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 Dubuffet探索人性 原生藝術啟發設計綺想
Jean Dubuffet Created World of Art Brut


Jean Dubuffet以怪誕筆法,開創原生藝術畫派。

Jean Dubuffet以怪誕筆法,開創原生藝術畫派。

»»開創了全新藝術概念,原生藝術(Art Brut)的催生者Jean Dubuffet,在藝術生涯中,曾經拋下畫筆從商;再度回歸藝術領域,反而讓他從家鄉法國,一路揚名至美國藝術界。著迷於非傳統畫材,與日常生活眾生相的他,用扭曲而拼接式的線條,有別於同一時期的野獸派和立體等等,打造出屬於他的藝術王國。

同樣是自學型畫家的Henri Rousseau開創的樸素藝術,時常與原生藝術混淆。

同樣是自學型畫家的Henri Rousseau開創的樸素藝術,時常與原生藝術混淆。

Jean Dubuffet在1945年提出原生藝術(Art Brut)的概念,意味著包含繪畫、雕塑及工藝品等等創作,皆來自創作者對於事物的強烈感受,盡可能減少依賴傳統藝術與文化的訓練跟薰陶。因為與學院派知識與養成大相逕庭,原生派的創作者,在許多部份是默默無名的,特別是在藝術圈以學院為基礎各自爭鳴的20世紀初。在Dubuffet的定義下,原生藝術有三種類型的作品,像是精神病者的創作、通靈人的繪畫,或是具有社會邊緣傾向的自學者創作。儘管在定義上容易跟同樣因自學為人所知的Henri Rousseau混淆,然而在藝術學者的觀點上,Henri Rousseau的創作是所謂的樸素藝術(Naïve Art),在形式上多是敘述性,著重於外在世界的描寫;然而原生藝術,卻是看中創作者內心黑暗而扭曲的一面。

Viktor & Rolf 2016春夏高訂。

Viktor & Rolf 2016春夏高訂。

由於充滿怪誕,但又極具個人色彩的創作,也使得他的作品特別受到一些在創作也十分特立獨行的設計師青睞。像是Viktor & Rolf 2016春夏高訂,一系列宛如立體雕塑的人臉概念服飾,便發想自立體派畫家和Jean Dubuffet的「Coucou Bazar」,原汁原味傳達Jean Dubuffet藝術創作的瘋狂奇想;另一方面,Bottega Veneta和荷蘭攝影師Vivianne Sassen聯手,以Jean Dubuffet位於荷蘭Kröller-Müller Museum雕塑公園中的的大型雕塑「Jardin d’Email」為背景,拍攝2016春夏廣告,利用雕塑的幾何線條,呼應品牌以地圖為概念的紋路創作。

Bottega Veneta 2016春夏廣告。

Bottega Veneta 2016春夏廣告。

1907年出生於法國的Jean Dubuffet,是一個遊走在雕塑與繪畫之間的藝術家。因為移居巴黎的緣故,他在法國朱利安學院(Académie Julian)學習繪畫時,結識許多當地的藝文人士,像是畫家Susan Valadon、詩人Max Jacob和畫家Juan Gris等等。那是在他進入該學院一年以後,因為拒絕傳統美術訓練,轉而自主學習的事了,他不僅畫畫,也投入音樂、戲劇和哲學等文化領域的研究,特別是著迷於美術史學家兼醫生的Hans Prinzhorn,一系列有關精神病患藝術創作的書籍,他有系統地找尋並收藏此類作品。

「地下鐵」(Métro)系列。

「地下鐵」(Métro)系列。

因為執著在開創全新的藝術形式,面對其他創新畫派一一開創出不同風格,Jean Dubuffet一度對自己感到掙扎失望。索性從1925年開始就丟下畫筆,轉而回到故鄉Le Havre,協助父親經營葡萄酒生意,直到1942年才完全回到美術界。Dubuffet一開始從日常生活中,找尋靈感來源,像是1943年發表「地下鐵」(Métro)系列,以亮麗色彩詮釋乘客眾生相;1946年轉而創作大量的肖像畫,並以他結交的藝文人士為模特。Dubuffet的手法,偏好使用非傳統畫材,像是泥沙、稻草還有繩子等等,畫作是立體帶有粒子感。在1940年代後期,他曾三度前往非洲薩哈拉沙漠,著迷於「質感」的他,放棄人像創作而在筆觸上更為抽象與實驗。

Jean Dubuffet 1940年代後期的畫作,傾向抽象線條感的視覺呈現。

Jean Dubuffet 1940年代後期的畫作,傾向抽象線條感的視覺呈現。

1950年代,他使用蝴蝶翅膀、碎布,甚至是乾燥花和錫箔等等素材,推出一系列具有拼接(Assemblage)概念的作品。在此同時他飄揚過海,帶著妻子來到紐約舉辦回顧展,儘管他在歐洲藝術圈一直被視為異數。然而美國藝術圈卻對他打開大門,並積極擁抱他獨樹一格的創作風格。只是後期因為妻子的疾病,他們轉而回到法國療養。1960年代,也是Dubuffet創作達到最高峰的年代。以紅白藍為基調的「L’Hourloupe」系列,成為他創作生涯中最為人所知的系列。

「L’Hourloupe」系列是Jean Dubuffet最為人所知的作品,並深深影響他在1960年代的一系列創作。

「L’Hourloupe」系列是Jean Dubuffet最為人所知的作品,並深深影響他在1960年代的一系列創作。

取意自法文的「呼叫」(hurler)、「狼」(Loup)和「鴟鳴」(hululer)等詞彙,亦指涉莫泊桑以精神疾病為主題的小說「奧爾拉」(Le Horla),「L’Hourloupe」帶有幻想色彩與怪誕筆觸,該作品更延伸到後來的作品,像是「Praticables」、「Costumes」和「Coucou Bazar」一系列的繪畫裝置。Dubuffet將其影響解釋為一種哲學上的情感,對日常生活的物質提出疑問。在這之後,也是Dubuffet創作的最後一個時期,他大量以塗鴉或素描的形式創作,像是「Psycho-sites」、「Sites alératoires」和「Non-lieux」等等,向兒童塗鴉與原始藝術致敬,回歸藝術家創作之始,也試圖用簡單而不假思索的筆法,捕捉住繪畫純真的力道。««

創作生涯晚期,Jean Dubuffet轉而以塗鴉或素描的形式創作,向兒童塗鴉表示敬意。

創作生涯晚期,Jean Dubuffet轉而以塗鴉或素描的形式創作,向兒童塗鴉表示敬意。

»»Jean Dubuffet has created a concept of Art Brunt, which is always confused with Naïve Art. However, Dubuffet still make it received reputation by untraditional material and curvy, non-logical line.  

Appreciated by Viktor & Rolf and Bottega Veneta in collection of 2016 SS, Jean Dubuffet’s creation conserve a psycho touch with his preference on psycho researching. He refused traditional art training and has been interested in music, theater and philosophy, especially the writings from Hans Prinzhorn about creation of psycho patients.  

He left art circle in 1925 and returned in 1942. First, he presented collection of Metro, featured passengers’ visage and later in 1940s, he tried to take art touch more abstract and experimental due to his three time visit to desert. 

Dubuffet has presented his the-most-known creation, l’Hourloupe, in 1960s, which featured colors as red, blue and white. Inspired from French words as hurler, loup and hululer, it send a message about psychology and imagination which was later applied into his works as Praticables, Costumes and Coucou Bazar. The last collection that Dubuffet has presented is back to the image as graffiti and sketches, which is devoted to children’s paintings.««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