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北歐風格時尚 阿米希人的樸實微笑
Scandinavian Austerity by Hope


<Styleby>雜誌的時尚編輯Columbine Smille在部落格秀出她的Hope收藏提袋。

<Styleby>雜誌的時尚編輯Columbine Smille在部落格秀出她的Hope收藏提袋。

»»在專欄首篇文章曾說過 Acne 不是我的風格,許多人紛紛問起,那麼你喜歡的是甚麼?不說,是因為私心,不想將自己獨有的秘藏隨意示人。最近我的心境改變,從低物慾的清教徒成為旗幟鮮明的革命黨,於是穿著也跟著改變了,風格從低調轉成為大鳴大放之自我極致。想也是時候可以將這最愛品牌 拿出來分享了。它叫做Hope。(hope-sthlm.com)

此刻的Hope是一個所謂的生活風格品牌,這說法是在其服裝系列站穩腳步後,才逐漸演化而來;他們說Hope專注在原創與傳統設計上,品牌的核心是傳統的延續、紮實的手工與匠師之精神。

Hope工作團隊在紐約專賣店討論著秋冬新品銷售。

Hope工作團隊在紐約專賣店討論著秋冬新品銷售。

我說其實Hope 現代時尚的容貌下,實是一位19世紀末20世紀初期之歐洲彬彬有禮的紳士淑女。其風格是簡約的、其慾念是節制的,不追隨潮流,不放棄傳統,慢慢地以自己的方式自己的信念活著。這,差不多就是阿米希人(Amish)給世界的觀感了。

我們可以去維基百科(Wikipedia)下,探查關於阿米希人的說明,於服裝條詞下可見:「通用的美學標準是『樸素』:一個人的衣著不能以剪裁、顏色或其他風格來引人注目。」

Hope北歐專賣店。

Hope北歐專賣店。

這就是了。Hope 這品牌,有如阿米希人的生活一般,給了我們一種清樸之美,一種單純之下的真實力量Hope的設計語言,簡要說來包含了陽剛之氣、傳統歐式男性打扮、古老制服風格等等;就算是在現代線條與摩登視覺之下,們依然強調著手工裁縫感與服裝功能上的傳統性;在材質的選擇上,也偏好waxed cotton 與手染單寧這類隨著時間沉澱歲月美感的布料。

Hope 2012春夏發表精華片段。

我自己有一件Hope的深藍西裝外套,每當穿上它,我總覺得自己是一位無懈可擊的某種專業的人士。這套西裝給我一種深沉、紮實的踏地的喜悅,以及一種無法言喻的存粹之自我統一感。他不是Hugo Boss 那樣的successful dress / power suit。他是沉、剛、厚重、古老的,是存在於21 世紀的阿米希造物。

你說這造物怎麼能成女裝?「成啊?」我笑著。這樣的風格,特別適合北歐女子。或是一切有風有骨有英氣的世間女子。««

Hope歷年女裝作品,依序為2008秋冬、2009春夏與2012春夏。

Hope歷年女裝作品,依序為2008秋冬、2009春夏與2012春夏。

 


MAX(馬克斯)最近在做什麼
希臘度假一周,再至北京與台灣無眠工作十數天。
回瑞典一周,又將至歐洲數座首都無限制工作兩周。
吃太多希臘烤肉與台灣水餃,體重於焉上升。
在北京書報攤與台北誠品暨水準書局等地瘋狂採買,計有繁簡體書80餘本,布拖鞋兩雙,木筷子十數把,兒童玩具無數。


»»Question has been “what is your style then?”, ever since my “I’m not an Acne person” statement in my first column. While I have been keeping this gem to myself, a recent change toward more extravagance has made me feel that it’s time to unveil my little secret-Hope.

Despite marked as a fashion label, Hope is in reality more of a period brand reminiscent of late 19th century style, the Wikipedia description of Amish clothing tells its austere aesthetic the best: “The common theme is plainness; clothing should not call attention to the wearer by cut, color, or any other feature.”

The clothing of Hope is a combination of sartorial tradition and uniforms, the look is androgynous, the silhouette updated and modern, and the fabrics rough and rugged. I have a navy blazer by Hope myself, which makes me feel impeccable not in a “power suit” way, but in the sense that it is old, masculine and deep.

Some ask how this style would suit a woman. It would, especially on Scandinavian women, or any woman with valor.««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