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son Pollock抽象油彩 妝點時尚圖騰
Pollock Drips into the World of Fashion


Alexander McQueen 1999年春夏,用機械噴嘴仿製出Pollock畫作般的圖像。(轉載自ebesp)

»»在Jackson Pollock百年冥誕之際,爭議仍圍繞著這位美國藝術史上最傳奇的藝術家,從畫布上恣意迸裂、流溢的油彩,酗酒與精神問題不斷的人生,乃至四處棄置畫作導致的真偽問題,仍時不時冒出頭來。憑著爆炸性的畫風與人格,Pollock與他所引領的「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在上世紀50年代一手將現代藝術的中心從巴黎移至紐約;在半世紀後的今日,Pollock首創的滴流技法,仍以強勁力道衝擊時尚界,誘惑設計師將手邊布料當成畫布,盡情揮灑色彩。

1912年生在北方邊陲懷俄明州,從小隨擔任土地測量師的父親奔波於亞利桑那州與加州之間,除了兩次藝校退學紀錄外,Pollock幼時並未受過太多藝術訓練。直到1930年遷至紐約,向長兄Charles Pollock的恩師Thomas Hart Breton學畫,Pollock的藝術生涯才首度步上正軌。雖與Breton發展出亦師亦友的情誼,Pollock卻並未從恩師的畫風中學到太多,甚至還曾表示:「他一直逼我朝現實主義的方向走,以致我一頭栽進了抽象繪畫中。」反倒是1933年父親的去世,催生出Pollock瘋狂的人格特質,與震動美國藝術界的「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技法。

Jackson Pollock 1942年作品「Stenographic Figure」,仍不難看出現實世界的影子。

Jackson Pollock 1942年作品「Stenographic Figure」,仍不難看出現實世界的影子。

在相依為命的父親去世後,生性敏感的Pollock陷入了極為嚴重的憂鬱症中,言行都有了不穩定的傾向,在一次宴會中,Pollock甚至拿起斧頭威脅長兄的妻子,並轉頭砸毀一幅即將參展的畫作。危險舉止加上酗酒毛病,讓他不得不求助於心理醫師,而榮格(Carl Jung)式的精神分析,也慢慢打通了Pollock通往潛意識之路。

Pollock於1943年為Peggy Guggenheim新居創作的壁畫。

Pollock於1943年為Peggy Guggenheim新居創作的壁畫。

Pollock生命中的貴人也在此時接踵而至,除了在1936年從墨西哥壁畫家David Siquerios處,學會使用液體顏料,為日後潑灑滴流的技法開啟大門之外,在1939年邂逅畢卡索的畫作,也讓年輕的Pollock意識到抽象繪畫的無限可能。

在政府資助的文創計畫下創作的同時,Pollock也逐漸受到著名藝術品收藏家Peggy Guggenheim的注意,並在1943年以150美金的月薪聘請他為新居繪製壁畫。在Peggy Guggenheim好友,達達主義大師Marcel Duchamp的建議之下,Pollock並未直接在牆上創作,而首度開創將巨幅帆布水平放置,並運用全身肢體動作,從四面八方「攻擊」畫布的創作技法。當寬6公尺,高2公尺的畫作完成時,名藝評家Clement Greenberg立刻嘆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藝術品」,而Peggy Guggenheim也在1945年慷慨傾囊,替Pollock與妻子Lee Krasner在長島將一間農莊改裝成畫室,這幢小木屋,正是Pollock日後一系列名作的誕生地。

Pollock大多名作皆在長島畫室中完成。

Pollock大多名作皆在長島畫室中完成。

離開喧囂的紐約市後,Pollock開始進一步嘗試「行動繪畫」,將未撐開的帆布直接鋪在畫室地板上,「走入」畫作之中,在肢體的舞動之間完成畫作。捨棄筆刷等傳統工具,Pollock直接從顏料瓶中潑灑滴流,使用棍棒、毛巾,刀刃等物品導引顏料走向,甚至在顏料中加入砂礫、碎玻璃等,改變材質感。在繪畫過程中,Pollock宣稱自己進入了一種無意識狀態,彷彿在畫布中的狂舞才是藝術本身,而滴流一地的油彩,不過是某種殘留物質,「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總要過一段時間後,我才能和畫作熟稔起來。」他曾如此表示。而Pollock對畫作亦是毫不吝惜,在其中留下鞋印、指紋是家常便飯,甚至當Marcel Duchamp有次向他表示:「這幅畫必須截短8公分才掛得下。」時,Pollock也是不假思索便刀剪相向。

Pollock 1950年畫作「Lavender Mist」。

Pollock 1950年畫作「Lavender Mist」。

縱然如此,Pollock卻認為自己的畫作絕非意外,並表示自己每次踏上畫布前,畫面早已在心中浮現,交纏堆疊的顏料,皆有其存在意義。在日後的鑑識之中,也發現Pollock的成熟繪畫,多與「碎形理論」中不斷重複的函數相當類似;而在1943年的壁畫中,則在構圖中隱約發現「Jackson Pollock」字樣,證明Pollock確實成竹在胸。

貴為美國當代最負盛名的畫家,Pollock的精神狀態卻是每況愈下,作品日益熱絡的銷路,對他來說卻不啻是一種壓力。而他酗酒的問題隨著逃避心態日趨嚴重,經常在工作室附近的酒吧喝到爛醉,四處尋釁滋事,與妻子Lee Krasner間的關係更是降到冰點。他鮮明的用色,也隨著心理狀況的惡化而黯淡,在他1953年的最後傑作「The Deep」中,深淵般的裂隙更只用黑白兩色表現。在生命的最後幾年,Pollock更如同被榨乾了一般,完全失去創作動力,終在1956年一個爛醉的夜晚中開車撞樹,被拋出50英呎遠,當場死亡。

Pollock遺作「The Deep」,斑斕色彩已純化至黑白兩色。

Pollock遺作「The Deep」,斑斕色彩已純化至黑白兩色。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