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ll時尚日記 :我的模特朋友 她們的模特故事
Jill’s Fashion Diary: My Friend on Their Story


在國外工作時,認識來自捷克的Kristyna。

在國外工作時,認識來自捷克的Kristyna。

»»這份工作帶我出國認識好多不同的人,聽了好多不一樣的故事,特別介紹兩位模特兒朋友,聽聽她們的模特兒故事。一個是來自捷克的Kristyna,10幾歲便踏入這一行;另個來自中國的張齡月,聽到她們闖蕩國際時裝周的經歷,只能說想捧這碗飯,吃到飯香,沒努力是不行的,相對也伴隨一些緊張又刺激的風險。

時裝周後台standby的時間,就是交友時間,最常見的開頭就是你們是哪間公司的呢?而當大家再度相遇時,分外開心,收工後一起小酌,裏頭包含幫我們換衣服的dresser,到現在,感情好的,現在還會聯絡。

時裝周後台standby的時間,就是交友時間,最常見的開頭就是你們是哪間公司的呢?而當大家再度相遇時,分外開心,收工後一起小酌,裏頭包含幫我們換衣服的dresser,到現在,感情好的,現在還會聯絡。

Kristyna我的三日室友,她發生的事簡直不可思議
2014年到米蘭工作,住在模特兒宿舍的那段日子,在兩個令人崩潰的白俄羅斯年輕妹妹走了之後,來了一位新室友。不同於之前生活習慣不好、吵鬧聒噪的年輕模特兒,她顯得非常安靜。搬來之後,總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用著電腦,打網路遊戲、戴著耳機聽音樂。因為這樣,開始對她感到好奇,互相聊著各自的經歷。Kristyna Skalova捷克人, 13、14歲什麼都不懂的年紀,被送去日本開始她的模特兒生涯,模特兒資歷到現已超過12年,拍照作品遍及世界各地。

我與kristyna一起工作時,她已經離開我們住的地方,當天我們從早到晚黏在一起,才有這樣的機會說了這麼多故事。

我與kristyna一起工作時,她已經離開我們住的地方,當天我們從早到晚黏在一起,才有這樣的機會說了這麼多故事。

我們聊著也評估著當時在米蘭的公司,在累積十幾年大大小小經驗之下,不像在米蘭還是new face的我,該有別的更好選擇。有一天,她接到了一個價錢非常不合理的目錄工作,一整天拍了60套服裝才不過兩三百歐元。跟她一起的模特兒非常新,客戶只要她出一隻手或是給她幾套衣服換,其他幾乎由kristyna一人完成,回家之後她告訴我,她沒辦法再忍受只有這種等級工作的地方,太不合理,她說她要換去別的公司,過了兩天就離開了。

YDE的後台中,我發現有一個神似kristyna的臉龐(左圖最右),她在做妝髮的時候我也忍不住拍了幾張,因為真的好想念她。

YDE的後台中,我發現有一個神似kristyna的臉龐(左圖最右),她在做妝髮的時候我也忍不住拍了幾張,因為真的好想念她。

沒想到離開後,我們在義大利<Vogue>舉辦的設計師皮草大賽重逢。模特兒要為參賽者展示他們的衣服,我們趁機聊了更多。Kristyna年輕時,在米蘭拍過多次<Vogue>雜誌,也拍過封面,當天後台負責人都還認識她,她以前還有個Vogue Girl的稱號。大家一定好奇,有這樣的經歷,怎麼現在還在這裡?Kristyna 2005年在Elite Model Look捷克斯洛伐克站比賽中獲獎,開始被注意,走了不少設計師服裝秀,贏得過拍攝服裝廣告的機會。接下來進入整個歐洲區決賽時,受到其他模特兒忌妒,在黑漆漆的後台等待準備時,有雙手硬生生將她從樓梯推了下去,摔斷雙腿全身是傷(當時聽到我傻住了),她只淺淺告訴我,每當幸運之神眷顧她的時候,厄運也接著來了。那樣一摔,長達半年時間拄著拐杖,很久都不能工作,年輕時的大好機會也就跟著溜走。講到這我瞪大了眼不敢相信,根本如同電影情節。

Kristyna幫過義版<Vogue>拍攝封面,也和Coco Rocha一起拍攝雜誌,現在的她狀態沒有改變太多,面容還是很受喜愛。

Kristyna幫過義版<Vogue>拍攝封面,也和Coco Rocha一起拍攝雜誌,現在的她狀態沒有改變太多,面容還是很受喜愛。

能工作之後,她就像其他外模一般,飛到各地不停工作,其實賺了不少錢,但是都給了家人花用,也曾遇人不淑,曾有個自私男友自己存錢買車,但平常花費也都花她的,所以身上也沒留著多少錢。還有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一次前往土耳其工作途中,一下飛機就被當成違法的恐怖組織,被抓去關在密閉空間,脫去沒收所有衣物嚴格盤查。實在不敢想像當時年輕的她怎麼面對這一切。當她說起這些事情,總是笑笑地搖著頭說,你看我還有什麼事沒遇過。 

我跟Kristyna收工後,帶她去餐廳吃飯,我們真的很多話講,當然也包括抱怨不好的公司很扯的工作,那天還有其他客人看她太美 特地多點了餐送來請我們。

我跟Kristyna收工後,帶她去餐廳吃飯,我們真的很多話講,當然也包括抱怨不好的公司很扯的工作,那天還有其他客人看她太美 特地多點了餐送來請我們。

像她這樣的模特兒在歐洲還有很多,17歲那年本可以後續看漲的Vogue Girl也不敵命運之神開玩笑,如今27歲了,她是少數我見過歐洲模特兒中,還保有年輕面容的。她的資歷和容貌到現在還是可以讓她輕鬆接到工作,不過不停的工作讓她勞累常生病,希望接下來她的人生可以穩定安逸。

中國小妞張齡月,幾句中文噓寒問暖,開啟另一段相遇
第一次踏上巴黎時裝週,秀場被抗議人士包圍斷電的那次,YDE秀場上有兩個亞洲面孔,一個我,另一個是來自中國剛滿22歲179公分高的小妹妹張齡月。當時在後台遇見,一開始因為不知道我會不會說的中文,不太敢跟我說話,當發現我說中文後,就開始霹靂啪啦地使勁聊了起來。記得她頭幾句話就問我:「這次時裝週成績怎麼樣?我覺得我的公司有點小,面試不夠多,少了好多機會,想換間公司試試。」那次她在巴黎走了三場包括John Galliano、Issey Miyake和YDE。

我與齡月在YDE 2015春夏後台合影(左),另外在巴黎高級訂製服服裝週面試途中巧遇(右),打算一起吃飯,到處找米飯吃又一人。

我與齡月在YDE 2015春夏後台合影(左),另外在巴黎高級訂製服服裝週面試途中巧遇(右),打算一起吃飯,到處找米飯吃又一人。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