合。

Burberry Prorsum 2012春夏女裝繆思為Henry Moore。

Burberry Prorsum 2012春夏女裝繆思為Henry Moor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