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Michel Basquiat 從街頭塗鴉到高端時尚
Jean-Michel Masquiat The Graffiti Artist


Louis Gray 2013春夏女裝,運用大量Jean-Michel Basquiat畫作風格塗鴉作為印花。

Louis Gray 2013春夏女裝,運用大量Jean-Michel Basquiat畫作風格塗鴉作為印花。

»»上世紀80年代對於藝術圈是個喧囂的年代,普普藝術彌平了菁英文化與大眾文化的界線;富裕的上流階層開始崇尚購買、投資藝術品;藝術仲介控制了炒作模式,報章雜誌不再是演藝圈的專屬,藝術家上封面時有所聞,使得藝術市場異常活絡。黑人塗鴉藝術家Jean-Michel Basquiat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崛起,將一生的精華,濃縮於10年期間綻放,即使他死後多年的現在,他的影響力依舊,且餘韻深遠。

Jean-Michel Basquiat與Andy Warhol在1986年的聯展海報作品。

Jean-Michel Basquiat與Andy Warhol在1986年的聯展海報作品。

1960年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的Jean-Michel Basquiat,是在生活優渥的中產階級家庭長大。母親對藝術、時尚的興趣;8歲時的嚴重車禍;伴他渡過養病時光的書籍「格雷式解剖學」(Henry Gray’s Anatomy of the Human Body);以及他生長的紐約這個城市,都對他往後的藝術創作起了絕對的影響力。17歲時Basquiat與好友Al Diaz以「Same old Shit」一詞,創作出SAMO這個虛擬分身,開始投入街頭塗鴉生涯,將曼哈頓視為大畫布,以噴漆四處寫下饒富興味的句子。

Jean-Michel Basquiat正在創作以SAMO為名的街頭塗鴉。

Jean-Michel Basquiat正在創作以SAMO為名的街頭塗鴉。

但其實當時的塗鴉運動早已過了巔峰期,塗鴉藝術家紛紛向藝廊邁進,而這或許是SAMO這個虛擬身分,會短時間受到媒體注目的原因。在1978年<Village Voice>介紹了那無所不在的標記後,SAMO開始引起紐約藝術圈極大關注。但由於成名,Basquiat與Al Diaz於1979年分道揚鑣,街上開始出現SAMO已死的字句,SAMO自此不再出現於街頭上,轉而成為Basquiat藝術創作的經典元素。

圖文並茂是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畫風格。(圖為畫作「查理一世」(Charle the First,1982))

圖文並茂是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畫風格。(圖為畫作「查理一世」(Charle the First,1982))

離開街頭塗鴉後,Basquiat參與首次大型團體展覽:「時代廣場展」(The Times Square Show),成功進入了藝術界。對於他的「處女秀」,現任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的Jeffrey Deitch評論:「成功結合了抽象表現主義大師Willem De Kooning與地鐵塗鴉字句的粗獷及尖銳。」圖文並茂的畫作內容,也成為他日後作品的基礎輪廓。1983年,Basquiat想在美術館展出的願望終於如願以償,受邀參加了紐約惠特尼博物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舉辦的雙年展,成為當時最年輕的參展藝術家。同樣的孩童式塗鴉、有意無意的文字,以及隨興而至的油彩堆疊,但這位23歲藝術家的知名度卻已不可同日而語。

Jean-Michel Basquiat將各式運動頭盔當成作畫的材料。(左右皆為1981年的作品)

Jean-Michel Basquiat將各式運動頭盔當成作畫的材料。(左右皆為1981年的作品)

在藝術起步階段,Basquiat會將街上拾來的門窗、牛仔外套、美式足球頭盔等物件,畫上皇冠、代表版權所有的c字標記等記號,頗有達達主義的作風。待到成名後,才將賺來的錢購買畫布,漸漸轉移到畫布上作畫。綜覽他的作品,除了皇冠與c字標記反覆出現、大量的文字書寫,有著非洲面具臉孔,雙手上舉呈祈禱姿態的人像,也以多元形象現身。而骷髏頭與各式動物骸骨的出現,則源於書籍「格雷式解剖學」的閱讀經驗。至於蝙蝠俠、蒙娜麗莎等角色的出現,則反映了大眾文化與古典藝術對Basquiat的影響。

左:這幅1981年的無題作品,在2007年蘇富比拍出1460萬美金;右:畫作「鋼琴課」(Piano Lesson,1983)

左:這幅1981年的無題作品,在2007年蘇富比拍出1460萬美金;右:畫作「鋼琴課」(Piano Lesson,1983)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