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Galliano 小贏Dior官司


在聆聽三小時的法院訴訟後,John Galliano面帶微笑走出巴黎法院,搭乘私家轎車離開。

在聆聽三小時的法院訴訟後,John Galliano面帶微笑走出巴黎法院,搭乘私家轎車離開。

»»時尚圈沒有永遠的敵人,當然也沒有永遠的朋友,老闆對員工翻臉比翻書還快,似乎已經見怪不怪。當初對Dior既有功勞又有苦勞的設計師John Galliano,因在外言語不當被炒魷魚後,槓上前雇主Dior與LVMH集團旗下自己同名品牌John Galliano非法解雇的官司,目前已經獲得第一階段訴訟的勝利。

根據<WWD>報導表示,John Galliano向法國巴黎勞動法院(Conseil de Prud’hommes)對品牌Dior和John Galliano資方提出因他人誹謗而解雇的控告。律師替Galliano發表聲明,工作所導致的壓力和種種毒癮、藥癮症狀導致他做出不當行為。品牌資方的律師則以John Galliano根本不算該公司員工的理由回擊。因為John Galliano與兩家公司簽屬合約過於複雜,設計師在公司職位過大以及他從公司所賺取的財富,並不足以將他視為一個雇員,而應視為獨立的承包商。

Dior 2011春夏高訂系列略可見John Galliano戲劇性手法,而在隨後的發表,逐漸失去設計師原味,走向另一新里程碑。

Dior 2011春夏高訂系列略可見John Galliano戲劇性手法,而在隨後的發表,逐漸失去設計師原味,走向另一新里程碑。

根據巴黎法院透露,在和Dior成衣與高訂的合約裡,固定年薪為100萬歐元,還有高達70萬歐元的可變薪酬,以及銷售額的紅利抽成。而在John Galliano同名品牌中,Galliano可年領200萬歐元,加上治裝費和化妝費等雜支,John Galliano從兩大品牌獲取的年收入可能接近400萬歐元,而此數字恐為保守估計。因此,所以這場官司應提交商業法庭審理,不應將此案件視為勞資糾紛。

但設計師John Galliano的律師聲稱,即使John Galliano支取鉅額年薪,但他終究還是公司雇員而已,因為Dior擁有John Galliano品牌91%的股份,John Galliano根本也不算該品牌真正的所有權人。在一連串答辯攻防戰後,Dior所提轉至商業法庭的要求被法官駁回,John Galliano對Dior的控告算是取得階段性的小勝利。

若Dior有異議,可於15天內上訴,案件將移交到巴黎上訴法庭,但中間等待時程可能長達7到9個月。John Galliano的律師認為,若Dior繼續上訴,案件可能要延宕數年時間才得以獲得最後判決結果。

John Galliano曾因酒醉辱罵種族歧視的言語而遭到警方逮捕。

John Galliano曾因酒醉辱罵種族歧視的言語而遭到警方逮捕。

John Galliano雖然有到場,但從頭到尾不發一語,僅專心聆聽,3小時後便驅車離開。雖然當初謠傳John Galliano會向老東家求償5.6億台幣的賠償金,但於這次的官司當中,律師並沒有說明賠償金額,最終結果可能要等待Dior等公司是否上訴或是否有其他後續動作,才能宣告官司結果拍板定案。官司最終判決對John Galliano來說,或許可將賠償金領到手,但已遭汙化的名譽以及回到自創品牌重掌大位的機會,都是無法挽回的遺憾了。««

»»John Galliano wins the court case against Dior and LVMH’s brand John Galliano for now. As the designer successfully wins the first round, the victory of his case also means he might receive a generous compensation from Dior. While the designer sat quietly through the 3 hour listening, he can now be calmly presenting his “big action” through the help of Oscar de la Renta. ««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