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Dine撲通撲通愛心 畫進時尚心坎裡
Fashion Tranformation of Jim Dine's Hearts


Jim Dine早期創作便不時加入愛心元素,圖為1971年Picabia II系列畫作。

Jim Dine早期創作便不時加入愛心元素,圖為1971年Picabia II系列畫作。

»»愛心的表現方式有很多種,好比學韓星喜歡用拇指和食指交錯出愛心狀,或是雙手拱成心型,又或者像Jim Dine那樣,繪製成糖果色愛心,是熱情也能是無限想像,然後,和時尚美麗邂逅。而Jim Dine 讓時尚迷戀的,不只愛心,還有他涉略廣泛的雕塑、表演藝術、普普藝術等,引人流連忘返。

2014年的「Pale Blue Line」。

2014年的「Pale Blue Line」。

對Jim Dine的解釋,只有二字「複雜」,因為掛在他身上的頭銜就有很多種。會寫詩,雕塑家、版畫家、舞台設計、還有當初美國上世紀50到60年代間,發起偶發藝術(happenings movement)運動,Jim Dine算是前鋒先驅,和Allan Kaprow、Claes Oldenburg和Robert Whitman等一票藝術家,他們承襲著達達主義和未來主義,結合各種創作媒介與表演詮釋,激進地企圖與觀賞者產生共鳴互動。當然,Jim Dine哪甘於平凡簡單,繼偶發藝術後,他又把心轉向普普藝術,在1960年代初期,嘗試將各式各樣的民生用品,好比是鞋子、衣服、小工具等,全數畫進畫裡頭,有什麼流行商品,他就畫什麼,他像個海綿似的,不停吸收藝術能量,再擠出「墨水」,讓喜愛藝術的人跟著受惠,受惠者更包括時尚創作者。 

1981年的「Two Hearts in a Forest」,Jim Dine每回對心型的筆觸和用色,會隨著他的見解和情緒走。

1981年的「Two Hearts in a Forest」,Jim Dine每回對心型的筆觸和用色,會隨著他的見解和情緒走。

深入瞭解這位已經80來歲的Jim Dine老爺爺,一路走來始終與藝術為伴,2歲的時候便喜歡塗鴉,彷彿生來注定似的,完全不需要別人引薦勸說,平生只有一個目標,往藝術專精,即便家人嘴巴上沒多力挺,即便母親在Jim Dine 12歲時過世,父親對他照顧也沒多盡心用力,Jim Dine始終相信藝術會是他支柱,比起唸普通高中,專攻藝術課程,他更感興趣。一直到大學,那堅定的心從沒變過。

如同愛心有多重變化,Jim Dine時常將同一對象反覆創作,像是小木偶皮諾丘。

如同愛心有多重變化,Jim Dine時常將同一對象反覆創作,像是小木偶皮諾丘。

栽進藝術學海,看似快樂,Jim Dine也有頗為煩惱課題,從他唸小學開始,即有閱讀障礙,慢慢靠著閱讀詩句,才不與社會常規脫軌,這是他會跨入詩人行列的潛在原因。藝術家還開玩笑說道,就是因為書讀不好,差點在學校耍流氓,真要閱讀大量文字像小說文學那樣,是22歲過後的事了。或許,Jim Dine小時候成績沒有頂尖,但他在藝術創作的天分卻沒被埋沒。隨著大學畢業,1959年踏上了紐約,Jim Dine的藝術生涯算正式啟動,隨偶發藝術站上舞台。

早期Jim Dine投身普普藝術時,喜歡把日常用品像是螺絲起子等工具,當作繪畫客體。

早期Jim Dine投身普普藝術時,喜歡把日常用品像是螺絲起子等工具,當作繪畫客體。

外界對Jim Dine最耳熟能詳的創作,主要可推崇他的愛心普普藝術,以及以木偶皮諾丘為題的系列作品,然而偶發藝術更是奠定Jim Dine地位重要關鍵。所謂的偶發藝術是指藝術不該被拘限在博物館或藝廊裡某個角落空間,特別制定欣賞日期,應該要開放出來,沒有限定賞味期,甚至解開觀賞者的束縛,讓看的人也能參與其中,變身成創作者一員。甚至在同個地點,因為時間不同,演出媒介改變,和欣賞者也不一樣,當下的藝術符號也會跟著轉換,這種觀點其實和達達主義和未來主義方向雷同,藝術評論家多認為偶發藝術算繼承前人遺志。

偶發藝術領導者Allan Kaprow,他和Jim Dine等藝術家帶動美國一波前衛藝術潮「偶發藝術」。

偶發藝術領導者Allan Kaprow,他和Jim Dine等藝術家帶動美國一波前衛藝術潮「偶發藝術」。

被認為是美國第一個偶發藝術演出的始作俑者Allan Kaprow,最初在紐約一家藝廊進行「18 Happenings in 6 Parts」表演行動藝術,他將展場空間區分成3獨立區外,當中一段讓進入觀賞的一般民眾在狹小空間裡,只聽到聒噪尖銳聲音和大量閃燈特效,引起參與者作何反應。這是Allan Kaprow知道的藝術,當藝術落入凡塵,因為經歷的人不同,故事同步跟著改變。Allan Kapro提出論點後,許多創作者加入聲援,Jim Dine以「Car Crash」當行為藝術主題,策劃舞台,和Robert Indiana共同合作。於是這場藝術的怒吼進行了數年,對美國藝壇造成一股不小震撼。

在未投入普普藝術之前,Jim Dine可是不折不扣的行為藝術表演者。

在未投入普普藝術之前,Jim Dine可是不折不扣的行為藝術表演者。

雖然Jim Dine參與這場激進藝文革命,可1960年代初期,他倏地轉向普普藝術,這也是後人對他印象深刻所在。Jim Dine半放棄行動表演,專心致力繪畫領域,開始重複性地繪製人們熟悉的物件客體。好比是浴缸、衣服、心型、小木偶和一些常見日用工具等,藝術家反反覆覆讓他們出現在攝影寫真、雕塑、版畫及繪畫作品裡,且顏色多出奇瑰麗。光是愛心心型,畫作如1969年的「Four Hearts」、1981年的「Two Hearts in a Forest」、1986年的「The Garrity Necklace」、…,2014年的「Pale Blue Line」,以至於大型裝置藝術The Technicolor Heart,全是Jim Dine對心型符號的百變創作,彷彿一直在探索不同媒介筆觸下,符號存在的意涵,而符號又是如何盛載人們的情感和解讀。

Jim Dine的心形符號創作,最為人熟知的是他彩虹般的重複用色。圖為1969年的「Four Hearts」。

Jim Dine的心形符號創作,最為人熟知的是他彩虹般的重複用色。圖為1969年的「Four Hearts」。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